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璃安坐太師椅上。太師椅尺寸過大,小身子前後搆不著邊,而真璃仍坐挺了身,白嫩雙手交握丹田,光潔小腿輕翹於椅緣。

一改先前的孱弱不適,真璃氣色顯然明朗紅潤許多,亦能毫不費力端坐椅上,然而沿趾尖默默滴落的水滴,以及太師椅周圍一片濕溽,可知水溢現象持續,真璃魂體依舊潛藏未知的病灶。





身處之地已非清翠偌大的交誼廳,而是一間名為「花廳」的廳堂。

花廳也有百花雕飾的窗格、作工繁複的傢俱,但少了隔間、床榻,多了懸吊半空的彩繪燈籠,和各形各色的桌椅小几,角落還擺設著烏漆書櫃和一個圓形木架,架上琳瑯滿目,初見無不流連忘情,但此刻更令真璃目不轉睛的是眼前的三位。





轉個一百八十度,三眾端坐一排太師椅中央,與真璃相對無言。

哦……並非全數端坐,正中間那位蹲坐椅上,面色十分凝重。

居左的魂率先起身、向真璃打了個揖,舉止有些笨拙。「我是周唐。」

真璃旋即探看腳尖與地面的距離,確認無礙便蹬下太師椅,靜靜彎了個近乎九十度的回禮。

周唐長手一擺,簡介著中間神色肅然的魂。「這位是老猴。」

名喚「老猴」的魂僅微微頷首,再無其餘動作。

真璃想再接續個大鞠躬,卻給周唐連連抬手、搶先婉拒。
「不用、不用……老猴怎麼做,妳便怎麼做。」


真璃看向老猴,老猴一臉肅穆,但並無反對之意,真璃便攀回太師椅坐定,再深深頷首示意。





周唐,三眾最為高壯的一位。體態魁梧,前臂肌肉尤其發達,兩臂彷彿各有座小山丘,身高亦是鶴立雞群,明顯與二位同伴的高度有斷層之別,真璃只及周唐腰部。

真璃迷惑地審視周唐的倒三角大光頭,不自覺歪了小腦袋。

微微泛綠的膚色引不起她注意,佔據四分之一臉顏、銅鈴般大的雙目亦嚇不倒她,真璃只覺周唐面容生異,卻一時瞧不出所以然。

真璃忽略組構容顏之基本原則——五官:周唐僅有四官、缺了一官,少掉兩隻耳朵。



面色深沉的老猴,真璃為人之時已然見過——當時蹲於九連身側的即為老猴。

老猴身形與常人無異,但貌如其名,全身佈滿猿猴的淺黃短毛。一身長袖衣褲,掩去不少猿猴氣息,看上去沒這般奇異,倒顯體態精實勻稱;身形不高,三眾居中,高真璃一個首頸。

然而就算是個孩子的真璃,亦能察覺眼前昭然若揭的事實:即便褪除現在的一臉肅然,老猴仍是三眾裏氣勢最盛的那位,應為三眾的領導、負責者。





周唐默默垂首扳手指,黑漉漉眼珠不時骨碌碌地轉。
未久,卜得結果,泛綠的臉懷露淡淡欣喜和紅暈,緩緩對真璃吐言:「接下來……換妳自我介紹。」


「等一下!我還沒介紹啊,我是不用自我介紹哦?」真璃未及反應,居右的魂先跳起來、尖聲抗議。

周唐起身欲言,但老猴反手揮了揮,周唐只好斂聲歸位,無奈注視尚未自介的同伴。


現下三道視線聚焦已身,居右的魂欣喜溢於言表,環顧全身上下完畢,輕輕行個禮,雀躍開口:
「不才、在下——威廉.莎士比亞。」

「朱朱!」周唐即刻高聲表達不滿。

「喂!同名同姓犯著誰啦?」看來真名應為「朱朱」的魂轉頭怒瞪周唐。

周唐在老猴指示下辯駁:「莎士、莎士比亞?你也不看看自己襯不襯得起。」

朱朱的可愛圓眼暴突,滿是驚愕。
這倒是!現實跟理想總是有段差距,我還是先考量自身安全為上。


「不能叫莎士比亞……不然叫唐吉訶德也行。」朱朱話一脫口,老猴又扶額大嘆。
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