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後山林瀰漫綠植和泥土的氣息,地表景物潤澤而零亂,雀鳥尚未鳴啼。

「不行,妳不能幫她。」劍鞘橫檔腰前,阻止真璃彎腰下探的身勢。

真璃苦著臉,仍不死心伸長手。

因為太可憐了!




其實九連不確定用「她」代稱眼前的生物是否妥當,他甚至無法分辨眼前生物究竟歸屬哪界所產,太詭異了……

二魂懸立沼澤溼地上,雨後的沼澤,墨綠水色更為混濁,泥濘中盡是雨水沖刷下的殘枝碎塊。爛泥腐植中,依稀可見半顆人頭高突靜止的水平線上。

更精確來說是一名女子困陷沼澤中。外突的頭部勉強能辨識出是個人類女子,或為掙扎下沉、或為土石掩埋,女子全身深陷爛泥裏,僅剩半張臉袒露泥水上。

若非微弱的吐息和罩身的綠光,困陷泥濘中的女子幾乎與死屍無異,根本不會發覺女子是個活體。

他們因委託任務路經此地,奇異綠光引起他們關注,進而在深山沼澤發現此人,但九連無法辨明女子是生是死。

女子的生命仍在延續,但是籠罩女子周身的通透綠光在維持女子的性命——那是維持土地生氣、一地草木四季循環的自然之光。

一介人類,身上豈會有自然之光?……她還算「人」嗎?

不過平靜二十餘年,世道再起亂象,怪事層出不窮,如今又遇此等異事,九連更為憂心不已。




遲遲不見真璃罷手,九連難得親手拉回真璃,回身但見真璃癟嘴含淚,同情心氾濫的模樣,九連再搬萬用警句告誡真璃。「不能擾亂因果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

一方是運行七界的大道之一——因果,牽一髮而動全身,面對因果,無輩膽敢輕舉妄動,而她和九連僅是七界中兩個再渺小不過的存在。

一方是即在眼前的危難,荒山野嶺,人跡罕至,光憑身上塵土便知女人困囿沼澤有段時日了,她無法自行脫困啊。

兩強相交,真璃十分為難。

九連安慰真璃。「放心,接下來就是枯水期,此地泥沙多,水退了,她或許能自行脫困。」

天知道女人爬不出沼澤,但他不要真璃胡思亂想、節外生枝。誰曉得接觸這異類會引發什麼影響?這僅是他們委託任務途中的一個偶然,根本不應涉足多事。

不過倒能作為借鏡……

「你做什麼?」真璃問的是九連進行的動作——再自然不過的取出採樣用的吸管和收集瓶。

「她很特殊,或許可以……」察覺平靜下隱藏的怒意,沉吟片刻,九連試圖輕描淡寫帶過。

下刻真璃豎眉瞪眼,厲聲嚴拒。「不可以!我們已經見死不救,不能再拿她採樣!」

面對真璃的強烈反對,九連不動聲色,一個反掌,默然收回採樣工具。

然而多年共處,真璃對九連一舉一動瞭若指掌。九連現下的沉默只在虛應故事,他根本沒打算放棄。

「你要是背著我偷來的話,我現在就拉她上來!」

她早學聰明了,以前年幼不懂事,只會一些「不跟你說話」、「不理你」的蹩腳手段,九連完全不痛不癢,九連不怕被無視的靜謐和煎熬,他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感受,除非是她的權益受損,九連才會終止行動或另謀他法。

果不其然,九連的面具臉出現猶豫不決的裂痕。「真璃,這很有可能……」

「對,都為我好。」真璃斂睫沉聲說道。「如果我不幫她,還要利用她,那太……我不喜歡這樣,我寧可選擇兩不相干。」
她不喜歡九連如此,為了她,無論是非對錯,什麼都做得出來。

毫無歧見的相處並不容易。

「好,我們離開。」九連不願為了不相干的偶然而與真璃鬧得不愉快。

二魂依依不捨離開深山沼澤地,接續中斷的委託行程,獨留如死屍的女子深陷泥濘。不同的是真璃懷著歉疚,九連目光深沉、內藏算計。





——3《沼澤綠光》完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