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豬不是很好嗎?」
哭鬧不休中,併出稚嫩的聲,如斯問道。

「妳不嫌棄我只是隻沒用的死豬嗎?」紅了眼眶的小豬仔可憐兮兮。

「為什麼嫌棄?豬很好呀。」真璃暢然回道。
豬肉、豬肚、豬皮,豬全身上下都可以吃,不能吃的豬鬃能做成刷具,豬多好啊!以前做人的時候,村裡有錢人家才養得起豬呢。

雛子的話最真,必定不會欺瞞。小豬仔終於破涕為笑。
「哦——今晚就由我朱朱大人,為真璃妳介紹別開生面、隆重的季聚大會,也就是『吃晚飯』——周唐,還不快放開!」




跫音響起之際,九連瞠目咋舌,瘁累的心神剎時全醒了。

照今晚這番安排,看來事情曝光已久。
九連頹然垂首,眼內盡為自嘲之色,久久無法言語。

曾幾何時,我已忘了這基本道理?真是妄自尊大,單憑一張薄紙豈能包得住燎原之火?怎會以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、瞞天過海?
就算鬼界不在意丟失一個魂魄,然而一踏入「那位大人」的領域,還妄想神不知鬼不覺,簡直以蠡測海、以管窺天。

懊悔自諷完畢,內心暗暗下了破釜沈舟的決意,收起沈鬱,又是一臉平靜無波,九連昂首望向甫結束鬧劇的同伴。




總算身穩豬安的朱朱,自衣袖內抽出一疊紙束、攤展開來。
「咳咳,由於今天老猴身體欠安,這就由我朱朱代為宣讀。」

「九連!你現在立刻道歉、給咱們三個道歉!你實在胡來,氣煞咱也……」
朱朱一蹄持稿、一蹄激烈空晃,言詞間咬牙切齒,忿然的豬顏扭曲得厲害。

雖認不出朱朱模仿何者,可朱朱十分入戲,做足演員本份,盡心揣摩臺詞涵意,縱使在場僅有的四位觀眾毫無反應。

豬顏再轉深沉。「要賠罪就先賠個十萬香燭給勞苦功高的朱朱好了……嗚!」

不知何時,老猴已然起身、兩指掐住豬鼻,朱朱暫且無法發言。紙稿換手周唐,周唐先是眼盯紙稿、一陣沉默,又回首和老猴比手畫腳一番。

半晌才見周唐逐字慢唸:「容後再議……先行踐諾晚宴之約。」




雕花紅案上擺滿空無一物的碗盤碟皿及筷箸。

「首先,容我向各位介紹這只高雅不凡,遠從西邊進口的……」朱朱雙蹄鄭重托起一只繪有花鳥的金邊瓷碗。

「抱歉,這次能略過食器介紹,直接講進食部份嗎?畢竟有新魂在,先明白基礎原則比較好。」
朱朱剛開始解說,馬上給半途殺出的九連截斷。

「對對……等你講完什麼珍貴由來,天又亮了。」周唐連連頷首附議。

老猴正屬傷患,不否定則表示贊同。

頂著殷紅豬鼻的朱朱背過四眾,暗地啐了一口。
這三個沒品味的,一點也不懂「培養風雅,從小最好」之道理,可惜敵眾我寡……

再回首已是笑顏迎眾。「當然沒問題,東西呈上來。」


周唐長手一伸,案上立現真璃也認識的物品——四根大紅蠟燭和兩柱線香。

「我知道這個!」
真璃孩子氣的反射性脫口,讓在場三眾不約而同面露笑意。

「人界萬物互利共生,彼此吃來吃去。我們做鬼的,吃的是燭煙香火……大致上。」 豬蹄抓起一根大紅燭,特意在真璃眼前比劃了下。

更多的食物種類及進食方式,礙於因果業報,朱朱既不能說也不想說。反正真璃忌年還小,遇不上那些事!

「吃燭煙香火是我們這邊的習慣,西邊那裡,因地制宜,他們吃的是氣味。總之都是鬼吃的,沒什麼差別啦。」



做鬼仍需進食,尤其像真璃這類做鬼未久的魂魄,最為依賴燭煙香火和祭拜供品,待修行漸長或忌年日久,方能逐步降低對燭煙香火的依賴。

七界中,進食方式五花八門,除卻最普遍的服食燭煙香火,尚有盛行妖、魔界「食魂噬靈」的生猛進食法,以及神界「吞雲吐霧、曬日曬月」的自然光合法,更存有不吃不喝的全面斷食法。



朱朱朝紅燭蕊心輕吹口氣,下秒燭蕊迸出搖曳焰火,緊接著蠟燭如同放鞭炮似的,霹靂啪啦地快速燃燒、縮短。

真璃瞪大的眼並未流露驚色,可小手仍不禁擒住九連衣角。九連輕輕包覆泛汗小手,平穩的氣韻安撫了真璃對新事物的不安。

電光火石間,紅燭燃燒殆盡,僅剩一團看似白球的燭煙,輕浮繚繞在豬蹄上。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