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.24新增6

「她是真璃。」老猴淡睞在場三魂——個個心不在焉,根本沒魂在意檢測結果。

然而亦非所有檢測結果都能告訴真璃三眾。
什麼都沒有,以東邊的技術查不出任何降術纏咒的痕跡,很厲害呀,暗示咱該開始研究西邊的術法了?

老猴轉身拾起濕答答的符籙,眼見房內一片溽濕的地板,不住苦笑。
「妳再煩也沒用啊。」

真璃再哭下去,用不了多久,他這裏就準備洩洪了。並非每個溺死鬼都有引水的能力,眼前這位卻是個潛力無窮的大水庫,頰上兩管水柱,像大開的水龍頭一樣奔流不息。

「可是……」思及九連一付要跟她絕交的模樣,真璃再度哽咽爆淚。

周唐手掩半邊臉,大眼直瞅老猴。「打擾一下,九連該不會……」

老猴答得輕鬆。「是啊,他去找那位韃朵夫人了。」而且卜筮卦象為凶。

周唐誇張的向後倒去,弄得座椅唧唧作響。

「九連的事,一時半刻解決不了,反倒是妳的事比較急。」老猴安撫完真璃,下秒轉向癡迷凝視真璃的朱朱。
「你克制一點好不好?沒肉身還能看成這樣。」

目光迷離,銜掛噁笑的朱朱倏然驚醒,對老猴大聲嚷嚷:
「你懂什麼?這不是化身耶,這是真身,沒修行過的真身,有哪幾個沒修行過的真身能長得這麼美?」
今早真璃來找他,起初還想自己總算有豔遇了,誰知……還是場夢。

