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沒後悔救過你,怎麼你老是後悔自己是被救的那個?」

字字句句如針刺入男人的心房,汩汩流淌出鮮紅的哀傷。

「不……我不……」男人哽咽,難以成言。




「不——?」女孩聲調上揚、眉心挑高。「我嘴都快講破了,你現在是執迷不悟囉?」

顯然對李天成的回應並不滿意,女孩面露兇光,惡狠狠投了一記「你死定了」目光,隨後伸手在半空揮畫成圓,女孩身後的公園景緻突而缺了一角。

如同看科幻電影,取代深夜公園一景是深不見底、比成人還高的黑洞,黑洞邊緣不斷振動,附加吹送有咻咻咻聲響的冷風。女孩的貼頰短髮隨冷風飄曳舞動。

「我真健忘,昨天跟隔壁老王借的鍋子還沒還……」李天成立即轉身。

現在可不是欣賞小姊姊秀髮飄飄的時候。我的媽呀,黑洞出現了!

下秒李天成意識到自己被揪起衣領、雙腳懸空。

小姊姊僅憑單手便他將高舉離地啊!

女孩近身逼視。「現在才說這種話來不及啦。不是很喜歡以身贖罪?」

哇靠!小姊姊果真變成宇宙最強外星人了,不、不對,應該是厲鬼尋仇,不然哪來那麼大力氣?

眼見小姊姊扯著自己往有咻咻咻冷風的黑洞的方向飄移,或者黑洞本質的靠近,總之他覺得很恐怖啊!

「啊啊啊——不要!」

就像漫畫裏被敵人拉進異空間的情節,他違反重力飄浮,又在寂靜的公園大聲嚷嚷,居然沒半個人發現他!好歹也說聲「三更半夜吵死人了!」嘛。

「叫那麼大聲幹麼?又不是偷情簡訊被老婆發現了。」女孩用空置的手摀蔽單耳。

「話說回來,就是你對我的過度聯想,搞得我好像夾在其中的第三者。」女孩的怒嗔轉為甜笑。「我忘了,你是玩不起婚外情的類型。」

女孩半身隱沒黑洞,用僅剩拎著李天成的半邊軀體,回首說道:「很想贖罪?那跟我走吧。」




縱然小姊姊冰冷無機質的目光,和僅存半張嘴、口音卻精準不漏風的一切,讓李天成總有不著現實,猶如看人拍戲的臨場感,可他沒漏聽那已不似記憶中故人的小姊姊的最後台詞。什麼!

「對不起、對不起!我還有寶貝女兒要養,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!」
即使動彈不得也要拼「活」掙扎啊!李天成用力扭動身軀及奮聲哭求。

女孩暫停動作,卻在此時迴響起另個聲音:「我覺得難說……也許有人喜歡這種類型。」

順延聲源瞧去——媽呀,不看還好,一看來了個更驚悚的……

憑就微光,黑洞邊緣有顆外貌模糊的頭顱,唯能確定正一開一闔說話的部位是嘴。

只有頭……啊啊,他不想尿失禁啊。

女孩身形移離黑洞,轉向頭顱回應:「你不明白,世事得有誘因,這種沒錢、沒才、沒色,還沒膽的類型很難,女人提不起動力的。」

說話的頭顱自黑洞邊緣挪出軀幹,顯現完整身形,是個長髮過肩的男人,而雙手狀似攀附黑洞邊緣。

老天保佑。管他是什麼妖魔鬼怪,全身總比顆頭來得強,視覺上沒那麼驚悚。




眼見外貌模糊的長髮男人雙手一抖,黑洞居然如塊布般被捲捲捲、捲起來!轉瞬間黑洞捲成布軸,收束身側。

「為什麼這麼早收起來?還不夠啦,得嚇得他屁滾尿流才行,不然他不會輕易斷念。」女孩講到激動處,又晃了晃手上動彈不得的李天成。

「可以先讓我回地面嗎?」

長髮男人持反對意見。「凡事適可而止。這是手動式,效果有限。」

「不是有全自動的?」

「有是有,這借來的,沒得挑剔。」

李天成決意為自己製造些存在感。「麻煩先讓我回地面好嗎——?」高聲大喊。反正現在自己只剩嘴巴還有點功用。

女孩終於關注了一下李天成。「我們談事情,你不要插嘴。」

絕不能讓好不容易搏回的注目再消失!
李天成趕緊高分貝質詢:「所以那是假的?我還以為是什麼厲害法術,直通陰曹地府耶。還是先談談放我回地面的事吧。」

女孩頓時語塞,神色陰晴不明,半晌才敷衍回應:「……那是高科技,你不懂啦。」

「哪有這種高科技啊?」
那黑洞超逼真的耶!捲成布軸算什麼嘛?差點以為自己要變成漫畫男主角,穿越冥界隧道,從此展開一段全新的冒險旅程——難道陰曹地府真有那種高科技?




手一鬆,李天成跌落地面。

嗚……放人也不說一聲,所幸不高,否則「今日清晨在公園空地發現一男屍,死因為高處墜落死亡,目前排除他殺嫌疑」,這種上報紙社會版頭條都不知該怎麼解釋。

女孩自高處一股腦坐上李天成腰際。

「噢……」李天成先是一聲高叫,旋即縮為氣音。
這回真要死了……他的腰快斷掉,肯定內出血了……鬼怎麼會有重量?

待氣息平伏,李天成忍痛開口:「我說大姊,我好歹還是個人啊,妳這樣一摔一坐,我不死也半條命耶。」

「現在知道珍惜生命啦。」女孩嬌笑,手指掠過李天成經一夜折騰而滿佈青髭的下顎。

「……現在知道我的好也沒用,我有老婆了。」自己應該沒臉紅吧?

沒搭理李天成的妄言,女孩鄭重宣告:「放下我,你還有你的人生要過,我也有我的路要走。」

李天成瞧見女孩眼內的笑意,如往綻放馨香。

時光荏苒,自己和小姊姊都變了,儘管外貌轉變,性格或有不同,而有些微小事物依舊未改。他明曉這是最後一次了。

「小姊姊,能再見妳真好。」

「李天成,好好活著。」

他眼內盈滿逝者祝福的笑意。不過……

「呃啊啊啊——」慘叫迴盪於深夜空寂的公園。

絕非他愛貓哭鬼叫啊!一切都是鬼搞的鬼!




女孩笑意依舊,低伏於李天成身上的身形卻如水汽般漸而蒸散,好似手一碰、風一吹便會碎成片片。

都要離開了,是不能選溫馨和諧的方式嗎?鬼嚇人玩不膩吶?身體東缺一塊、西缺一塊的感覺很恐怖耶,害他只能邊抖邊乾瞪眼,連慘叫都怕什麼不該碎的碎到自個身上。

深夜的公園僅剩他一人仰倒於地,應該只有他一人……小姊姊、半途亂入的謎樣男人,和跟廢棄回收物沒兩樣的算命攤全然消失無蹤。

結果還是沒告訴他怎麼讓老婆回來的方法啊。




--

番外篇《事件》完。
最近工作量大增,保佑我能照常刊文……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