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要飛上星夜--」
「摘取那美麗的月--送我心愛的莎莉葉--」
山林蔥蔚間,迴盪輕快悠揚的歌聲。
「畢爾溫,閉嘴。」其後之聲不同於前,聲色低沉有力。
蒼林青翠,天色正好,鳴鳥啾啾,唯聞歌聲、未見人蹤。


唏唏嗦嗦的腳步聲,靜謐的綠絨山谷,兩個男人自遠漸近走來。

「我為什麼要閉嘴?我是音樂家耶!我不能編歌給莎莉葉啊!」
大聲抗議的男人身著亞麻色長袖衣褲,背負半身大的皮箱,及胸的淡綠色長髮收束腦後,加以乾淨白皙的俊顏,活脫脫一付符合社會大眾預期的音樂家外型,外型符合而已。

「回家去慢慢編。」
臉上寫滿不耐的男人體型高大,身圍深色斗篷,俐落黑髮配上古銅膚色,唯獨琥珀色雙眸使一身暗有了亮點,有了亮點卻托襯眼下白疤更為顯著,渾身散發凶神惡煞、生人勿近的氣息。

可惜音樂家全然無視凶神惡煞的臭臉攻擊,持續哼唱即興曲,再佐以手部動作,雀躍地小跳步往目標地先行邁進。




明明兩個人就夠,跑來湊什麼熱鬧!
都怪那傢伙睡過頭,睡過頭就算了,還說要吃早餐,現在才讓這嘻皮笑臉的無賴有機可趁!……那吃早餐的傢伙跑去哪了?
惡臉男暫歇步履,朝來時路大喊:「森羅!你走快點行嗎?」

一身家居輕裝的男人信步踱來,懷掛清淺笑意,悠然回應友人:「早餐還沒消化。」
早餐還沒消化……這傢伙吃定我拿他沒辦法嗎?「昨天不是說過發現的地點超讚,要你今天早點起床嗎?」惡臉男臉臭到快發黑。
「等等,胡卡利歐,有異變。」森羅抬手示意,神色轉為專注。
話語剛落,下秒遠方傳來畢爾溫的高昂聲線:「哦——胡卡利歐,你死定了!」
聞言兩人迅步移往目的地。




山坳密林下的魔法結界,一女子倒臥在旁,應為女子的隨身物品散佈草地,連弓箭亦同,而畢爾溫立於女子身側。

見同伴奔至的身影,畢爾溫大嚷:「你死定了,胡卡利歐,看吧!沒設阻卻連結,現在果然出事了吧。」

「你才死定了,不會先救人,只會鬼吼鬼叫。」胡卡利歐語氣兇狠,而眼神流露焦慮。他傾身蹲低問:「小姐,妳還好嗎?」
他以為地點極為隱僻,短時間應當沒人會發現,僅在目的地設置魔法連結式,豈料一時簡便行事即鑄下大錯。

「對喔,我忘記先把人翻過來。」
畢爾溫未多思量,伸手欲將正面朝地趴伏的女子翻過身來,可指尖才觸及女子上臂便即刻被拍開。
「……她拍開我的手耶。」畢爾溫詫異望向同伴。

女子抬手拍開畢爾溫,雙手撐起前身卻不斷顫抖,可長髮掩去臉色神情,女子又不言不語,讓人無法立下判斷。

畢爾溫搔搔臉頰。「好像還好?」
「好個頭,那一下只是直覺反應。」意指女子抬手揮開之動作。
「可是看上去沒什麼外傷啊。」連最外層的皮背心都完好無缺。
「沒外傷更危險,魔法結界後可是虎王的地盤。」
彷彿配合好似的,胡卡利歐話一說完,女子口噴出血,又倒趴於地。

「這女的防備心很強,被虎王攻擊又受內傷,照理說不可能清醒。」這女的也不簡單啊。
音樂家和魔法師不顧傷患死活,逕自快人快語地討論傷勢自有其原因。

在旁未曾發言的森羅發聲:「胡卡利歐,你有類似穩定心神的魔法嗎?」
畢爾溫興奮舉手。「有、我有!不管是要舒緩情緒,還是幫助睡眠的音樂,我都有!」
胡卡利歐斜睨。「不要找麻煩,你先學會控制範圍再說。」
畢爾溫的樂音收效迅捷確實,但這傢伙卻不懂控制範圍,若無事先防範,敵人睡死了,我方亦跟著睡死!