周唐插話進來。「只要是母的……你都說美吧。」

朱朱豆眼大撐,擺凶狠樣。「喂!我也會挑的,不是哺乳類,我不行的!」

朱朱直指不敢直視真璃的周唐。「而且、而且,你那一族見到母的都不放過,你用得著臉紅嗎?」

「呃……我……基於非禮勿視,非禮勿動……」周唐言行更加僵硬,大頭快成茄子。


——這倒是。

老猴原本靜觀兩魂一來一往,此時轉對真璃諄諄教誨。
「真璃,妳以後不能抱我,要保持距離,也不可以看我看太久。」

在旁鬥嘴的朱朱、周唐也有志一同點頭稱是。

「為什麼?」突如其來的要求,真璃大為不解。

老猴從容回應千古以來的成長難題。「很難解釋,妳問朝夏或是多看書吧。」

「有事要你們倆做。」老猴看向朱朱、周唐,兩魂聞言色變。

「你們陪真璃去歐陽那兒一趟。」老猴一指真璃身上借穿的衣褲,朱朱、周唐便瞭解老猴的言下之意。




鬼魂穿著限定死時或屬名的衣物,無法穿著兩類之外的衣物,即便強加外力也會在短時間失效,此特點對於需要衣物蔽體的鬼魂而言十分不便。

而做鬼不比做人,做鬼僅有兩種能取得新衣物的管道:一是仰賴人界尚存的親屬供渡(火化屬名的衣物),二則向專製鬼衣的師傅購買,但後者不易入手。

放眼七界,專業的裁縫師傅為數稀少,正巧小須彌有個業餘裁縫——「輕鬆到達目的地」的法寶製造者,歐陽。




「……你不去嗎?」周唐奮力拖乾地板的積水。

「咱還得跟桑迦討論這事。咱安排好一切了,你們只管陪在旁邊就行。」

朱朱、周唐只好含淚答應。比起大總管桑迦,歐陽明顯是無可奈何下較佳選擇。

老猴自捲軸抽出備妥的符籙,口語喃喃,符籙即刻冒出一團雲煙。待雲煙散去,房內多了個不笑不動的老猴。

「哦哦,好像哦,新術法啊。」朱朱驚呼,興奮繞著新老猴上看下看,還不時隔空嗅聞。

「不是,人界流行這玩意很久了。它是咱的替身,由它代咱陪你們去。」老猴一面解說,一面在地板上繪符佈陣。

未久,寫下最關鍵字,佈陣完工,陣法併出一魂寬的流金光帶。
「快去快回,衣服和通道只能撐半個時辰。」

由替身老猴領軍,三魂手牽手步入光帶中,老猴目送三魂身影消逝。




在予殿二樓竄出一道流光,四個身影邁步其間。

少女不由得昂首探看。這裏好不一樣……

「不用說!我知道——妳一定很困惑,告訴妳,這叫『科技風』!」不勞真璃開口,朱朱馬上揚手解說。

周唐小聲補註。「這裏住的都是……製作法寶道具的師傅,風格跟外頭會有些不同……」

小須彌的基礎建設走園林風格,而在予殿四面八方全是足踏鏗鏘的鋼板。沒有七彎八拐的迴廊,只有簡明的棋盤式走道,走道牆面並無過多裝飾,僅有內嵌的照明和零星的佈告欄。

領頭的替身老猴止步,朱朱、周唐隨之停歇。真璃納悶觀看四周——這裏是一條直通通的鋼板走道,唯一不同是牆面多了幾塊紅點。

只見朱朱、周唐止步之際,瘋狂的彈指卜筮。彈指手勢停了,氣氛亦陷一片沉寂。

一旁的替身老猴突然開口說話,直指朱朱。「你按。」

「為什麼?我才不要!」朱朱一溜煙躲到真璃身後,探出頭嘰嘰叫。
這替身居然個性都跟老猴一樣,專會欺負我!

替身老猴轉向周唐。「你按。」

周唐倒抽口氣,巨目睜得老大。「呃……能讓我回去拿張貴賓券嗎?……放到過期很可惜。」
之前一直以為「憑券可於在予殿境內免費呼叫歐陽一次」的功能很雞肋呢。

見二魂為難,真璃開口:「要按什麼?我按好了。」

朱朱急忙蹄拉真璃。「不行、不行,按了會死的,很痛、很恐怖的。」




6

周唐手指牆面的鮮紅圓點。「……這有機關,按了會出現幻覺。」

朱朱搶白:「這次按會被電擊,我剛卜筮出來了!」
我再也不會被歐陽什麼道具故障的爛藉口矇騙了!

住的全是製作法寶道具的師傅,難免產生相互較勁、炫耀的行為,這些師傅卻選擇在自家門前展示看家本領。

拖下去不是辦法。真璃自告奮勇。「我來按。」

突然替身老猴抓起豬蹄、直戳鮮紅按鈕,朱朱根本不及反應。

「啊——」朱朱瞪眼大叫。

然而朱朱叫完一輪——什麼事都沒發生。




平滑無縫的牆面迅速向側邊滑開,挪出約一扇門的寬度,牆後出現一個髮長及頷、滿嘴鬍髭、面掛眼鏡的男性人魂。

「歐陽!」

周唐大吁口氣。萬幸歐陽今天沒再挑戰他的極限,僅身穿一體成形的銀色緊身衣。

「妳好,在下歐陽,現居小須彌在予殿二樓八號,興趣是製作法寶,還未請教姑娘芳名?」歐陽斜倚門邊,手撥了下條狀髮絲。

「你好,我是真璃。」真璃點頭致意。

「你現在方便嗎?我們想跟你買件女裝。」朱朱奮力跳呀跳,試圖跳入三位高魂一等的視線範圍裡。

「方便,隨時都方便,裏面請,在下必定克盡棉薄之力。」歐陽揚手,作了個歡迎入內的手勢。

朱朱、周唐面面相覷。
很不對勁。眾所皆知在予殿的師傅個個都是發明狂,口頭禪「沒空」,而今笑臉迎魂、殷勤招待,歐陽是神智昏聵,還是經費嚴重短缺?



「……好乾淨。」步入廂房,熟客周唐不禁脫口。

歐陽肯定發明了不得了的法寶,平日恍若廢墟戰場的廂房竟光潔如新,還有花插瓶。

「過譽、過譽,我一向喜愛灑掃。」彷彿不習慣似的,歐陽勾起古怪微笑,朱朱、周唐見了更渾身不自在。


歐陽享譽小須彌的法寶仍安放原處:可捲可摺、纖薄如紙的巨型電視機垂掛牆垣上,佔滿整面牆。還有破小須彌當年銷售紀錄,讓周唐傾家蕩產也要買的「記憶再現播放器」,庫存高疊到天花板去——歐陽堪稱玩弄現影術的奇才。


歐陽親切詢問:「不知是哪位要穿女裝呢?」

朱朱、周唐臉黑掉半邊。誰跟你一樣有變裝癖啊!

