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蕩蕩的殿外通廊,迴盪徐緩敦厚的語聲,只見大水獺自言自語。

「你們不能進入這裡,這裡不是開放區,往前第一個左拐的路才是通往玉珥殿。」

而一走近,但聞其他語聲竄出。「我們第一次來,又不是故意走錯,你兇什麼兇?」

「我沒有兇……」

——對方身形全給水獺擋住了。


真璃一眾由老猴領頭,好整以暇走過水獺殿長,無聲無息朝通廊分道前進。

「都看到了,不會幫我一把?」大水獺突而回過身,深色毛皮下瞧不出情緒,但覺聲調藏有幾分埋怨。

「哇!」
豈料大水獺一出聲,小膽的朱朱馬上嚇得抱頭鼠竄,直往周唐小腿撞去。走在前頭的周唐毫無防備,樹倒般壓向真璃——一切宛如推倒骨牌的序端!

然而九連一個移行換影,瞬間將真璃與自己對調,卻忘了自身安危,巨大陰影兵臨城下,碰的一聲,周唐覆沒九連全身。真璃這邊未料九連的行動,重心不穩也要跌跤。

「啊。」一聲輕呼,真璃雙手反射性抓向老猴。

不過幾秒,僅剩老猴站直原地、抓牢褲頭,其餘四魂倒成一列——真璃還緊抓著老猴的長褲。




在老猴與水獺殿長無言對視下,或有嘈唸、或有尷尬,四魂各自慢吞吞爬起身、整理儀容,而大水獺泛起深色毛皮也藏不住的紅暈。

「你說什麼胡話?你職責所在耶。」盯視水獺的老猴老神在在,對水獺所言完全不為所動。

「我跟那些不熟……」水獺殿長似乎打定主意,態度十分堅持。

「喂,你究竟要忽視我多久?本大將還在跟你說話!」
大水獺身後響起浮躁的男聲,大水獺回過身,映入真璃等魂眼裏的是兩個橫眉豎眼、紅襖軍服打扮的男子。

「大將?咱以為你的官階該是領十幾個天兵,神界何時改制了?」輕快語聲逸出。

自稱大將的男子先是錯愕,又漲紅了臉。「你、你……來者何輩?膽敢冒犯本將!」

大水獺身後輕步挪出老猴的瘦小身軀。

小八字鬍的兩軍官本俯瞰著老猴,然而不知為何,軍官們驟然瞪大了眼,嘴角不住抽動,彷彿見到難以置信的事物。
「聖……」

「停——」老猴立即截斷軍官的話,聲色依舊平靜。「用這稱呼的傢伙不在這兒,別亂叫。」

原本氣燄高張的兩軍官已單膝跪下,恭敬的低首拱手。「恕卑職愚昧,不知您在此,祈您諒恕。」

老猴撇開臉,像是懶得多睞一眼,不一會又回首,皺著眼角低道:「……你倆的官服已經昭告天下你們奉令辦事,用不著放『神威』,收起來吧。」

「請前面左拐。小須彌以和為貴。」大水獺昂手前方,示意送客。

跪地的兩軍官唯唯諾諾覷向老猴,老猴無奈擺擺手,兩軍官便拱手一拜,一溜煙轉進分道。

老猴看看嶄白的通廊轉角,看看一身溫厚的水獺。「什麼怪年頭,不認得你,卻知道咱……」




這類情事在每年任務委託展總層出不窮。蓄意也好、無心也罷,為了小須彌的永續經營,領導階層都得全力以赴,不得有任何閃失。

除卻官方配給,小須彌眾都得自食其力,以工作換取額外的紅燭香火或其他物品。獲得工作的正式管道有二:一是正式的公文委託,二是透過每年的任務委託展。任務委託展每年四期、每期十天,小須彌會限額開放六殿中的玉珥殿,供六界眾生進入,進行任務委託。

