朝夏托腮觀望遠方。遠方二魂正認真學習:為不擾淹海閣其他訪客,交換意見時,雙方還以眼神交流,再輔以筆談。

默契愈來愈好呀。

「閣長,有何不妥?」
淹海閣女王總是擅自暫停進行中的會議,閣員唯能儘快解決閣長分神的肇因。

「他們這樣不妥。」
朝夏秀眉輕蹙,纖指隨意比過有足球場大小的閱讀區。

若非長年與朝夏共事,成山成海的訪客中,根本無法意會朝夏言下所謂何者。目前閣長的心頭寶也就那人魂的雛子了,事情八成與雛子脫不了干係。

小組會議的閣員們相互交換眼神,統一意見後方由代表回應朝夏。
「會嗎?學習上有伴,相輔相成,很好啊。」

這回九連能隨雛子按部就班、穩紮穩打的學習,閣員們皆表贊同。以往的九連學習只求速成,不僅罔顧自身安危,學習亦不全面。

「我跟你們的著眼點不同。」朝夏輕斥,目光轉向遠方的雛子,銜懸淺笑。

「過來。」

只見群眾中的真璃莫名一個驚動,繼而側首探看四周,不一會兒,圓亮眸子對上朝夏。

「對,我叫妳,過來。」朝夏笑意更深,低喃唯有真璃聽得見的話語。

閣員們見復會無望,紛紛各自散去,待閣長解決心上事再說。

謹尊導師指示,真璃即刻小跑步至朝夏面前。果不其然,背後靈九連尾隨在後。

「信拿給老猴,現在,親自。」朝夏面對九連便是鐵面無情。

九連瞥過朝夏手裏的信簡,豈會不明白朝夏的真正用意,同樣還以冷顏。
「妳差別魂去也一樣。」

「師傅當假的?」朝夏昂起驕傲的下巴。

是的,在朝夏的威逼下,九連拜朝夏為師,否則真璃在淹海閣的一切學習,他都不能跟進,亦不許同時與真璃共處淹海閣。

九連清楚朝夏不安好心,真璃都無意收為門下了,遑論一堆交惡記錄的他。朝夏八成打算藉由師徒關係的因果,唆使他做些吃力不討好的事情。

九連不悅抽走信簡,轉身溫聲對真璃:「我很快回來。」

朝夏一旁狡笑。「我又不會吃了她。」




臨去還冷冷瞪視朝夏的九連身影漸而遠小,雛子揚起稚嫩的聲。
「朝夏大人找我嗎?」此時朝夏的巧笑倩兮讓真璃不敢怠慢。

朝夏瞇起流金的眼。「還記得妳我的約定嗎?」

「約定……?」真璃歪頭思忖,朗笑答道:「哦,答應兩件事!」

「對,妳已完成第二件事,現在我要告訴妳第一件事……」

朝夏傾身貼近真璃,指尖輕碰真璃頰側。「答應我,不要輕易許願或是承諾。妳不知道它們的輕重,代價有多龐大……」

面對傾瀉而下的金髮、芝蘭盛綻的香氣和悅耳動聽的嗓音,真璃又茫茫然點頭稱是。

朝夏一個反手,手中多了本故事書。書的封面嵌有尖牙利角的深色立體獸臉。來小須彌一年多,真璃逐漸適應隨時冒出的希奇古怪,不再時時驚懼。

「這可不是虛構的寓言故事,西邊至今引以為戒……」

婉轉的聲娓娓訴說故事書內容。

「曾經,西邊有個強大的魔,貿然答應一個女人的願望。究竟是何願望?中間發生了什麼事?這些都不可考究了……大家只知道:隔日,強大的魔全身冰結,而許願的女人就此長眠不醒。」

翻展書頁,除了滿頁真璃看不懂的文字符號,還有張簡略插圖——一對男女並列深眠,其中男性頭有尖角。

「事件的效應太大,西邊也怕業報牽連,沒敢深入調查,現在仍是懸案哦。」





每逢初一、十五,老猴又不練字時,翠旍殿的交誼廳便熱鬧非凡。
從嗑燭煙聊天、打室內沙灘排球,到滑冰練習,全拜寬廣腹地所賜,大夥能互不干擾,各自娛樂休閒。

周唐正勤練新學的伸展操,身坐於地、雙腳側舉過頭,柔軟度絕佳。

「This is an apple.」端坐梨花椅的朱朱進行自己的每日一句。

真璃趴靠雲石案上,悠然翻閱自淹海閣外借的圖畫書。而九連跟老猴赴北渚殿複診,無法參與午後的交誼之樂。




忽聞一陣驚擾聲,昂首只見以棕熊為首的五個陌生魂靈,一路橫行推開休閒中的魂靈,直衝朱朱三魂而來。

「你們是周唐和朱朱嗎?」
這隻熊問話凶神惡煞就算了,還噴口水!

被噴得滿頭滿臉的朱朱、周唐當下即刻互使眼色:大事不妙。

周唐滾動骨碌大眼,期期艾艾道:「……周唐出去了。」

朱朱較為機敏,故作輕鬆:「不認識叫什麼朱朱的耶。」

朱朱瞄向棕熊身後一臉慘白的同夥,那傢伙口語喃喃不似碎語,反倒像唸咒啊。更引朱朱注目的是那傢伙抱握胸前的拳頭,拳頭虎口有著似曾相識的圖樣——枯黑的枝枒印記。

「Oh my...」朱朱爆突了眼、寒毛直豎。「周、周唐……是韃、韃、韃朵……」

微弱的關鍵字顫抖入耳,周唐如雷貫耳,長臂一探,左抱真璃、右夾朱朱,立即旋身開溜、走為上策。
然而朱朱所言同樣敗露自家身份,周唐前腳才邁出去,下秒便遭對方擊倒、反制在地。

「那個周唐才需用符。」對方顯然有備而來。

全身上下貼了十幾道壓制力氣的符籙,朱朱、真璃被扯離兩脅,周唐抬眼瞪視。

突如其來的暴行,聚集交誼廳的魂靈早已鳥獸散,現下是敵眾我寡且求援無門。

「妳是龐真璃對吧?」
此言並非問句,對方根本不需要真璃的回答——真璃周身綑以繩結,口脣亦遭密封,被棕熊夾抱腰間,唯有眼神能表達其驚恐。

對方將朱朱拎高,默默打量。

「要幹、幹、幹什麼?」毫無還擊能力的朱朱只能大聲嚷嚷,虛張聲勢。

一記重拳朝腹部襲來,朱朱立即垂首昏死過去,對方卻將朱朱隨意棄置於地,僅剩真璃擒抱腰間。

見棕熊五眾作勢離去,周唐急喊:「你們抓她要做什麼?」

真璃初來乍到,還沒機會與他殿魂靈結怨,淹海閣有朝夏保護,不可能與這票暴徒有所牽連啊!

棕熊回首,尖牙大嘴淌下口涎。「把話帶給九連——韃朵夫人召見。」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