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重要的儀式、過程,必需意識到「死亡」,才進得了下一關。

九連手抱新魂、佇站真璃家門外。真璃蜷縮九連懷抱,始終不肯抬頭。
這是她的家,看都不必看,她就能切實感覺到這是她生活了十年的家,她好怕。

大門門扉已貼上治喪的墨字白紙。
大廳內供奉祖先牌位的供桌旁,有張不知哪弄來、看似臨時七拼八湊的木桌捱擠在側,木桌上擱置了新牌位,小小單薄的木質牌位寫有小女孩的名字。
小女孩的遺體尚未尋獲,但小女孩的家人相信她已過身。


大廳僅有母親和鄰居大嬸正細語碎聲,不見父親與兄弟姊妹的蹤影,可能上田和唸書去了吧。祖母人呢?


母親熟悉的語聲徐徐流淌入耳,真璃按耐不住、昂首諦聽。但聞母親愈說愈止不住音量的急語。

「平常就叫她別貪玩,這下可好,李家什麼都沒損失,我家卻賠了一個女兒!李仰德也有女兒啊,他以為我家女兒就不用花錢養嗎?不公平、一點也不公平!肯定是救李家小兒子才死的!」

「本來指望老四聰明會唸書,給學校老師當養女,以後做老師,我們家就全靠她了!誰知道這會命沒了,老師的養女沒了,我的算盤都白打了!」

「就知道她早晚給老天收回去。這孩子一點也不像我們家的人,細皮嫩肉的,動不動就生病,一點事也做不得,卻比我們家阿雄還會唸書……我們家養不起讀書人,被老天收走也是正常。」

母親的神情很模糊,但母親的話完全震懾住她,霎時真璃只能怔愣聽著,全然無法反應。

「孩子都死了,別再說了。」

愣愣聽訓的真璃尋聲回首,只來得及瞧見祖母的背影和甫垂落的布簾。
母親聞言連忙向鄰居大嬸添茶扯笑,沒再多吐半個字句。





九連頓時深覺自己的殘忍。見這一面是必經的歷程,可他不料會遭逢如此場景。或許新魂留滯原地便無須面對此等難堪……或許留滯原地亦為另種殘酷……

「嗯——」真璃伸長一手、向前空抓,眼淚撲簌簌地掉。
真璃伸長了手向母親的身形直探,半身落在九連懷抱外——她想碰觸她的母親。

「確定要做?妳會傷心。」儘管預見結局,九連仍出聲勸退。
真璃沒回應九連的詢問,一味竭力伸長手臂,伸向她的母親。
九連順應真璃的需求,先抱穩真璃腰身,以防重心不穩而跌落懷抱,再挪步往真璃母親靠近。

結果如同預料。


「嗚……」真璃忍不住嗚咽出聲。

手掌穿透母親身軀再透出。

「嗚啊啊——」
起先是震驚、無法置信,不死心的撲抓,卻一再徒然落空,真璃崩潰大哭、涕淚俱下。


聲嘶力竭、生人卻不可聞的哭聲下,霎時間,真璃身旁景物動作停格、失去色彩,僅剩黑白。

「原來我真的死了……」

九連不忍哀愴嘶啞的聲調,將新魂緊擁在懷,一再拍撫瘦弱肩頭,轉身遠離。
從此陰陽兩隔,就算日後有所接觸,也已非前水。



--

新章隔週見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