臭……

最先是一股動物體臭鑽進嗅覺中,再來觸覺出現,毛茸茸和刺癢感不斷搔刮著臉頰。
曉晨睜開眼,光線自毛茸茸縫隙中穿入,讓她明瞭臭味從何而來--她頭部旁至少擠了四、五隻貍貓,張著大眼珠、好奇地嗅聞她,黑亮的鼻子不時抽動著。

五感恢復迅速,曉晨嘗試移動躺平於地的身軀。還好,身體似乎只有因久未進食而虛弱了些,沒有任何會影響活動的內外傷。
一移動身軀,原本圍在身邊的狸貓們一哄而散,全跑進樹叢了。
喔,也不盡然是全部。剩下一隻小狸貓睡熟了,蜷臥在她懷中,連她坐起身也沒睡醒。樹叢中一再晃動、使樹葉沙沙作響的黑影應該是小狸貓的母親。

說起貍貓這種動物頗為有趣,牠們喜愛變戲法和惡作劇,最喜歡的食物是蕃薯,興趣是搖屁股。在樹叢裡的母狸貓再如何坎坷不安,仍會不由自主搖擺起有著大尾巴的屁股。搖屁股而弄得週遭唏唏嗦嗦,這興趣是讓獵人輕鬆發現貍貓的關鍵之一。
曉晨拎起小狸貓、往樹叢一扔,母狸貓從樹叢竄出、準確無誤接住小狸貓,又迅速躲回樹叢。

森林又回復寧靜。
撿拾散落一地的行李,還好只有食物和飲水被吃掉,其他物品材料都還在。現在怪物和動物愈來愈聰明,就算使用旋轉蓋的水囊,牠們也懂得開蓋取水。




所幸躺在魔法結界旁。

現在身處的原始森林,依棲息地來劃分,各有強弱不同的怪物和動物。國家在探研新的未開發區域時,國家所屬魔法師會協助裝設魔法結界,來分界出兩種區域:一種是一般商旅、農獵採集者能安然通行的區域,另一種是冒險家、傭兵等,總括不怕死的人專走的危險區域。

這魔法結界很神奇,即使雙方僅一線之隔,卻可使不同棲息地的怪物、動物感受不到彼此的存在;魔法結界的功效之於人類的冒險家亦適用。以她打獵維生的經驗來看,魔法結界會影響怪物和動植物的分布;或是她不諳魔法一事,魔法師可能有他們的考量,亦有可能是國家的指示。

她還記得小妹說過,發明這魔法結界的大巫師塔夏帝拉很聰明,運用了些技巧就創造出構成簡單、佈置容易的魔法結界,總體來說魔法結界是個有趣的小詭計。
大巫師塔夏帝拉是大賢者伽加瓦的好友,傳說中的人和另一個傳說中的人是好友也沒什麼好奇怪的,物以類聚。




至於她怎會躺在魔法結界旁,說來話長……

有時情報交換所提供的情報未必是正確消息或最新資料,所以曉晨習慣收集材料前,親自場勘所有材料收集地區,再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區域,進行收集材料的動作。

情報交換所是一般民營公司,起初是看上冒險家結隊和傭兵僱傭的生意而成立的加盟性公司。而張貼結隊、僱傭訊息和獲取對方的聯絡方式皆需付給交換所一筆仲介金。
後來眼見冒險家常會交換、閒聊冒險時的情報、經歷,交換所乾脆增設各地冒險情報交換,順勢加開旅店、餐館,也賣各地一日旅遊、一週旅遊情報雜誌,和不知所以的紀念品,週邊利益一概囊括,作足冒險家的生意。

冒險情報部份,以情報大小和重要性給予或收取等值的報酬,經交換所調查過、證實屬實的情報,再加收一成費用。不過交換所會調查的情報,對於有一定歷練的冒險家大多是過於普遍的情報,沒有交換的價值。
因曾發生過高價交換假情報的事件,有時要求予以高額報酬的情報會被交換所認定為芭樂情報,反淪為張貼在異地趣聞區,只能靜待有緣人。
她是不相信這類高價待沽的情報。無論情報真假,尚且輪不著她一介平民去憂心,亦不會沾惹上任何麻煩。




那天,來到過往熟悉的森林區,蟲鳴鳥叫稀稀落落,聽覺中最清楚的聲音是自己走過草叢、皮靴摩擦青草的聲響。

曉晨手拿地圖,正納悶為何以往未發覺這裡設有魔法結界。
這裡有些偏僻,山坳來個九十度轉角,頭上還有濃濃樹蔭,一般遠望會以為這裡是死路,不會再前進而改往他道,豈料魔法結界偏偏設置在轉角之後。
為什麼呢…?曉晨腳踏上魔法結界,魔法結界感應、啟動連結式、閃耀一道白熾光輝。下一瞬,她全然明瞭魔法結界在此的箇中之理。


不好。
不是動物,應該說是怪物大軍。
小小山坳聚集了堪稱『人山人海』之數的怪物群,此時不禁討厭起魔法結界『看不到彼此』的設定。
滿滿的屍咒碑佇擠在碎石堆,潮濕腐朽的碑色讓人有反射性的不適感;迅尾狐順延偏射進山坳的日光,排列成蜿蜒的曲線,蜷臥在日光下打瞌睡;蜥尾蜻蜓飛舞在屍咒碑與迅尾狐之間,數量之多讓她以為繁殖期到了。

最引她注目的是距她十步之外的大老虎。她看過老虎,還看過多種毛色不同的老虎。眼前的老虎是普通黃毛皮、嘴邊毛色泛白,體型有一般老虎三倍大,而且牠直立站著,用後腿行走。
是虎王。
萬幸虎王尚未發覺她的存在。她有面對怪物中的怪物、怪物之王的經驗,但目前敵眾我寡、實力懸殊,沒必要扮英雄,走為上策。
以上其實只能花費三秒時間來完成。一秒觀察全局、一秒判定行動、一秒溜之大吉!

