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連雙手高舉新魂,使視線與新魂齊平。

為人年歲已然短促,做鬼更是稚嫩好欺的模樣:一頭貼頰短髮,想裝狠扮長髮女鬼也辦不到;身著行頭是素色連身裙裝,不致無衣蔽體,但以新魂而言,衣著過於簡陋,擺明宣告自己無依無靠、誠然可欺。

如此外表對新魂十分不利,人界無人供渡衣物給她嗎?


不知為受驚,抑或其他導因,新魂雙眸迷茫,視線並無聚焦九連身上。
「記得自己的名字嗎?」
「名字……?」聽聞語聲,游離的目光漸而攏聚。
小女孩回神,不明究理眨眨大眼,猛瞧抱舉自己的男子。「我叫真璃……你呢?」

不先打探清楚對方的意圖,卻問他這可疑分子的名字?
……名字嗎?這種經歷倒是少見。
「九連。」

其聲如貌,好聽歸好聽,卻給真璃有生硬冷淡之感。
真璃歪頭思忖,然後神秘兮兮說:「哦——我見過你呦。」

對於小女孩所言,九連不以為意,他更在意新魂的處境。
先前發見水劫徵兆是在人界夏季,現在人界已然入秋,為何新魂仍處此地?
九連正色問:「沒有人來接妳?」自然以新魂的社會觀來問。

「人?沒有任何人來接我呀。」

九連聞言神色劇轉,整張臉沾染肅殺之氣。
真是毋需「卜筮」也臆測得到結局……
人界無渡濟物資,鬼界無引渡過界,殞身的水域亦無怨氣,顯然新魂非屬「抓交替」的對象。如此一來豈不擺明:上天決意由她成為新的水域地縛靈嗎?豈可妄下此等決議?新魂何其無辜!

閉目頻頻調息,單憑外貌瞧不出來,九連正努力弭平內心翻騰的怒氣。

「沒事、沒事。」

九連驀然啟眼,只見新魂一臉不安,輕拍他的手肘,試圖軟言安慰。
她全然不解自身處境,還想安慰他……
九連想苦笑,卻苦笑不出來。


我能帶她走嗎?


九連對萌生這念頭的自己感到詫異。
明明有太多的規矩、天時地利人和等因素橫檔在前,他居然能生出帶新魂走的荒謬念頭?


「唔嗯——!」

聽聞新魂驚呼,九連收起紛亂神智,回神便見一截截似蟲蠕動的紅絲短線,攀爬跳躍上真璃身軀。行動受限的真璃僅能緊張的揮舞手腳,任憑紅絲短線越爬越高。

「不怕。」九連一手將真璃攬抱入懷,一手拍除真璃後背源源不絕的紅絲短線。

動作真快。甫興動離去的念頭,「守界縛線」旋即偵測反制。
何須思量?雛稚新魂面露恐懼,九連昭然明曉自身心意。逆天違命又如何?要他做什麼都可以,他不想再見那驚疑恐懼的神情。

紅絲短線前仆後繼、連綿不絕,真璃連同九連,身上的紅絲短線愈益滿佈。
九連將新魂牢抱在懷,口中喃喃不歇,右手猛然憑空一抓,一道符籙已然在握,符籙朝真璃後背貼去,頓時滿佈真璃的紅絲短線綿然抖落。
一個「隱蹤」,九連和新魂霎時全消失水域,無影無蹤。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