甫過夜半三更,九連現身老舊沒落的商業街區。

一步一步,九連走進尋常活人無法察覺,瀰漫一片腥紅的結界裏。

這次委託目標在眼前荒廢的商辦大樓裏。由一樓的殘破招牌,勉強辨識出大樓曾有間婦產科診所。

此刻九連身側並無真璃隨行,真璃不會知曉今晚的委託。九連隱瞞真璃進行此類任務很久了。




步入大樓內,接觸目標地。只見室內留存的辦公設備凌亂一地、佈滿塵垢,看來棄置已久。在活人眼中僅是等待重建的廢棄辦公室,在身為鬼的九連眼內完全是另一回事。

氣場混濁又骯髒,積聚的怨氣進逼臨界點,四周飄散著腥紅污黑的穢粹。此地是個發展成熟的縛靈地,甚能直接影響人界的實體活物。

難怪不及撤離設備,診所人員當時想必走得匆忙。


視線調離不具意義的辦公區,九連步履深入結界的中心點——手術室,手術室的情況已非糟糕二字足以形容。視界所及盡為黑壓壓的一片,源源不絕的怨念自半掩的門扉傾瀉而出。

碰!

不明物體疾速衝向九連,未及接觸九連魂體,便遭乍現的光耀陣法反彈,撞上牆壁,沒入滾動的漆黑中。

九連面色不改,似乎一切在意料之中。

前車之鑑告訴他,韃朵夫人不在意手下的死活,她的委託向來不屬業報輕微的工作,他早已嚴陣以待。

口語喃喃,九連反手取出符籙往眉眼貼去,符籙消融,九連眼眶透著點點赤金,眼前的漆黑怨念看來透明。小心踩穩每一步,九連走進手術室。




窄小的手術室擠了十幾縷人魂,更精確來說,是人類嬰兒的魂魄,人界俗稱「嬰靈」。由於結界縛鎖,十幾個嬰靈全困囿於此,怨氣長時間交互感染,多數嬰靈已非慈眉善目,小小魂體透著青紫,還有一、兩個怨氣衝天。

九連認出最初攻擊他的嬰靈,或許曾遭術法反彈,嬰靈對他僅是怒目相向而未敢造次。

對峙沒有維持很久,怨氣衝天的兩個按捺不住,施壓全體群起攻向九連!

下秒九連全身攀滿十幾個嬰靈,身形幾近隱沒。不具任何知識或技能,嬰靈們唯有使用最原始的攻擊方式——囓抓踹打,但所有攻擊皆被重重法陣隔絕在外,傷不了九連一絲一毫。

能達傷害之效的並非拳腳攻擊,而是恨極、怨極的怨念,才真正一點一滴侵蝕、破壞著防護陣法。

九連定靜啟口:「跟我走。」

「為什麼要跟你走?你以為你是誰?你以為你救得了我們全部嗎?」

兇戾的嘶吼在耳畔炸開,結界猛烈震盪,氣場更為紛亂,怨念的氣旋在結界內亂竄,碰撞聲四起。

九連清楚其中包藏多少無助和挫敗轉化而成的忿恨及怨念,嬰靈們此番宣洩實屬正常。




有的為償清果報,有的滿心期待開展新旅程,各懷其因前來人界受胎,豈料卻成為嬰靈。

若患有殘疾而墮胎也罷,偏偏只因一時貪歡、性別偏好,有些甚至違背人界倫常,心懷「清理乾淨」的態度躺上手術台。

況且鬼界的辦公效率不佳,受胎前通常得經歷曠日廢時的等待和準備,一切辛苦只換來噗的一聲,又得從頭再來,能不氣嗎?

多次受胎失敗後會產生怨恨。為什麼是自己?為何是這般父母?為何命運如此乖舛?

而此地嬰靈更慘,困囿縛靈結界,成了地縛靈,日日夜夜承受撕肉碎骨的折磨。




「她需要你們。」面對這些嬰靈的命途,九連無力解救亦無意解救,唯能漠然告知他能透露的部份。

韃朵夫人著實惡劣,想必老早預料這般走勢,才不准他報上她的名諱,如此一來,破壞一地的縛靈氣場和強擄嬰靈的業報全算在他頭上,他還得自負魂體及陣法的損傷。

即便如此,韃朵夫人也不見得會告訴他他企求的情報。

九連反手取出合掌大的漆黑陶罐,將身上的嬰靈一一抓下、封入罐內。

「我恨你、我恨你、我恨你——!」最後封罐的嬰靈滿目血紅瞪視著九連。

儘管嬰靈全身佈滿黑紫怨氣,仍能識出魂體有著數不清的拼補痕跡。

可憐,喝了孟婆湯,什麼前世、理想全不復記憶,唯二記得的是拋棄自己的雙親,以及死亡的苦痛,連自己要咒詛誰都分不清。

或為憐憫,或為歉意,九連啟口。「我知道。」

語畢,九連前額立刻裂開一條五公分長的深痕,不會見血,但痛入心扉。





——4《嬰靈》完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