來得及、一切來得及、希望都來得及。
趕在虎掌打至她身上前。怪物在背後爆出刺耳尖叫,她疾步跨登僅距兩、三步,卻難以到達的魔法結界,她的背部有股巨痛炸開。




很多次這樣逃跑、很多次這樣面對死亡,遲緩也好、猛烈也罷,在很多次這樣反覆經歷、練習,她熟練操作、反應,一切彷彿直覺反射,所以她存活下來。
旁人或覺不可思議,她覺理所當然。操作同一件事達一萬次、甚至百萬次,自會從中得到訣竅而做到盡善盡美。



雖家徒四壁,卻有盡己所能、努力餵飽孩子的雙親,鄰里亦同情這戶人家經濟欠佳,適時予以物資協助。父慈子孝、兄友弟恭、一家和樂、人人稱羨。
這種事要是存在就好了。

因體弱無力又缺乏打獵經驗,無法獲得足夠的獵物以供三餐。歸途遇到的獵人大叔見其可憐,分她一條獸腿,她再三感謝,獵人大叔僅回以微笑,表明不需任何回報。
這種事要看放在祭司院的故事書才有。

即使自己並非身強體壯的戰士,亦挺身隔擋怪物以保護隊友;平分材料寶物會留下部分作為盟會的建設基金。多次千鈞一髮中將會長救出,會長因而重用、讓她成為親信之一。
會長重用這部分只會在騎士團每年徵募文宣中出現。


她曾以為是自己有問題,待發覺並非自身問題時,以為是問題的一切也不重要了。
對她而言,生活沒有僥倖;不提失敗,「順利」、「成功」是一切反覆操練到如人飲水般自然之後的成果。
專注、謹慎、迅捷,能想到的優點,最好能同時具備越多越好,否則死於下一秒的機率就會提高。打死、毒死、摔死、餓死、吊死,歡迎各種可能性的死法。加入以上環境條件反覆練習,個個技術出神入化、如有神助、巧奪天工…能想到的讚美收都收不完,更論人外有人、天外有天。




曉晨解開用麻繩綁緊的小皮囊,取出一顆彈珠大的果實,淡黃色果皮鑲有三瓣寶藍色葉片。果實連葉入口咀嚼,濃烈酸味在口腔漫延,她感力氣漸而回到身體。手摸背部,連皮背心都沒破損,被虎掌攻擊是錯覺嗎?
翻出地圖和筆記,粗略記下暗號又收回背包,打算回到城鎮再詳細記錄。雙腿似無行走的困難,手也能拉弓,她慢步走回城鎮。


「請幫幫我、請妳幫幫我!」
踏過魔法結界,沒走幾步,曉晨聽見一副重裝鎧甲對自己說話。哦,不,是一名戰士身著重裝鎧甲、屁股後拖著一群狼,又因她身旁沒人,所以應是對她說話。
「幫你?」曉晨記得這種灰特狼,除非是主動攻擊,不然灰特狼不會攻擊對方。現下重裝戰士拖著十幾隻灰特狼明顯是自找的。
「嗯,我要鍛鍊。直接打一大群比較方便嘛!」
「喔。」
「等等!不要走、妳不要走!我穿這樣,很難活動、很難攻擊,妳幫幫我嘛!」
一串碰碰連聲,狼哀號聲響起,重裝戰士後的狼群已倒地。
「妳弓箭技術不錯嘛,那是什麼運弓手法?見都沒見過。」
「等等!妳怎麼又要走?看妳是要回城吧,可以給我幾瓶藥水嗎?還是我們一起鍛鍊好了,不是我自誇,我雙手劍攻擊技術很好喲。」重裝戰士才說完,又一劈正在覓食的灰特狼。

生活經驗持續重複、累積,進而熟練,這類經驗也沒少過。漂亮卻嫌笨重的重裝鎧甲,若非經訓練的戰士,在實戰上穿重裝鎧甲只有拖累的份。身穿重裝鎧甲卻來沙特狼這種動物棲息地進行鍛鍊,只能說又添她人生奇特經歷之一了。

曉晨眼望左前方三十步外有沙賽之狼的身影出現,但不知重裝戰士察覺了沒。鄰近森林中,這區是擁有最多灰特狼,卻同時也會出現沙賽之狼的狼棲息地。沙賽之狼是灰特狼的近親,攻擊力是灰特狼的五倍,採主動攻擊,且先攻擊正在攻擊狼的動物或冒險家。

認識不到五分鐘,對重裝戰士的戰力了解十分淺薄,但曉晨看那一身鎧甲應有些價值,足以負荷沙賽之狼的攻擊。
「你的攻擊技術有鍛鍊的機會了。」曉晨說完、塞兩瓶藥水進戰士頭盔裡,轉身回城。


(「熟能生巧」篇,完。)
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