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媽媽,跟您介紹,這位是黃老師。黃老師在學校是教國語的老師。」
今天有兩位客人突然登門造訪︰一為真璃的班級導師,二為教授國語的黃老師。可今天並非家訪日。

大人談事情,小孩豈能同場。真璃縱使掛意,但她沒有藏身簾後、伺機偷聽的機會,盤算偷聽的兄姊會驅離她。
百般思索,自己在校應當沒做什麼會讓老師特地家訪的事,究竟兩位老師何故造訪?


未久,真璃被喚至大廳,迎來是母親的滿面笑容。
「真璃呀,妳的班導師和黃老師跟媽媽說妳在學校很用功,有認真唸書哦!」

母親怎麼突然叫自己的本名?
家人喊出原名,內心反生疏離感,真璃無法理解這份感覺從何而來。她參不透母親的用意,亦不認為自己有任何值得學校老師印象深刻之處。
有時不清楚事態的發展,小孩乖乖聽就對,反正是大人做定奪。真璃持續保持沉默。


母親未得回應,孩子又一付事不關己,只好趕緊接口︰
「真璃,妳不是很喜歡唸書嗎?黃老師家有很多書可以讓妳看,妳想不想去啊?」

疑惑愈益擴散、旋繞不已。母親到底想說什麼?
「有什麼事嗎?」真璃只能如此開口。

班導師如往溫和親切,率先表達來意。「真璃,事情是這樣:妳聰明又會唸書,黃老師很喜歡妳,希望妳能當她的養女,想好好栽培妳,讓妳以後能讀更多書。」

黃老師頷首,含笑接續︰「真璃,黃老師沒有女兒,一直很希望能有個像妳一樣聰明乖巧的女兒。」

來者不善的惡寒悄然攀爬上背。
大人們零落的語聲持續塞進思緒中,真璃一句話也聽不進,唯覺身體發冷、呼吸困難。為什麼呢?渾身感覺很不舒服。
輕快笑語越多,身體越後退,真璃縮退母親身後,卻被母親扯出,連推老師跟前。


「對呀!阿真,媽媽跟妳說,黃老師家是讀書人的家,跟我們家不一樣。妳去黃老師家可以好好唸書,以後還可以唸初中哩!我們家不行,我們家女孩子只能做工、不給唸書哦。」

僵立老師面前的真璃僅將腦袋瓜壓得低低,試圖尋找母親的衣角。

「噢!妳這死小孩……啊,老師不好意思——」本因老師在而有所顧忌的母親,再也忍不住怒急攻心,破口大罵。
「妳這個小孩很奇怪耶!人家老師願意收養妳,給妳吃好的、住好的,還給妳唸書,妳為什麼連句話都不吭?妳趕快給我說謝謝啊!」


兩名老師連忙勸阻。「媽媽,妳別生氣,妳這樣會嚇到小孩。」

真璃垂首不發一語,死命抓攀母親的衣角。她癟嘴吸氣、反覆眨眼,強忍落淚的生理反應。

「妳給我講話呀!老實跟妳講,家裡少了個浪費米的,我也高興!」
做母親的想扯開被抓握的衣角,使勁扯了幾回,不見小孩有鬆手的趨勢,內心更為光火,反手直擰真璃緊抓衣角的手。

老師們見狀,急忙拉開母女兩人。「媽媽,孩子可能年紀太小,還離不開你們,收養這件事,等她大一點再說好了。」

「老師沒有啦,阿真願意,我們阿真絕對願意……」


收養一事暫且破局,真璃母親唯能在學校老師回心轉意前,好好整治老四冥頑不靈的性格。
可他們等不到真璃年歲再長的時候了。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