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光方晞,人界逢冬,眼前景緻一片昏晦蕭索。九連、老猴佇站人界水畔--真璃身亡時停留的水域。

「沒有『時方嚮導』還是不方便吶。」老猴大動作的上下拍拂身上細屑。

「嫌麻煩,你可以回去。」九連冷冷回眸。

老猴掌風不客氣朝九連後腦拍下,九連立即九十度鞠躬。
「要咱回去,不用來這招。」

自知理虧,九連不吭一聲直起身,繼續偵視前方。

沒有正式公文,便無免費的「時方嚮導」。縱使自己是蓄意跑在前頭,不顧後方收尾的老猴,然而欠缺「時方嚮導」,跨界及一路上干擾到的氣場流運、吉凶禍福,全賴老猴逐一打平,自己仍不該如此無禮。




九連一瞬不瞬的緊盯水中的小小遺體--已成白骨一副,卻未得安葬,至今仍深陷泥沼,未得生人發見。

老猴望水低語:「『入土為安』,遺體入了黃土方能平安;遺體未安,魂魄豈能好過?」

九連已遠人世,幾近遺忘人界的基本原則,以至於思考全繞著魂魄層面打轉,看不清事情原貌。


未經思量卜筮,九連伸手探向真璃的遺骨,然而尚未觸及,突現數道赭紅電光貫穿九連掌指。

遺骨外展開近乎透明的方形結界,結界四面隱隱遊走著細如蠶絲的紅光。顯然結界將試圖靠近的事物隔擋在外。

老猴迅手把九連動也不動的手扯離結界,搶回的掌指枯瘦、邊緣泛黑。
嘖,結界真是速效。就算沒了肉身,還是會痛呀,瞧這小子眉頭都不皺一下,當自個是神佛轉世?

九連似無所覺,復向結界走去,老猴擋下執拗的腳步。「你清醒點。」

「你瞧得一清二楚,」老猴直指結界內的紛亂氣流,要九連認清現實。「這是真璃得承受的命運,你不該干預。現將真璃帶回原地,或能減輕她和你不必要的業報。」

九連回敬的是目眥欲裂的怨懟,咬牙切齒道:「你明明清楚……鬼界沒派遣使者接渡她,她就得在此成為地縛靈!」


活人無力負荷水刑的磨難,一縷新魂又何堪?
日日夜夜為水域結界所苦,煎熬等待下個命途坎坷、時運不濟之人來替換其位。

縛靈結界只會耗損魂靈的心志,無邊無盡的水刑更是,無論稟性多淳善,終究走向神志潰解、怨念纏繞之日。此時不僅敗壞當地的氣場流運,魂靈業已不辨是非對錯,即便是襁褓在懷的嬰兒亦能痛下殺手。

地縛靈的最佳下場是肩負殺生的罪孽赴渡鬼界、論述輪迴。為何真璃得承受這些劫難?她今生今世何曾做錯什麼?




九連無懼迎視燦如焚火的雙眼,心意決絕;老猴一改平日作風,硬要又臭又硬的頑石點頭。雙方怒目相視,互不相讓,氣氛劍拔弩張、懸於一線,眼看就要風雲色變、大打出手……

「來者何輩——?」有聲自遠方來,聲如晨鐘,渾厚響亮。

老猴、九連循聲回首,一道疾光自十里外的廢田,伴隨煙塵襲捲而至,止步於堤岸前。

「喔?終於來了。」

似乎不意外訪客的到來,老猴縱身往後一躍,縮蹲於光禿樹梢。九連一個旋身、衣襬揚展,手擱腰際,蓄勢待發。雙方暫且休兵,迎接貴客。


立於煙塵後的是個官帽官服、手拄拐杖、鬚髮皤皤,娃兒身形的老翁。
敲著與身同高的手杖,老翁叫道:「你們是誰?打算做什麼?」

「咱倆是小須彌眾。」應答的是老猴,自介完笑道:「你不都知道了,還問?」

「核可公文在何處?」老翁挑眉問道。

「沒有。」

「沒有正式公文,切勿妄動!」老翁再度以杖擊地,朗聲警告。

老猴沒搭理老翁的例行警告,逕自問道:「你是轄管這區的土地?你的隨行兵將呢?」

老翁不發一語,可白眉下的眼眸轉為瞪視,長鬚覆蓋的臉乍青乍紅。

「算了,咱也不想管你家的事。」老猴意態闌珊擺擺手。

土地漲紅了臉,杖指老猴、九連,奉職朗聲抗議:「你們不能動那遺骨,少了三魂七魄,氣場已經夠亂了……」

「你見不得,就阻止我。我可不怕。」一聲錚琮鳴響,九連截斷土地的話,腰側佩劍已然出鞘、直指土地。

「你、你……」土地驚愕得話不成句,拐杖不住晃盪。

九連依然無視七界協定,森薄劍光緊緊依隨。

「哼!」躊躇不了多久,土地倏忽別過頭。

下秒又是煙塵漫天,土地一溜煙跑了。




「裝模作樣。」老猴悠悠吐槽。

九連冷眼掃視方圓十里,空懸的手快速點捻,確定土地不會來個回馬槍,才長劍入鞘,回了老猴的話。「他若改變心意,叫陣就是必要的。」
其他也罷,老猴一語雙關豈會聽不出?

「又不是人或妖,神界沒這心力來選擇。」危機過去,視線隨之偏移,老猴淡淡丟下一句。


除卻因果業報,小須彌眾並無過多外力約束,倘若行事過當,不待上級下達懲處,自身便先給業報殺得片甲不留了。
反觀土地,派駐人界的神界基層辦事員,上級層層疊疊,規矩多如牛毛,業報還得自行負責。不意外方才土地決定視而不見,本是吃力不討好的差事。



老猴遠眺小小遺骨,頭也不回問九連:「真璃成為此地地縛靈乃『上天』的意思——你奈何得了?」


上天——神威佛法亦無可奈何,七界之上、七界之外,萬事萬物的一切準則,總稱「世界的框架」。看不見、摸不著,亦感覺不到,但凡眼所見,盡為上天的精心策劃。然七界魂靈為五毒七罪,受盡業報輪迴之苦,均屬上天傑作之一。


「逆天。你也阻止不了我。」九連步至樹下,正視幽幽嗚咽的水域。

老猴所言或為譏誚、或為無奈,九連無意深究。自己僅是無法忍受對真璃如此不公的現實。

「好!有骨氣,不愧為小須彌眾。」老猴向樹下探首,咧開一口白牙。

九連冷眼注視笑開的老猴。「方才你為何百般阻撓?」

向來賢明的臉劃過一絲苦惱,老猴略帶遲疑說:「咱只是想試試,看是否有轉圜的餘地……」

九連聞言便轉身遠走,觀測起水域的氣場及四周,不再理會背後追趕的絮聒。
原來早預見我等會要做的事,難怪自昨夜便怒氣蓬發、說教說個沒完……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