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界清晨雲翳蔽日、天光微微隱現,薄霧輕籠漫延河道水域,空氣泛有商意,林間雀鳥不鳴、綠植逢凋。

長髮男性側立禿木枝幹上,漠然掃視眼前寂寥無波的水面。未久視界拓展,搜尋範圍闊及方圓百尺所有能見物。
穩踏枝幹上的頎長身軀彷彿毫無重量,細枝全無一點彎折的跡象。


第三回了,這回可非順道經過,而是刻意造訪。
九連不得不坦承自己十分介意那人界剛死的小女孩——短時間在人界遭逢同一人並非易事,其中必有天機,況且上回,小女孩給他十足深刻的印象。太像了……

印象中的水域如今是乾乾淨淨的自然風光,不見人魂蹤跡,氣場既無怨氣,亦無鬼差造訪的氣印。

是記錯地點,抑或來時已晚?
果真讓鬼差引渡走了?甚好、甚好……
雖不知鬼界將如何處遇,再怎樣也比不明不白、沒個交代來得強。

沮喪悄然於心。

我不能這樣想。相較無緣再見一面的惋惜,自是萬萬比不上新魂的安得其所,我該高興才是。
九連抬眼遠眺一片灰茫的池面。




一個施力輕躍,原棲的樹枝終有些微顫動,九連的長髮衣著分毫未亂,足跡遠落橋墩旁的水池。
足尖離水面不及一寸,水面一片寧靜無波,九連空懸水池上。

「呵……」

玩興濃厚的飄邈輕笑讓九連即架警戒防護,迅捷旋身一百八十度,視聽忙於搜羅笑聲來源。
倏忽一道重擊從天而降、直襲九連後背,力道之大讓九連直接來個九十度大鞠躬,束於頸後的髮絲全掙落頰邊,還險些翻身摔落池水。

九連未因意外而亂了方寸,反倒全神貫注在衝擊成功,現下緊黏他後背、動也不動的東西。
儘管攻擊沒有持續,為安全起見,先讓肩背上的負擔脫身,再做進一步打算。
九連立即直起身、疾速擺甩肩頭,再來個「行進物瞬間靜止」,企圖運用離心力使背上負擔甩出去。

豈料甩動了兩三次,負擔仍牢附後背,毫無鬆懈的趨勢。背上負擔伸出雙手雙腳,如八爪章魚緊緊箝綁自己魂體,佔據他整個背部。

九連大可用些異於活人的方式,探知哪位大德斗膽未經同意強抱自己,不過他無意嚇到對方。無消擺卦卜算,他亦能忖度這位背上大德是為何者。
輕嘆口氣,「放手讓我看看好嗎?」或能同理對方心境,九連的嘆息及語聲,摻和了他的包容和無奈。
問話脫口,九連不再有任何新動作,靜待對方的回應。

兩勢僵持不久,後背大德似是感受九連釋出的善意,稍許鬆弛緊錮身軀的四肢。
手腳甫一放鬆,九連趁勢一氣呵成,俐落劃開黏身的手腳,以對方右腳為支點,給對方來個高空拋轉、二圈半空翻,最後以對方不及反應,穩落他的雙手上作結。

果然是那人界小女孩,遭遇水劫的新魂。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