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庭園風和日麗,距預定啟爐日不剩三日,老猴一眾正為啟爐前做準備,庭園內堆了各類陣法、符籙的材料。

「桑迦大人?」

真璃編製著五色棉繩,分神與朱朱閒聊。朱朱難得遇此機緣,話匣子一開便停不住,全然忘懷因果業報一事。

「對呀,我跟妳說,那位大人貴為那位大人,自然是不管俗事的,所以小須彌負責管事的是桑迦大人。」
朱朱微微頷首,暫止下筆的手勢,嘴角有著藏不住的得意。

下刻朱朱臉色一沉——繪至半途的符籙出了岔。猶豫不了多久,朱朱決定裝作沒事,繼續繪下去。

「真璃,雖然我們無緣得見那位大人的聖顏,不過沒關係,妳看桑迦大人一樣的。桑迦大人跟那位大人長得一模一樣,只差在桑迦大人眼下多了淚痣。」

真璃默然頷首,可惜她有聽沒有懂。

朱朱口中念茲在茲的「那位大人」,對她而言是個神秘難解的謎團。在翠旍殿、淹海閣時常聽魂靈提起「那位大人」,可有關「那位大人」的一切就像鬼擋牆,無論怎麼探問總不得要領,連朝夏大人都有意迴避(自己還是好多天後才發覺被朝夏大人轉移話題)。


「你少說兩句。」老猴視線專注符籙上,但朱朱自動斂跡正坐。

轉向真璃,老猴叮嚀:「妳現在還不能離開翠旍殿和淹海閣以外的地方。」

朱朱夾帶八卦精神附和道:
「對喔,桑迦大人還不知道妳的存在,萬一妳被他抓到就不得了了。桑迦大人跟那位大人不同,他面如羅剎、心如蛇蠍。妳會被他處罰,他會把妳踩得扁扁扁……」就像上次春酒表演把我踩扁一樣!




「我怎樣?」

忽聞醇厚嗓音,眾魂尋聲側首,只見一高朗身影佇站迴廊轉角。抽氣聲亦無,朱朱、周唐看得雙目爆突,下秒狂風掃落葉的飛速離座、跪伏於地。

「桑迦大人!」

「桑迦大人!」

真璃有樣學樣,模仿二魂跪伏草地——朱朱應該算整隻趴地——僅剩老猴一個維持原坐。

朱朱、周唐口中的桑迦大人信步踱來,止步迴欄缺處。

桑迦大人與老猴對視,未有交談。氣氛僵持不下,伏地小豬搶先朗聲道:
「桑迦大人,不知何事勞駕道貌岸然、明目張膽的您紆尊降貴,未經通報殿長,自遙遠的顧懷殿駕臨蓬蓽生輝的翠旍殿呢?」

周唐側向朱朱,以自認的悄悄話聲量說道:「朱朱……我都不知道你官話說得這麼好。」

「當然,我目標是當上小須彌外交長,官話多少練過。」朱朱同樣側首回道,神色盡是掩不住的自豪。


老猴聞言嗤嗤低笑,邊笑邊拉起跪伏的真璃,引她坐上石椅,真璃沒敢就座,老猴也不勉強。

全身沾染不少塵土的真璃,視線直往冒然現身的訪客身上飄去。
又是個好漂亮的魂靈……好像從某本看過的書畫中走出的畫像。

眼前漂亮過頭的訪客,挺拔頎長的身形略矮於周唐,有張溫和俊朗的男人臉孔,一頭墨黑過腰的長髮,掃視庭園的子夜瞳與長髮十分相稱。身穿玄黑馬掛,腰間束有環珮,外披皜白披風,上頭均有精繡龍紋。



「你們幹了什麼好事,還敢問我為何來此!」
看似溫和無害的桑迦開口便是一陣叱喝,還配上雷霆霹靂、天搖地動般的聲量。

小庭園猶遭轟天雷炸過,餘波震盪、風吼隆隆,整座翠旍殿快倒掀過來。

真璃微啟緊閉的眼簾,發覺毛茸茸的手掌已然摀掩她的雙耳。跪伏草地的朱朱、周唐縮成一團,只差沒挖個洞把自己埋進去。

老猴鬆開掌指,盤坐回石椅上,愜意托腮。「桑迦,你們辦事效率太差了吧,快滿週年了才來處理。」

「效率差?鬼界的效率才差。我昨天收到公文,今天來處理,哪裡效率差?」溫文容顏多了幾分嚴峻,聲量不似前刻的雷霆萬鈞,可光憑語氣便知桑迦心情極差。

身為小須彌現任總管,桑迦最討厭空口白話的妄加之罪,自己可是每日孜孜矻矻、勤於公務,完全對得起良心!

