拗不過李天成的請求、懇求及哀求,真璃改領李天成前往兩人的秘密基地。

鄉裡灌溉渠道外再步行十幾分鐘,有條非灌溉用的季節性小河。河畔的綠石及樹蔭便是她倆的秘密基地。
秘密基地本為真璃獨享,然而李天成不畏眾怒,經常找真璃玩耍,久而久之,真璃一人的秘密基地成為兩人共享的秘密基地。

夏日或天熱時,總有不少鄉里小孩來這條間歇河遊玩戲水。有時真璃意圖清靜,步離熱鬧的戲水戰區遠些,往上游尋去,秘密基地由此發見。
河畔綠樹雜花,綠石夾於綠樹、水流和淺灘間;圓餅型巨石如座小丘牢牢嵌陷河畔,巨石表面佈滿如綠毯的爬藤植物,故得名「綠石」。

真璃的最大樂趣是盤坐、仰躺於綠石上,吹吹風,什麼都不想,靜聽流水淙淙、蟲鳴鳥叫。李天成的樂趣則位於綠石旁的樹蔭,樹蔭下藏了李天成一大堆寶貝石頭。



「嘿?姊姊妳家這麼辛苦哦。」小男孩蹲在河畔,頭也不抬,專心致力將「寶貝」排排站、曬太陽。
「所以我們不能待太久,你家會擔心,我也還要回去幫忙。」回應的聲調有些鬆懶困倦。眼皮子半閤,腦袋瓜鈍沉,真璃想自己有點累了。

「小姊姊,我有個好點子。我們可以抓魚呀!這樣就不怕沒飯吃了。」
小男孩站河水淺灘中,向小姊姊擺弄自己擠不出幾兩肉的手臂。真璃不禁輕笑出聲,小男孩隨其咯咯傻笑。
「李天成,我剛才說過,颱風剛過不久,魚都被沖走了,水也濁,不會有魚的。倒是你快離開那裡,水流可不比平時,很危險的。」
李天成乖順聽從,小跳步跳回寶貝曬太陽所在處。

爬上綠石前,真璃借取河水潔淨自己的臉顏手腳,河水渾濁也強過自己一身泥濘髒污。
若能跳進水裏洗個乾淨有多好,頭髮黏成一條條的很不舒服……可是不行,要是一身濕答答返家,肯定被認為不知節制、玩瘋了,後果可想而知。
首頸、四肢的清爽肌感,復加四周流洩的涼風,讓長期緊繃的神經悄然放弛弦線,真璃眼瞼輕閤,頻頻點頭、打起瞌睡。



如常淙淙的水流,霎時一彎即逝的銀光略過小男孩的視界。
有魚!
小男孩幾乎驚喜迸聲。李天成小手掩嘴,即刻偷瞄綠石上的小姊姊——睡著了,頭低到快敲上綠石,肯定睡著了!等我抓到那條魚,小姊姊絕對開心誇獎我啦!

興奮的小男孩躡手躡腳,不驚動魚,亦不驚動打瞌睡的小姊姊。
李天成在黃濁水面茫然搜索,渾然未覺水深已然及膝,突而一道銀彎,他未加思考,直往水色黯淡處走去,下秒腳踏懸空,咚地一聲,滅頂水中,連呼救也來不及。



轟——!
狂烈風聲灌入耳內,假寐的真璃猛然清醒,側手遮擋視線、站起身來。
狂風仿如浪濤,陣陣澎湃,襲過綠植騷娑作響,吹得衣裙緊貼身軀。
高站綠石端,真璃撥開擾擋視線的髮絲,視界內一片空白。

天成呢?

思緒紛亂糾結,真璃捏緊裙角,緊張到快分不清上下左右了。想尖叫,可腦內有個聲音命自己千萬得冷靜。
萬一天成溺水了,此時此刻便是千鈞一髮,她絕不能錯失寶貴的一分一秒。

真璃屏息撐大眼,緊盯水面一舉一動。霎時,真璃瞧見河水暗處有波異常騷動。
膚色!
不確定是身體哪個部位,可她確信自己看見人類軀體。
是李天成嗎?
她必需相信那是李天成,她手上沒有可賭人生死的籌碼,再遲疑下去就來不及了。
不假思索,真璃即刻自綠石頂魚躍入水。


為爭取時間,真璃甚少換氣、全速泳進,游至可疑水域,吐納咻咻下大吸口氣,毫無猶疑潛入水中。水黃色濁,她雙目澀痛、視線昏茫,但她發現掙扎不已的身軀。
是李天成!
小男孩似乎迷失方向感,直往水潮深幽處探去。真璃拚命拉引全力掙扎的李天成到正確方向。水潮力量很大,阻滯真璃將李天成推往水面。

咚!李天成一腳踹上真璃胸口。聲色雖沉,但重擊胸口的力道可不小。
不可能要求溺水者合乎情理,現下讓李天成呼吸到空氣才為第一要務,顧不了李天成一腳踹上胸口,令她瞬間疼得噴吐好幾口氣。



小男孩給推上水面、跌臥淺灘,全神貫注於大口呼吸,全然忘懷身下使力的手臂。

太好了,平安無事了……
為救李天成,真璃已耗盡氣力,連直起身的力氣也沒,唯能任憑水流載浮載沉。
只差一點點,看得到淺灘的青草呢——

可惜咫尺天涯,對現在的真璃而言,搆不著就是搆不著。救一個李天成已是奇蹟,不會再有第二個奇蹟。
喘息間夾雜水氣,一個推波助瀾,真璃身軀不由自主滑滾、直往下游去。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