由於小須彌在七界中形勢特殊,立於六界之外,又六界因業報、制度,懸而未決的事物滿坑滿谷,故六界委託的任務多有牽扯因果業報。

此時便得借力小須彌的祕寶——孽鏡臺。置於玉珥殿的孽鏡臺乃一巨大的黃金轉輪,高約五層樓,輪面內嵌無數小方格抽屜。將委託雙方的生辰(鬼則為忌辰)寫於紙籤上,再註明委託的時地物,一併送入孽鏡臺的小抽屜,進行任務媒合。

媒合成功,委託方再另行告知任務的詳細內容。倘若任務造假或受託方無法負荷,媒合便會失敗,孽鏡臺會建議拒絕受理——如此一來,任務委託對小須彌眾是相對利多。

當然,也有不經以上兩種正式管道的委託,但非正式的委託潛伏未知的危險,輕則受傷,重則當場魂飛魄散。




步伐未及玉珥殿,便見聞喧騰不已的語聲和熙來攘往的眾生。
人模人樣的、青面獠牙的,飛天遁地的,各種種族、各種樣貌,展場內皆能有緣一見。除卻佛界,仙魔鬼怪六界眾生齊聚於此,甚至混雜西邊觀光客的委託展,獨獨缺少活人在場。

通過哨口檢查,迎接的是滿山滿海的委託攤位,上萬頃的腹地,地面、空中盡為棚頂連綿、旗海飄揚。展場正中矗立著巨大金輪,若仔細端倪,便能察覺金輪上的小方格規律飛轉著,忠實執行這次的任務。

四周充斥官話和各界、各種族的方言,此時萬語符便是極為重要的道具,符籙師也藉此大賺一筆。不僅限於任務的委託,不少六界商賈一併入展設攤,上萬種異界美食、法寶用具皆於委託展上陳列販售、互通往來。


流連展場的訪客中,有一群志不在此的青衣護衛穿梭其中。小須彌每逢對外活動,住居橫波殿的小須彌眾便身著青衣、全員出動,負責起小須彌的維安工作。

青衣護衛之外,尚有宛如展場布幕的巨大白龍盤踞在玉珥殿角落,首頸高昂、居高臨下的逡巡全場。
皜白的龍,身形龐大、曲線優美,晶澈透白的龍鱗在日光下熠熠生輝,而白龍目光銳利莊嚴,不可逼視。如此龐然存在,叫見者想忽視也難,但若一心沉浸展場熱鬧中,白龍又成不易察覺的巨大背景了。




「真璃,聽說這次有從妖界空運,用沃爾加奶做的冰淇淋,我一定要吃到!」秀美的小男孩興奮的跳上跳下。

朱朱最期待的莫過於美食,委託展可是讓他這種足不出戶的小須彌眾增廣見聞的好機會!為了今日,朱朱特地起了個大早,準備了他自稱傲視七界的帥氣化身。

「是嗎?」真璃含笑,眼看朱朱又衝向不知名的攤位,自己則高舉盈握筆型攝影機的手,咔咔咔的按個沒完。
雖早有植體式的留像法寶,但她仍是喜歡舊款的筆型,用上來順手。

「不用勉強自己。」真璃手裏忙著,話說給一旁繃緊神經的九連聽。九連一向不喜這種熱鬧場合。

真璃左顧右盼、兜兜轉轉勤於拍攝,任由九連以劍鞘將她與群眾隔出一線空間,並引導她前進的路線。

「沒事。」九連維持一貫的冷漠,戒備著途經的所有魂靈。「別費心思在她身上。」
他才希望真璃多用心在自個身上,別老為那妖精耗費心思,對方又未必領情。

沒回應九連,真璃只是不停按壓著機關,拍下展場四面八方的瞬間,青春臉龐看上去興致盎然、不厭其煩。

她清楚顧懷殿會給淹海閣送上詳實的活動記錄,而她想以自己的方式、角度轉述展場實況,就算朝夏大人看不上眼也不要緊,她只想為朝夏大人做些什麼。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