老猴仍是一派悠閒。「那位大人都沒動作,你氣什麼?」

桑迦側過視線,劍拔弩張的氣氛瞬間抖落。「提我哥作什麼?我一向公事公辦。」




又聽得見樹葉聲了。

真璃側耳細聽。

真的耶,剛才長髮大人一吼,不只蟲鳴鳥叫沒了,連風聲也不見了。還好現在風又流動了。

心緒稍許平復,真璃發覺事有蹊蹺。

「哥……?」她好像聽到什麼可靠的關鍵字了?

「剛才朱朱有說呀,長得一模一樣,那位大人跟桑迦是兄弟。」老猴親切為真璃解釋。

謙謙君子對此似乎頗為不耐。「我哥是小須彌主有什麼好稀奇?又不是在玩身世大揭祕,當弟弟也沒好處。」

「祂……近來如何?」雖偏離今日正題,老猴還是問了。

「我也想知道,都三百年不見祂了。」桑迦玉容不改,語調卻顯蕭索。

老猴無奈搔首。對於那位大人,他和桑迦唯有兩手一攤、無可奈何的份。



「公事公辦嗎?」老猴抬指輕敲煉爐,面露痞笑。「他做的事。再一、二天就出來。」

真璃慌忙疾衝煉爐前——短短幾步路就踉蹌好幾次——趕緊以身擋爐。
「不、不行!是我的錯,要怪就怪我。」

「我沒有要怪罪誰,我只想平衡。」
默然環視全景,桑迦眼內顯現無盡虛浮影像,前因後果頃刻了然於胸。「全攪和一起了嗎?」

桑迦舉起左手,口語喃喃,一文卷伴隨亮光,憑空浮現掌上。

「私入小須彌的人魂就是妳吧,報上名來。」凝視真璃的視線灼灼而專注。

桑迦頂著一張斯文人皮相,卻氣勢銳殺、威嚴十足,一記眼神便叫對方敗陣下來,真璃垂首閃避,完全無法與其對視。

「龐真璃!」鼓足勇氣,真璃邊哭邊回應桑迦。
長髮大人沒在瞪她,她卻莫名怕得想逃——好想更有氣魄,像朝夏大人一樣的氣魄!

桑迦掌中文卷其中文字驟然顯光翻騰。

「……果然是妳。問題只問一次,聽清楚了——龐真璃,妳想加入小須彌,成為小須彌眾嗎?」桑迦左掌併發不可逼視的強烈藍光,週邊景緻頓時盡褪顏色。

「若無意願,速離小須彌,自歸原地,勿擾因果。」

抉擇的時刻到了,專屬於真璃的抉擇,任何魂靈無權置喙。無論對世界瞭解多寡,往後命運如何流轉,皆由自己負責。

「我想……是的,我想加入小須彌。」真璃細聲回應,為求肯定,她頷首再答。

文卷上的渚紅璽印在強光中浮昇,一眨眼,璽印浮光飛向真璃、沒入印堂間。

強光隱褪,小庭園還復平日風景。

桑迦迅手收攏文卷,納入衣袖中。反手一線裝本遞向真璃,彬彬有禮中飽含制式化。「歡迎妳加入小須彌,我趕著出公文,這是小須彌入門導覽手冊。」
言下之意是手冊能解答的就儘量別問他。


「她應該不需要了。」

桑迦看向話裡有話的老猴,視線掃過四眾。「你們還有跟誰合作?」

老猴笑得燦爛。「朝夏。」

「又多一項。」眉頭低折,桑迦一面咕噥,一面掏出文卷補註。

「你們應該先和我商量,你們如此行事,我工作都做不完。」桑迦肅顏說教,但聲調柔軟,也瞧不出桑迦在生氣。

似乎正如桑迦所言,手頭有做不完的工作,抱怨點到為止,道別一概省略,桑迦拾起斜倚迴欄的素白紙傘,風和日麗下打著傘,頭也不回離開了。




「結束了?」真璃遠望移動異常輕捷的長髮大人,著實無法置信。
還以為偷渡客會遭嚴厲的處罰呢。

老猴兩手一攤,咧嘴笑了。「看來是從輕發落。要開慶祝會嗎?」

「開!等九連出來再開。」真璃回首再望煉爐,笑瞇了眼。

「好,我們先吃顆慶祝的桃子。」
老猴、真璃手牽手,暫放準備工作,歡欣拐往廂房區的通廊。

小庭園還歸花葉旋落時的寧靜。




半晌,空蕩的庭園響起微弱絮語。

「……周唐,桑迦大人好像根本沒注意到我們。」

「別說了……你五體投地也罷……我跪超久,腳全麻了。」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