「請問…是妳在交換所徵求隊友嗎?」
他站在簡陋的休息站內,離應是他要找的人約十步遠,不想太靠近嚇到對方。
所謂休息站不過是架起數根大柱、搭上稻草屋頂,再放置大片木板,讓旅人暫歇飲水的草棚。
休息站內三三兩兩的旅人們,唯一落單的只有這人,卻讓找人的他直想苦笑。


好像…不太適合的樣子。


「…嗯…我是。請問…?」
對方看似十幾歲的女孩,雖然聽到他的問話立即回應,也迅速站起身,不過她方才在睡覺吧?哪有這麼不小心的冒險家?
「我是諾萬,我在交換所看到有弓箭手徵求隊友去殭屍洞,請問是妳嗎?」

「是我。」女孩原本握在手上的弓改掛至肩上,慢條斯理翻找腰包內的物品,然後從腰包捏出一張小紙片、拿至他面前。「這是我的『証明』。」
「我不看這個,妳需要看我的『証明』嗎?」
女孩搖搖頭,他接著說︰「反正不合適,隨時可拆隊,妳接受嗎?」醜話說在前,他可不想怪物環伺時還有人哭哭啼啼。
「可以。」



『證明』是近幾年在國內盛行的玩意,原本好像是國家為了保障僱傭關係而設立,說什麼給冒險家、傭兵有專業形象,又讓一般商家或平民百姓有所依據,鼓勵全民去鑑定『證明』,還分職業屬性和專業等級。
當然,鑑定『證明』要收費。
有人不喜歡要付費的玩意,認為真材實料何需『證明』;也有人極信『證明』這東西,沒有『證明』,絕不雇用、亦不結隊。
而世上唯有「假」不是假,偽造專家亦專業,偽造的『證明』在黑市大為流通。
但貨真價實的『證明』也不可信,「樹大有枯枝,人多有白痴。」像國家如此龐大的組織,少不了關說賄賂,變成「有證明、沒行情」。
所以臨時成隊的冒險家、傭兵們大多不看『證明』,不合適的隊友隨時可拆隊。



「我這有兩名戰士、兩名祭司…其中一個戰士是我。希望妳能協助引誘怪物,戰士會負責攻擊…對了,妳需要先補給嗎?」
「我有準備。」
兩人正前往其他隊友所在的集合地。
諾萬側首偷覷身旁的臨時隊友:女孩肩背弓和行囊,身著長罩衫、皮背心、皮短褲、長靴和長手套,身側掛箭筒和匕首,一身打扮與時下弓箭手並無兩異。

我們是去殭屍洞,不是去附近的森林打獵啊。穿著過於輕簡,卻無防護;行囊也扁扁的垂掛肩側,看上去沒裝什麼補給品。
「你放心,現在的殭屍洞,人比怪物多。」似是看穿諾萬的疑慮,女孩淡定說道。
女孩說的是事實,現在死兵骸骨的市價翻了十倍之多,導致殭屍洞人滿為患,但諾萬仍大感不妥。


一過便道轉角,小廣場盡是休憩的人們,大多是冒險家或傭兵,和少許旅人,甚至有叫賣的商人穿梭其中。
這兒可是離殭屍洞僅一公里的小平原,人為了錢還真不要命。
廣場上最大的樹下有人站起,朝諾萬猛揮手,定睛一看是個女祭司,臉兒紅撲撲的笑著。





「我很好奇妳怎麼不考慮當祭司,反而當弓箭手?祭司多好,躲在戰士後面就好啦!」說完還不忘擺弄一下戰士的手臂肌肉。
「修伊,我看你是嫉妒吧,曉晨比你厲害多了。」口舌之戰開始,女祭司布蕾斯先回嗆。
「對,嫉妒、嫉妒!」女祭司點點再補刀。
「妳們閉嘴、閉嘴!我怎麼可能嫉妒?」


諾萬一行人進入殭屍洞已四小時,正在鐘乳石殘洞休息。鐘乳石洞位於殭屍洞第三層,由於鐘乳石屬性聖潔,亡靈類的怪物不喜接近,此地算是整個殭屍洞的淨地。
亦因鐘乳石的特性被無所不賣的商人看上,多年前早被商人所僱用的冒險家採光,現僅剩些許內凹的石壁透散微光。
雖保護性大不如前,卻仍比殭屍洞其他地方更適合冒險家暫時歇息。


「你們在談什麼?小聲一點,會吵到別人。」諾萬慢步歸隊,懷中一堆和其他冒險家交換的補給品。
大家長手一伸,拿走自己要的食物,狼吞虎嚥起來。諾萬遞給曉晨一包肉乾,曉晨收下卻未食用。
點點喝完一大口葡萄汁,說:「我們在談修伊嫉妒曉晨比較厲害。」
「點點!我沒有嫉妒!我只是……」
「只是…?」
「只是覺得女生當祭司比較好。」
「哼!就是嫉妒呀。」
「女生只剩祭司這個行業哦?」
噓聲此起彼落。

