碩大落日佔據半面天光,直壓遠方天際線,孤懸半空的河川隨天色染成一劃燦橘。川裏無蟲無魚、無草無石,水色清澈見底,幾與天色相融一體。

河川綿延萬里,無輩見過此河的起源或盡頭,只道河水能消融世間一切事物。



向來幽靜的河川,此時水聲響亮。

「算什麼!這算什麼!」長髮男子足踝沒入川流,發洩般的猛踩亂踢,濺得自己一身水花。

無論如何恣意使潑,川流如往潺潺;河水提供的唯有潔淨,滌去外在一切污穢的潔淨。

忿恨維持不了多久,隨之取代的是高漲的空虛,九連氣力頓失,魂體直倒水潮中。

河水浸潤全身,水流脈脈撫傷,傷口不再帶來痛覺,九連閉上疲憊的眼。

很快的,不僅疼痛,連同魂體亦將全無知覺,神形俱滅。

也好、也好,這樣的我,消失算了……





「起來!夠乾淨了。」嘩的一聲,老猴揪住衣領,將九連整魂拉出天川。

只見九連悻悻然甩開老猴的手,跌坐水裏,一身落魄。
「不乾淨,怎麼洗都是髒的!」

老猴大翻白眼。
早知當初就把預知點估遠些,天曉得這小子把天川水當洗澡水!舊傷未癒,又添新傷,現下還浸泡天川裏,這小子還想不想康復啊?

「……你放棄吧,我就是一個廢物,沒救了,永遠改變不了、永遠重蹈覆轍……」嘶啞頹喪的聲傳來。

老猴插腰靜觀癱坐水潮、萬念俱灰的九連。
也對,就算真璃真是九連的救命靈丹,這病了幾百年,哪能說好就好?顯然能量不足,機緣未到吶。

「所以,你打算和真璃緣盡於此?」老猴蹲下身,平視九連。

「你沒見到我做了什麼。我推她,甚至拿劍丟她!」九連眼內明有不甘之色,嘴上卻說著反話。

「你中了術法,你無心的。」

「都一樣,結果就是我傷了她。」九連撇開視線,無意步下老猴鋪好的台階。

「那你想想以後怎樣不會傷她啊。」老猴不禁快嘴多言,話一脫口趕緊掩嘴收聲。
要有耐心,一時的灰心喪志總是層出不窮,他們不過努力數十年,與漫長的永生相比,只在整裝待發而已。

「咱確實不該干涉過多。但你就此灰飛煙滅,事情能解決嗎?真璃會希望你死?」

這次九連沒有回應,老猴順勢將九連推離天川邊界。
「走吧,朱朱還等咱一起看西邊羅曼劇,再晚就看不到今晚的直播了。」





入夜的小庭園甚為涼爽,樹叢間螢光點點,水池耀散晶澈藍光,十分適合夜間乘涼及談話。

小庭園內,一男一女各據石桌左右,男的略顯生疏拘謹,女的則滿面歡喜。


雖然身上有傷,頭髮衣服也有些溼,但氣色明顯好多了。
真璃眉眼彎彎,舒心淺笑掛頰。真璃吞忍上前東拉西扯的衝動,僅放任一雙水眸猛瞧。

殷殷視線下,九連的頭愈偏低斜,真璃只好暫斂目光。

「這頭髮是朝夏大人幫我剪的哦,」真璃突而出聲,手輕扯短髮。「很漂亮吧,啊,我是說朝夏大人的技術好……」

「還有、還有,朱朱說他可以教我畫符,我想明天就開始學……」

短短五分鐘,少女換了數種表情,或笑或窘,隨時呈現怡然自得的氣韻。

刻意選在露天小庭園,而非封閉室內談話;為他保持安全距離,不時遮掩魂體;為化解尷尬而主動攀談,甚至為他剪去絕無僅有的長髮——真璃所做的一切、一言一行,九連默然關注,瞭然於心。

心疼、不值得,還有許多似曾相識的情緒在心底緩緩發酵。

九連徐臾調息,試圖淡化內心擾動不已的反感,並一再勸服自己:眼前的少女是他親自帶回的真璃,並非其他女子。

縱然外貌不如以往,但言談舉止、思想個性,在在顯露外貌下的本質,她還是真璃。他會努力去習慣新的真璃。



「我沒有討厭妳。」九連甫啟口,真璃隨即正襟危坐,瞪大眼屏息諦聽。

「今天對不……」

「別說!」真璃連忙撇開臉、抬手推拒。

九連依言沉默,真璃放下手回視九連,訥訥道:「只要你別再為我做危險的事就好。」

彷彿思及什麼,真璃急忙搖手否認。「不對不對,重來。你以後都得平平安安、健健康康、開開心心,不能有事。」

望著真璃扳著手指、一一細數的模樣,九連疑似有感眼眶發熱,指腹摸上眼角。

不可能,自己不僅亡身已久,亦非和真璃一般,是具引水能力的溺死鬼,他不可能有眼淚,他永遠都流不出淚了。

他清楚不能這麼想,只是……真璃如同奇蹟,一再道出他最想望的話語。

「我答應妳,我一定量力而為。」九連探出手,手心握有兩條同樣式的三色細繩。

真璃傾身近觀。「這裏頭……有我的頭髮?」

「有妳的頭髮,這是我編的法繩。」


為了掌中不盈一握的斷髮,九連受了不少朝夏的排頭。

朝夏足足罵他罵了一個時辰之久,全程沒在換氣,朝夏口才又好,把他罵得狗血噴頭、淋漓盡致。然而好比「年紀都老大不小了,也沒叫你開機器人,耍什麼中二!」諸如此類的言辭,他是有聽沒有懂。

除此之外,再附送淹海閣全體觀眾的關愛眼神,但他仍乖乖聽訓,否則他別妄想帶回真璃的斷髮。


「妳我各戴一條,往後若我有危險,妳能從法繩得知。」

九連口語喃喃,悉心為真璃繫上法繩,繫繩之際,真璃全身僵直、莫敢妄動。九連離手,法繩瞬間遊走過一道燦光符號,光采奪目。

換句話說,就是九連不會有危險。
少女專注凝視手腕的法繩,浮現暖笑,並未察覺法繩的弔詭之處。



如同朝夏迴避真璃的詢問,九連同樣未托出所有實情。

事情總不會如此順利,上天不會讓他輕易如願。

為了保護珍貴的事物,便得支付同等、甚至超額的代價。既然關係同等外人的朝夏,都能為真璃付出如此龐大代價,那他自然能傾盡所有——秤上自個的靈魂——去保護真璃。

不求超凡入聖,但求今世平安。別像現在,時時提心吊膽、危險傍身,他只願真璃從此平靜生活,無風無雨,永遠逃離韃朵夫人的威脅。為此,無論要他做什麼,他都無怨無悔。

真璃不會知曉法繩的秘密,永遠不會。



自此之後,真璃有了自己的專屬廂房,不再與九連同房。即使真璃夜襲,九連也常消失於夜半的廂房,不見蹤影。




--

第五章結束。
新章預告:試閱小姐很喜歡的番外篇。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