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間搞成這樣是怎麼回事?現在是六界大軍壓境,還是內藏能通天入地的極秘至寶呀?

五彩法繩縱橫交錯,懸吊橫樑大柱、房內任何能勾掛處,譜成一張張各種角度、高度的蛛網結界;符籙浮貼更誇張︰牆壁、地板、天花板、窗櫺、窗紙,貼得滿滿滿,幾乎毫無間隙,不過……試問為何茶壺也貼符?

符籙種類五花八門︰消音、攻擊、防禦、追蹤、隱匿……什麼符籙都有,但獨缺監視型的是在搞笑嗎?
不對,這小子身上找不到幽默風趣這東西,肯定是之前顧懷殿哪個誰提過的:風靡七界的最新流行——完美與小缺陷之反差感。


佈陣也挺講究,九宮八卦、五行生剋皆有考量進去,但最古怪的是出入房間的大門卻無任何法繩及符籙。
雖上鎖之類的動作恐遭外者生疑,但未加任何迷蹤或監視之術……真搞不清這小子腦袋裏想什麼。






小個子手抓大個為支點,腦袋瓜頻頻往房內探頭。「是嗎?我什麼也沒看到啊。」
九連的房間無論何時都這麼清靜簡約,像根本沒魂入住一樣。


大個拉回不顧告誡,撈過界又準備跌進房內的小個子。
「你笨啊,老猴當然有施術,像『火眼金睛』之類的,哪是一般魂眼看得到?」


被拎懸於空的小個子即刻壓眉癟嘴,一付好生麻煩。「那算了,我懶得施術。老猴,新來的在嗎?」

「在。」

小個子的哀愁小臉轉瞬放晴,盈滿興喜期盼。「公的母的?長相如何?」


眼眶微紅,瞳仁芯時閃金光,名喚老猴的男子從容掃視房內。
穿透接續如緯的符紙,越過層層疊疊的法網,炯炯目光下全成透明無色的琉璃裝飾。如玻璃罩的內室,床榻上倒臥著魂魄,是人魂,還是個雛子……
魂魄狀似夢魘難醒,氣色甚差,怕是犯病了。
看完目標物,順勢低睨內室周遭:透明床榻、透明地板上是一抹同樣無色的水痕。


床榻溼答答、地面溼答答,問題可大可小,就是處理起來蠻麻煩。九連怎麼不找咱幫忙?好歹咱也給得起一些建議。多年交情,這般見外……





衡量那兩隻能承受、知曉的程度,老猴輕快脫口:「她應該是溺死的。」
兩隻聞言面面相覷,雙手直搓,心衷各有千秋,一時之間吐不出半個字。

「好了,打道回府,她醒了看見咱們可不好。九連這小子也沒支會咱們,咱們就別插手。」老猴單手插腰,宣告此行的因應對策,揮手示意兩個同伴先行一步。

兩個同伴不忘此行是私闖民宅,還躡手躡腳、東張西望的踮步離去,老猴不知該嗔該笑。這兩隻總在意些枝餘末節的事。
反身兩手一個輕拉,房門復又無聲閉闔。臨去前,老猴順勢施術,沿道抹消三眾到訪的氣息。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