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不會痛嗎?」輕鬆得意的豬顏納入視線,真璃擔慮又不解。

朱朱呵呵朗笑。「第一次看都會怕的。別擔心,朱朱我保證不會痛,剛才的霹靂啪啦,只是聲光效果。」

下刻豬顏轉深。「再來就各憑本事了。」

「各憑本事?」

「沒辦法啊,祭拜供品可是實物新鮮直送,燭煙香火哪能比?只有這團煙,當然靠想像力了。」提到新鮮直送,豬蹄直敲紅案,似乎頗多怨念。

「妳要想像,用心想、盡力想,手上的燭煙會變成自己想吃的食物!想像成功的話,晚飯就上桌囉,那色香味也跟實物沒兩樣。」
語畢,豬蹄包夾球狀白煙,雙目緊閉,神情有如便秘般凝重,努力示範著絞盡腦汁的冥想。

須臾,朱朱啟眼、咧開成功的微笑。啪的一聲,將白濛濛的燭煙甩上瓷盤,自己抓起預備在側的銀光刀叉。

「反之想像失敗,就成四不像囉,味道會差一點,甚至變成完全不一樣的味道。」
論及此處,朱朱抽吊白眼,想必「完全不一樣的味道」不是什麼好味道。

「因為是想像,得仰仗自個的經驗,所以說『各憑本事』。」



朱朱手持刀叉、喜孜孜的戳了戳瓷盤裏的燭煙。燭煙不似先前的球狀,而是不規則的攤佈瓷盤內。
縱然由圓變扁,可無論真璃怎麼看,燭煙仍舊只是團白煙,絲毫沒有食物的外型。

「不過也有像九連和老猴那種,要麼不吃,要麼直接吞煙了事。」朱朱語氣帶有戲謔,笑睇被點名的兩位。

「不吃嗎?」真璃即刻側首問道。

純然無邪的神情盡收眼底,九連聲色溫和無比。「吃。」




朝燭蕊輕吹口氣,誠如朱朱示範,瞬間紅燭憑空晃出橘黃火光,下秒輝耀白熾閃光,開始劇烈燃燒,還外加嘹亮爆竹聲。而喧鬧的一切僅為聲光效果,自指尖至掌心,等待紅燭轉化的小手毫無痛覺。

九連鬆脫真璃因興奮而發顫的小手,讓她自由進行冥想的部份。

前刻猛烈燃燒的紅燭已不復見,僅存綿軟輕盈的燭煙懸浮掌間。真璃探指輕觸,球狀燭煙頓時凹陷一角,移開指尖,燭煙又還復球狀。

好有趣!
真璃對一旁默默關注的九連嶄露笑容。

雙手包覆輕煙、抵附額心,真璃閤眼、虔心臆想。

想吃的食物……一項事物自心底油然湧現。那是生前不敢想,唯有大哥、小弟吵著要吃,自己才有機會分食的食物。
有些期待、有些緊張、有些不安……畢竟是好久之前的事了,不確定自己的想像能否與記憶中的模糊影像完全吻合。

真璃緩然啟眼窺視。

哇!真是不可思議……

白煙已然無蹤,手裏正是最為想念的食物,模樣分毫不差。真璃霎時看得目瞪口呆。
輕輕咬下一口如夢似幻的食物,嘴角自動勾勒出美妙的弧度,淚水卻不知為何隨之沿頰滑落。

想不到生前難求的東西,死後還能吃到……嗯,連味道都好像。




「妳那是糖葫蘆吧。」

「真是串糖葫蘆耶。」

周唐、朱朱猶如對口相聲,前後一搭一唱。

真璃左右顧盼,四雙眼睛全看向自己,小臉不禁微紅。
「為什麼你們知道我吃糖葫蘆?」

「糖葫蘆來歷很久了,當然知道啊。」

「可我看不見你們吃的食物……」
真璃環視全場。在場無論手裏拿的、嘴裏吃的、碗裏盛的,全是虛無縹渺的白煙啊。

「哦、對哦——我忘了跟妳解釋。」朱朱霎時恍然大悟,擊掌稱是,豬顏懷有歉然笑意。
「真璃妳吃吃喝喝的『經歷』不多,八成看不到我們想像的食物,在妳看來,這些應該都是燭煙吧。」

朱朱滿是惋惜嘆道:「可惜了,我今晚的菜色可是經典中的經典,偉大的法式紅酒燉牛肉呀。」

「不就西邊的煮牛肉……」在旁聽不下去的周唐出言反譏。

「吃葉子、喝清湯的傢伙到旁邊去!」朱朱不屑地對周唐揮揮前蹄,一付趕蒼蠅似的。

朱朱逕自拉著真璃大談美食之道。
「妳放心,有我朱朱在,包妳大展見識。過幾天,我特地從西邊訂購的焗烤蝸牛就要到了,那可是新鮮直送的祭拜供品哦!」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