「是我。」雛子的真璃坦然舉手,豈會明瞭三魂心思。

歐陽端詳真璃。「這套也別具風味。」

朱朱不解。「那是老猴的衣服,不是特製的,穿不上去呀。」

歐陽聞言色變,即刻改口大喊:「依莎貝拉,我要裝扮用的衣服。」

像是記起什麼,周唐急道:「等等,要全新的,不要穿過的。」

「是嗎?請稍後。」歐陽頷首,又喊:「依莎貝拉,取消『我要裝扮用的衣服。』,我要販賣用的衣服。」

未久,依莎貝拉從內室搖搖擺擺拖出一列女裝,朝歐陽等魂前進。順道一提,依莎貝拉乃木樁加裝滾輪,再貼上美女大頭照的實驗機體。




這些……要怎麼穿啊?

真璃面臨衣著知識大爆炸的洗禮:眼前幾十套女裝,花樣款式繁多,可找不到一件她知道穿法的。

「這件。」替身老猴抓起架上其中一件,塞給真璃。

「哦——真璃姑娘好眼光。」歐陽豎起大拇指。「前陣子很流行那件,堪稱東邊最能展現女性優美的——無袖旗袍。」

真璃手中的無袖旗袍,布質軟而細緻,渚紅色染得鮮豔漂亮,金邊繡花也好,位置恰當、花樣適中。

「怎麼跟我印象中的不太一樣?」朱朱邊嗅邊問。

歐陽大跨一步,瞬移至真璃身側,撩起旗袍,手在紅綢上一一比劃。
「這是當然,時代不同了,流行也得適度更新,其中還有我的小小創意。」
好比可開衩至大腿上緣的設計,外加縫有精美別緻的排扣,可自由調整腿部肌膚的展現程度。

「要付多少紅燭香火?我們趕時間。」眼見歐陽準備高談闊論一番,朱朱連忙收尾作結。

未能暢談製衣雖可惜,但事關開發經費,歐陽笑容可掬。「酌收您五十萬紅燭。」

「嚇!這麼貴?」朱朱直言。
騙我朱朱足不出戶,不知行情啊?市價的五倍耶,歐陽該不會說設計感無價吧?

似乎毫不意外朱朱的反應,歐陽從容解釋。
「你也清楚鬼衣不比一般衣服,堅韌耐穿,受用終生。跟戲裡演的一樣,除非是特殊手法,否則就算遇上大爆炸、魂飛魄散,鬼衣都不會破損。衣服不貴的……不過也有折衷的替代方案……」

朱朱緊接問:「什麼方案?」歐陽主動開了頭,當然要好好接住。

「不收紅燭,改以一些勞動服務,像是——」歐陽將指節寬的小鐵盒對準真璃。「請對它說:『歐陽,請早點休息。』」

「早說嘛,你需要測試員,周唐就可以啦。」朱朱恍然大悟,順勢拱周唐上前。

「不,這恐怕……」歐陽面透難色、大退一步。

周唐曲下身,靦腆抱起歐陽的手輕語。「歐陽,請早點休息。」

輕鬆省下五十萬,任務完滿達成,還能協助測試,一舉三得,朱朱、周唐樂得大笑,笑聲此起彼落,在房內迴盪。

「我也能幫你。歐陽,請早點休息。」朱朱傾身靠近歐陽的手,酷勁說道。

呵呵笑完,身為資深法寶測試員,周唐貼心問:「……如何?……需不需要再來一次?」

「唉呀!周唐,時間,我們忘了時間!」
朱朱震驚跳起,急拉真璃衝出廂房,替身老猴緊隨在後,周唐拱手向歐陽拜別便起身飛奔。


一陣跑跳碰,廂房徒留依莎貝拉和錯愕不已的歐陽。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