胡卡利歐回應森羅的詢問:「我有類似強制睡眠的魔法。」得到森羅首肯,開始在女子四周繪製魔法陣。

森羅伏低身軀、告知倒地女子:「我是札德的祭司,現在要治療妳的傷。」
靜數三秒鐘後,森羅迅勢進行簡單檢查,期間女子未曾掙扎或抗拒。森羅再輕挪女子身軀,將其頭部安置自個膝上。
見女子仍繃緊著身軀,森羅掌心輕放她的頭部。「放心,沒事了。」
「現在要用清水清潔一下妳的口腔。」事前預告完畢,森羅把水囊飲水緩然流入女子口內。
「水別吞下去,妳會很痛,慢慢吐出來。」側過女子頭部,巾帕置於其口脣,森羅協助女子吐出血水。

「森羅,你要不要先出來?」胡卡利歐繪好陣圖,手握魔法礦石。
森羅定睛於傷患。「沒關係,我做好防護了。」
胡卡利歐聞言即刻唸誦魔法語言,頃刻包圍女子和森羅的魔法陣耀發曖曖藍光。

「畢爾溫,你有帶手帕出來嗎?」
一旁清閒良久的畢爾溫趕緊遞上手帕,森羅將手帕沾取飲水,輕輕拭淨染血的臉龐及頸項,還原淨白帶青、眉心緊擰的臉顏。
魔法生效,胡卡利歐出聲提醒:「森羅你要快點,再一分鐘她就會睡著了。」

手執垂掛胸前的聖徽,擱置女子額心,森羅嘴角勾起愉悅的弧度,開始治癒祈禱。「我神札德,請賜予您的恩澤給這受傷的女人,治癒好她受創的內臟吧。」
魔法陣外的兩人屏氣凝神注視著神蹟的具現。剎時,四周靜悄無聲,彷彿全世界傾注於這一刻。
森羅右掌心透散白光,掌心自女子額心起始緩緩往下平移,掌心光輝愈益強熾,近乎不可逼視,延經胸脯,終達腹部,光輝漸而隱褪,周遭一切覆歸常態。女子神色隨之安弛,進入沉眠狀態。森羅輕巧挪移身軀,讓女子平躺於地。




森羅起身收拾治療用具,簡單跟同伴說明:「先讓她休息一下。」
胡卡利歐著手清除魔法陣,畢爾溫在旁跳腳。
「不公平!你摸她胸部,不公平!」這種好事……熱心助人的事怎都輪不到自己?
胡卡利歐白眼看待畢爾溫。「拜託,這是治療。」祭司為傷患施行治療也能臆想到襲胸,該說無賴的腦袋比較特別?
「那我也要當祭司。」
「你當祭司到死都學不會治癒術。」胡卡利歐側開臉。他不承認這無賴是他同伴。

畢爾溫轉向森羅叫屈:「為什麼她甩開我的手,卻讓你摸她?」
森羅只能苦笑。
胡卡利歐不耐重申:「他是祭司。」
「可是我比較帥啊。」畢爾溫一臉理所當然。

無意再搭理這自滿的無賴,胡卡利歐轉向詢問森羅:「你沒問題嗎?」
魔法並行的情況下行使神力,加上防護,再保證治癒效果百分百,胡卡利歐亦難斷言森羅能否接續原本的預定行程。
森羅輕抿唇線,又是悠閒自信的模樣。「沒問題。」
森羅說沒問題就是沒問題,無庸置疑。自認閱歷豐富、身經百戰的魔法師遇上這札德祭司,亦不得不甘拜下風。

「不公平!你們都有表現,我也要。」
「你自己要跟來,沒人求你。」
見胡卡利歐回諷,畢爾溫不怒反笑提議:「等一下拔虎牙,我可以『尖叫』啊。」
「絕對不許『尖叫』。你想害死大家嗎?跟怪物比誰先解除麻痺嗎?」胡卡利歐邊在魔法結界上增設阻卻結構,邊冷眼警告畢爾溫。

確定散佈草地的物品一個不漏蒐羅回女子身側,森羅緩頰:「好了,過去了。」讓兩個交談都能臉紅氣粗的同伴暫放口角之爭。
一同踏上魔法結界,魔法結界啟動連結式,三人身影盡消於女子暫眠的草地。



魔法結界另一端響起震耳欲聾的尖叫聲。
「畢爾溫!」



(「未列記錄之事」,完。)
--
不知道這三個為何蹦出來的,請見普通人生 其三 熟能生巧
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