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璃手環抱頭、蜷曲身子。

明明已經死了,卻能感受體內的熾焚翻滾,波波磨噬掉生命;頭疼犯得厲害,一抽一抽的叫她屈服告饒。

醒是醒了,無邊痛楚隨侍在側。




水溢現象愈益嚴劇,全身像拼了命似的狂出汗,一滴滴豆大水珠滑過慘白發皺的皮膚,不僅濡溼了短翹黑髮、棉布衣裙,連帶清翠石板上形成了個圍繞真璃的水窪。

這已不似任何正常的短時間出汗了。




前面有聲音……得振作……看清楚……

掌心使勁壓住隨吐納起伏的頭痛,睜開半邊視線。歪斜的視界浮現三道高低不一模糊身影。

太好了……乍看之下相距不遠,而且三道身影還會動呢……




眨眨酸澀沉痛的眼眸,真璃再三確認。

儘管有著人的四肢與外型,然而下意識心知肚明那三道身影八成非人,可出現會動的物體已是謝天謝地了。


雙手遲緩移開犯疼的太陽穴,試圖反手撐起重如鉛塊的身子——豈料一股噁心襲來、氣力盡失,真璃先五體投地、乾嘔起來。





距真璃一掌之遙的地面,此時憑空出現一碗清水。

在旁靜觀的老猴淡然啟口:「真難得你這麼主動……」

主事者這回倒主動承認了。「哼哼,當然,我可是『英雄』。」朱朱下巴抬得老高,幾乎快瞧見鼻孔了。

通常劇情走到此刻都會出現一名威風凜凜、濟弱鋤強,一夫當關、萬夫莫敵的英雄來拯救異地蒙難的主角們,我朱朱當然得好好把握這次機會!

——不過,該說的話還是得說,免得我扛全責。



面帶歉意的笑容,話家常的口吻,朱朱輕聲對周唐說:「可是呢,碗裏的水,是從你房裡拿的。」

所以喝了水,有事周唐負責。


「你沒事拿我房裡的水幹甚麼?關我什麼事?都不用先跟嗚蘇依孫糾走啊!」
老唐傾身揪住朱朱衣領,銅鈴般的大眼暴突,聲調到後頭全然變調,幾乎聽不明言談內容,顯然受驚過度。


現在才說根本是強迫中獎,強迫分攤後果!



「沒辦法,我還是有點怕嘛——」身子左右晃了晃,朱朱無懼於周唐的搖晃攻擊,耍賴笑容依舊。

卜筮也卜不出個結果,不過這英雄,我一定要當!

所以沒辦法,只好找個墊背的,反正英雄身旁總有個不計代價努力付出,卻也總是沒英雄吸睛的助手,我想由周唐擔當這助手角色再好也不過了,畢竟他一直沒什麼出風頭的機會。

要重重答謝我就不必了,因為英雄總是淡泊名利、義薄雲天,不過要小小答謝OK的,我可是個會適時回應粉絲心意的英雄。

適情適性的待人接物技巧可不簡單,欸,當英雄真不容易!






「停、停,停止你無聊的英雄幻想。」

老猴輕叩又現噁笑的朱朱前額。

再讓朱朱妄想下去,正事甭做了。

朱朱雙手緊護額心、眼眶微紅。美夢硬生被打斷,很是不滿,尖聲抗議:「你別老是偷看我的內心!」

老猴炯炯眼瞳盯視朱朱,朱朱奮起的小膽再度縮回嘴裏。

「什麼叫『老是』啊?你內心想什麼,咱沒興趣也不想看。光看你傻笑的呆樣,也猜得到你又在作你的英雄夢了。」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