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This is an...咦——?」
下刻,正洋溢幸福美滿笑容的朱朱,不假思索脫口:「哪殿的小鬼這麼沒規矩?就算是翠旍殿也不能亂躺地上啊——還是其實可以?」


沒卜筮就敢開口,替死鬼一職還真當仁不讓,非朱朱莫屬。

輕吁口氣,老猴往椅背一靠。「她是九連房裡藏的那個。」

「Oh my...」聽清老猴所言的朱朱,滿面笑容瞬間碎裂成受驚過度的瞠目結舌。

碰!

巨響一聲,手長腳長、絕無可能跌落梨花椅的周唐,這會居然魂摔椅翻。




朱朱首先回神,尖聲疾語:「不對呀!老猴你明明說新來的是溺死的——」話到一半,語氣陡然滑落。
「呃--你說溺死,我就自動連結到我的種族……」


周唐已然站起身,有著溫吞的尷尬。「我也以為……沒想到是人魂……」



周唐小心翼翼開口:「『那個』……怎會跑出來了?你不是說九連房裡有佈陣嗎?」

「想知道?自己算。」老猴兩手叉胸前,好整以暇說道。

朱朱、周唐連忙扳起面孔,掐指彈算。

「——算不出來。現在該怎麼辦?」

不到一分鐘,朱朱兩手一放,已然呈現放棄狀態。反正學藝不精亦非一天兩天的事。而周唐還在默默扳指頭。





相較一逢危難便趕忙找靠山的朱朱和周唐(現在就緊跟老猴身側),老猴則穩坐梨花椅上,視線避開兩魂、望向他方,蠻不在乎說道:
「怎麼辦?不怎麼辦,九連自個的事、自個解決。」

周唐激動反駁:「怎麼是九連自己的事?九連可是我們的朋友!」
失控的嗓音在空氣中嘈雜作響,俯視老猴的圓眼亦顯油黑明亮。


「九連瞞我們肯定有理由的!現在他不在,『那個』到處跑,萬一……出事,上面怪罪下來怎麼辦?趁上面還不清楚,早了早好吧。」

朱朱一旁附和,連連頷首稱是。「對呀,而且我們三個都看到新來的,老猴你也有責任哦。」

淡睨朱朱、周唐滿眼的焦急與期盼,老猴抬指一一斥應:
「責任?你先想想誰的責任比較大吧。」
「上面要怪罪早怪罪了,用不著等到今天。」


被指名的朱朱依然一頭霧水,來回疑視著老猴及周唐。

周唐壓低身子,以氣聲急語:「不是『那位大人』,我問的是大總管。」

老猴一指按於周唐肩窩,穩穩推開周唐捱近的魂體,自己同時直起身、立於梨花椅上,緩道:
「既然你倆有意辦妥這事,一切勞煩了。」


兩魂連忙搖手,慌亂跳腳。

「不行、不行,我怎行呢?」

「周唐,都怪你!剛才跟老猴講話,用得著這麼大聲嗎?一點禮貌都沒有,還不快道歉!」朱朱使勁捶了周唐腰側數下。

周唐對朱朱的捶打全無所覺,倒是朱朱所言攪得他心慌意亂。

「對不起——」周唐哭喪著臉,更甚預備仆跪下去。

老猴沒搭理唱作俱佳的兩魂,逕自看向清翠的彼端,示意朱朱和周唐噤聲。

「噓,她要醒了。」
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