諾萬忍住笑,他能夠理解修伊的混亂。當時隊友都嚇了一跳,除了射出箭矢的曉晨。
一箭射穿腐屍胸膛,腐屍便倒地不起。
諾萬自認是實力不錯的戰士,進首都的騎士團亦非難事,他至少得砍中要害四次,才能使腐屍倒下。但曉晨一箭讓腐屍倒地,且在百步之外。
曉晨察覺大家驚異的眼光,沉思了會,說:「抱歉,我下次會引誘怪物過來。」

而後的四小時,諾萬發覺曉晨切實履行引誘怪物之職,不再一箭斃命,但她的走位、進攻方式和善用補給讓諾萬忍不住在內心誇讚再三,她甚至暗地保護兩位女祭司。修伊要是知道此事肯定氣炸,保護女性是戰士的工作!


曉晨神情平和看著修伊︰「修伊,你聽過『太陽、月亮和星星』的故事嗎?」
「……」
「拜託,你居然不知道『太陽、月亮和星星』的故事?我以為這是我國五歲小孩都知道的故事。」
「布蕾斯,知道『太陽、月亮和星星』能當飯吃啊?」
「所以你承認你不知道囉。」
諾萬開口緩頰︰「我也不清楚這故事在說什麼。」
布蕾斯面露詫異。「想不到兩位的童年如此貧瘠…不過我在年紀很小聽到的,只記得太陽代表聖英雄騎士團,月亮就是祭司長老院,星星則是指一般平民。」
「對,太陽、月亮和星星的代表就像布蕾斯說的,它是引用雷因洛克國王登基時的演說。」

躍動的火光讓鐘乳石殘洞的氣流更加暖和,讓說故事的氣氛更顯生動。
「戰士會比較清楚聖英雄騎士團。聖英雄騎士團直屬國王,而且是騎士的最高榮譽。有注意到騎士團的團徽嗎?最外圍的圖騰是太陽,有十二道光芒,也代表十二位聖英雄騎士。雷因洛克國王登基時如此說︰『十二位聖英雄騎士如同太陽,為國家衝鋒陷陣、為國王鞏固王權;太陽光芒使人民溫暖、使敵人畏懼。』」

曉晨說到這裡,修伊猛點頭稱是。他身為戰士自然清楚聖英雄騎士團!聖英雄騎士團耶,他一輩子的夢想!

看到修伊興躍神遊的表情,曉晨微笑,繼續說:「七都之戰時,除聖英雄騎士團各建戰績外,全國的祭司院也大力支援治療工作和買糧濟民,尤其是首都的祭司長老院,捐出大筆奉獻金來協助重建。所以雷因洛克國王說祭司長老院是月亮,雖不似太陽耀眼,卻在黑夜帶給全國安慰與希望。」
「祭司長老院當時站在儘速結束戰爭的立場下支援,堅持與王室無關,也因伺奉的對象是神明,所以一直以來祭司院只有神徽,沒有任何月亮圖騰。」

「與王室無關這點,我倒是第一次聽到。以前在祭司院學習從沒聽過大祭司說過。」
「嗯…好像說太多了點。我想單純解釋神徽和月亮圖騰應該沒關係。」

「同樣在七都之戰,全國各地出了不少有特殊才能的人才,像神工匠克里克特、大賢者伽加瓦,一個起初是鄉下鐵舖的徒弟,另一個還只是魔法再修班的庶務助手,而這些人使雷因洛克國王在七都之戰能快速得到壓倒性的勝利。這些人才在全國遍佈,宛如滿天星斗,就像雷因洛克國王說的︰有時因為太陽月亮,有時因為烏雲佈空,滿天星光隱晦;但星光同樣讓人民仰望,散發獨一無二的光輝。」

諾萬明白了說故事的用意。「意思是說…天空之大,人人都可按照自己的意願,成為太陽、月亮或星星的角色。」
曉晨神色回復初見的平靜,語聲輕輕︰「是的,而且都是不可或缺的。」




離開疆屍洞,曉晨婉拒諾萬一行人的入會邀請,當晚進入離殭屍洞有四十公里遠的小城市貝詠。

「伽加瓦飛船公司您好,有什麼能為您服務的地方嗎?」
伽加瓦飛船公司屬全國性企業,只要是飛船公司能運送的幾乎無一不送。
曉晨總覺飛船公司有特別挑選過一線服務人員的外貌,無論男女,曉晨看過的服務人員都是男俊女美,連小城市貝詠的服務員小姐也十分親切美麗。

「妳好,我要寄一般包裹。」
服務小姐細細詢問寄件的事宜,曉晨在寄件文件上寫下寄達地址--
曉夜‧林茲小姐,山茶花活立刻小舖,南城,柏德隆薩
「寄去首都嗎?」
「是的。」她實在不明瞭為何亡者頭髮是新型染髮劑的材料,不過妹妹需要就寄過去吧。


(「太陽、月亮和星星」篇,完。)
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