休耕農田上植滿碩大飽實的向日葵,一片黃澄澄舒展出如畫布的花田,葵花朵朵高過半個大人,驕豔張揚地向午陽展現英姿。
不過向日葵是綠肥植物,待花期正好、葵子成熟時,便會鋤作農肥使用。

黃澄澄中深藏人影。
小男孩坐於田埂旁,臉兒掛了兩條鼻涕和兩行淚痕。小男孩迷路了,既累且渴,左看黃通通、右瞧黃通通,往前未知去路,折返不記歸途,只能枯坐瞎等。

視界遠方出現一個點,有個女孩自葵花田盡頭走來。隨步履的邁進,女孩樣貌愈益清晰,小男孩伸長頸項用力探看,走來的是個個頭比自己高的女生,手上還提個白鋁大茶壺。
小男孩併腿縮坐,眼巴巴望著經過自己,即將走遠的女生,小男孩沒膽開口喚人,大氣也不敢喘一聲。
女孩走過小男孩十來步,又轉回去。「你是前圳鄉的小孩嗎?」

高高的葵花叢中突然冒出個小孩頗為古怪,真璃幾乎決定視若無睹,但轉念思忖,小孩若為活人豈不可憐?倘若又錯認那個東西,就當自己雞婆、倒楣算了。

小男孩無言瞪視真璃,真璃只以不變的自若回應。遲疑了會,小男孩慢慢點下頭。
「你叫什麼?你的名字。」
「李、李天成。」
「我是你隔壁、隔壁的鄰居。你要喝水嗎?」女孩將大茶壺舉至小男孩面前。
小男孩原本十分防備這陌生的姊姊,但聞喝水二字,小孩口渴顧不了這麼多,點頭如搗蒜。
小男孩手捧大壺、嘴對壺嘴猛灌水,見著這一幕,真璃的心與眼皆沾染笑意。

還好自己有折返搭話,否則這有水就什麼都好的小傻瓜,恐怕再怎麼苦等也只有和葵花對看吧。
還真好騙,「隔壁、隔壁的鄰居」這種顯而易見的謊話都信,倘若騙他:其實姊姊我是新世界的神,他八成深信不疑,認為提茶壺的姊姊的確是來解救他、免除迷路之苦的神呢。
不過臨時編出這種初級謊話的自己,程度也好不上哪去,還輪不著她給別人下評論。

見小男孩水喝得差不多,真璃續問︰「你怎麼來這裡的?來做什麼?」
小臉擠了老半天,思索出一個答案:「我要找我哥……」
「你哥在哪?」
「不知道。」
「你哥名字?」
「李……李天旺。」
李天旺,太常見的名字,辨識度嫌低。「他有說要去做什麼嗎?」
小腦袋持續奔轉,試圖從一片混沌中挖出有用的訊息。
小男孩手揉發癢的眼眶。「他說要找阿雄……」

阿雄——現下男生取名流行一堆雄,家雄、俊雄什麼的,連自己大哥名字裏也有「雄」,誰知道他要找哪個阿雄?
……先帶他回鄉裏人多的地方,說不定有人認得他,也好過枯等於無人的烈日花田中。
「我現在要去曬穀場,我哥『阿雄』在那裡,你哥可能也在……要跟我去嗎?」
「嗯。」滿眼真誠的小男孩用力點了頭。



空置的晒穀場內,一群孩子玩著「跳格子」遊戲。
孩子群裏,個頭次高的孩子則為小男孩的尋人目標。乍見玩遊戲的孩子們和自家哥哥,小男孩不加思索拔腿跑向後者。興奮喜悅全寫在臉上,先前的哭泣和焦慮,全拋諸腦後、不見雲煙。

尋人任務完成,真璃被晾在一旁,似是見怪不怪,她獨自移步晒穀場邊緣,坐觀遊戲的歡笑和氛圍,一分一毫、全無遺漏看進眼內。

她並非不想玩跳格子,格子的畫法、遊戲的規則,她全牢牢記在腦袋,只是她更顧忌大哥。她沒有傻到忽視自家大哥的強烈警示及厭惡眼神——絕對不准跟我搭上關係!不准叫我大哥!
由於先天體質稍稍迥異旁人,有些小孩會叫她「小鬼怪」、「裝衰鬼」,大哥自然無意跟這種妹妹有所牽連,遑論一塊玩耍了,想都別想!旁觀已是大哥最後底線,隨意試探底線的後果可是吃不完兜著走。真璃光想都不禁眉頭打折。

突而,甫加入遊戲行列的小男孩朝真璃的方向跑來。小男孩紅撲撲的臉蛋配上沁入眼的笑意,煞是討喜。
小男孩的雙眼笑瞇成縫。「小姊姊,謝謝妳。」未待真璃反應,小男孩奔返熱烈進行的遊戲中。
真璃穩坐曬穀場邊緣,臉上多了清淺微笑。秋日午後很愜意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