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年男人步離夜半的公園,走經一對年輕男女時旁若無人,差點撞著其中的少女——這便是最好的事證,證明陰陽兩隔、人鬼殊途。

直至遠方高樓蔽去中年男人的身影,真璃才調開視線。

她不知李天成的未來會如何發展,但肯定會創造出更多新事物,而且他已創造出她無法擁有的事物:有妻有女,會醉會老,會不斷滋長毛髮。失去肉體、身為鬼的她無法變化、創造,這是上天給的限制。

閉闔雙目,深深吐納一回。再啟眼時,眼眸燦美如星,嘴角隱隱含笑。

「夠了?」身旁長髮男子漠然問道。

「夠了,再多下去,我也承受不住。」真璃吐舌,貌似十分苦惱。

她為人時間甚短,豈料人界有人懸念如此,二十餘年未曾間斷。絲線不該繼續纏繞,她亦無意留念人界。

「真的好嗎?」

長髮男子再次詢問,真璃故作不悅。「我說這樣就這樣。」

明瞭冷言冷語下蘊涵內斂的關懷,真璃投入冷漠男子懷中。

不過一分鐘,只見男子連連後退,神色有異。「我有點想吐……」

依偎男子懷中的真璃面露薄怒,不爽輕哼。「你吐啊,反正你是鬼,也吐不出什麼東西。」

明白真璃只是一時鬧彆扭,男子側開臉閉氣,任由真璃抱個開心。

時隔二十多年,九連的恐女症依舊不見起色。




最初是九連察覺李天成的念線,他認為這未嘗不是個新的契機。

以活人的懸念作為滯留人界的憑依,加上真璃的修行程度,真璃在人界生存是綽有餘裕。人界生活固然有風險,卻能免去韃朵夫人的威脅,人界幅員遼廣又有神界派駐代管,韃朵夫人不僅勢力鞭長莫及,也不見得有閒情逸致尋釁。

豈料真璃得知故人懸念,不加考慮便決意斬斷念線。



「我有你已足夠,要念線做什麼?」指尖滑過稜線分明的下巴,真璃比九連預估的還快鬆手,背過九連隨意走馬看花。

九連聞言侷促。一時之間,他懷疑真璃是否發覺了什麼。思及可能的後果,九連粗略抹過臉顏,不敢再想下去。

當年朝夏和他各付出極大代價以換取真璃的平安:朝夏移轉韃朵夫人對真璃的所有窺視,他則承接了所有攻擊。九連不知自己還能承接多久時間,他明白世事無常,但求只比永生少一點。

九連寧可相信自己思慮過多,那句話純粹是真璃與他長年相伴中,從他的個性裏摸索出的對應。只要真璃需要他,他便不能死、不能魂飛魄散,不能放棄求生。



二十多年過去,真璃不再是當年懵懂可欺的雛子,心智蛻變成熟,有豐富見識,工作亦能獨當一面。

鬼魂的外貌永恆不變,但真璃不該是這般少女的姿態,這不是她原有的面貌——那樣的外貌僅代表著韃朵夫人的烙印,真璃活在韃朵夫人的陰影中,縱然她自己並不認為如此。

九連仍舊苦尋不著異變的肇因,韃朵夫人不會輕易讓他如願。除卻與那惡鬼交易的管道,他得更努力、更多想方設法破解真璃長年的夢魘。

另外,在朝夏所謂「循循善誘」的教導薰陶下,真璃一言一行帶有朝夏的影子,有時叫九連難以招架。




「吶,在想什麼?」真璃小跳步跳回九連面前。

「沒什麼……妳何時學會西邊的占卜?」他只是從旁協助,但真璃演得煞有其事,他不免感到意外。

「——我不會呀,那牌跟朱朱借的。」真璃說得理所當然。

九連頓時無言以對。……想為李天成默哀,從頭到尾在真璃股掌之間。





——1《永別李天成》完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