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手緊攀太師椅扶手的真璃,全程目瞪口呆看完即興演出的飛踢劇。

大開眼界。死後的世界居然是這樣——前一秒還黏在牆上尖聲哭喊,下一秒就像沒事了一樣。


像是料中真璃所思,肅然的老猴疾速揮毫,不同之前的是簿本上的颯爽墨字愈寫愈紅,收筆之際竟紅如焚火。

彷彿欲將簿本燒出洞似的熠熠筆跡,浮透出簿本、冉冉昇空,一閃一閃下驟然放大,閃爍熾紅的巨型四字懸立真璃眼前。


「……禁止模仿。」
仰望比臉還大的絢麗標語,小臉洋溢驚奇、興喜的真璃盡收眼底。


語聲剛落,碰的一聲,浮空大字瞬間爆開,化作熒熒光粉灑落花廳四周,墜地又消失無蹤。


「對、對,千萬別模仿,我可是練過的,換作別魂可不只這點傷。」
朱朱暫停修補的手勢,對真璃露出自豪的笑容和眨眼。


周唐兩手叉胸前,亦是頻頻頷首,深表認同。「對、對……如果是妳出手,朱朱可能非死即傷。」

「喂!我沒那麼遜好嗎?真璃是雛子耶,未免太瞧不起我了吧!」
不聽還好,一聽朱朱立即尖聲還擊,讓沒心理準備的周唐嚇了一跳,手頻撫胸口,大眼哀怨地直瞅朱朱。




——還有,妳該多提防初次見面的魂靈。

「說得是!正所謂知妖知面不知心……」
比真璃還急看清老猴所寫的朱朱,旋即接著附和評論、連連頷首稱是,點著點著愕然昂首,圓眼大睜。

「等等,老猴,你該不會在說我們吧?我沒有要害真璃啊!」

老猴沒有回應朱朱,僅僅一付不置可否的神態凝睇著真璃,倒是朱朱和周唐大驚失色,有志一同往兩旁一縮,抬指拼命卜筮。




「你們有要害我嗎?」真璃來回探看三眾,最後問了老猴。

周唐慌忙搖手否認。「沒有、沒有,當然沒有……我們都是好魂。」

「我的直覺也這麼認為。」真璃勾起安舒的微笑。

身體的確舒服許多,可她完全不記得,也沒有證據能證明是老猴他們救了她,更無法代表他們就是九連的同伴。
但她的直覺告訴自己無須擔心害怕,眼前三位稀奇古怪的同類並無惡意。 就算真有危險,一無所知的自己,只有束手就擒的份。


豈料老猴咧開一抹笑,起身步向真璃,似是認同的撫過真璃頭頂。返回原座之時已是一身怡然,完全不見肅穆之氣。

發覺被老猴的試探唬住的朱朱、周唐,長氣一吐、癱坐太師椅裏。




「請問……你們的手指,為什麼一直動個不停?」真璃模仿周唐、朱朱掐指卜筮的動作。

周唐聞言怔愣,閃神數秒旋即轉向老猴徵詢。
只見周唐面露苦色,幾經推托糾結之下,又默然掐指卜算,卜得結果後才訥訥啟口:「這叫掐指卜筮。」


常世有「因果」二字,凡吉凶禍福、生老病死,無一不與因果有關;大至國家運勢、種族存亡,小至生活作息、動靜之間,「業力」皆深深交纏繞其中。即便輪迴轉世、重新再來,亦擺脫不了「因果」如影隨形、苦苦相隨。

七界各眾生靈為避免「業報」糾擾,會在言行或抉擇前,先行「掐指卜筮」。熟習龜卜、六十四卦為掐指卜筮之基礎,而卜筮對象可為任何人事地物,佐以天干地支,占卜吉凶禍福,通曉前因後果。

修行經歷尚淺者,僅能進行吉凶禍福之占卜,精研深妙時,則萬事萬物的吉凶因果皆能通曉無礙。然而,為求趨吉避凶,事事卜筮者不在少數,反之亦有婉拒掐指卜筮一眾的存在。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