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呼——這兒還真難找,還好我有帶御風符。」
一隻小豬飄浮半空,仔細一看,小豬牽了條細繩到大眼同伴身上,給大眼同伴拉著飄。

四眾沿緣時方嚮導指引的路線,攀爬於崎嶇難行、植被稀疏的山道上,途中處處是毫無防護的絕崖和毀損失修的階道。

時光荏苒,人界不比以往,商業開發繁盛,工藝技術日新月異,鮮有人類到達不了的地方。而魂靈所行道路與人類可不相同,為減少雙方的因果影響,還得配合節氣流運、當地氣場來活動——總歸來說,盡可能做到「天時地利人和」。

為今日的任務,真璃一行老早提出跨界申請。以鬼魂來看,此地不僅地勢險要、氣場欠佳,還語言不通,所以他們準備了高等級的萬語符籙,外加老猴當隨行翻譯。




「你們願處理甚好,此物據地已久,我們也難處理。」接待使者十分客氣,見面時彎躬拜了又拜。

「老猴,他說什麼?」朱朱湊近問。

「不重要,你走你的。」老猴一掌推開朱朱。

「肯定說了什麼不好的,連翻譯都懶。」好奇心不得滿足,朱朱擺個臭臉,跟周唐耳語去。

真璃、老猴,再加朱朱和周唐,今日遠行人界,來到過去他們在人界時也未曾造訪的地域——九連的故鄉。相較多數交通便利的地域,九連故居仍是地勢險要、出入不易的光景。


「本地一切平和,唯氣場震鎖,生靈勿近,怎樣也繁榮不起……」

如觀光客一般,跟隨使者短捷的步伐,四眾自山腳徒步上無步道的小山丘。在山腳時看不甚明,愈往頂端愈益清晰。茂密大樹獨自兀立光禿的山丘上,淡紫的葉配上透白枝幹,日光下看來不甚真切,這是一般人類無法看見的樹木。

使者及老猴一行距樹五尺遠便停下,唯獨真璃持續前行,直至葉影籠身,視線佔滿蒼白才止步。真璃昂首探看、輕徐吐納,感受樹木的氣息。

這就是九連留下的東西……


「他知道卻沒動作,代表他無意此事,妳不該插手涉足。」老猴如往規勸,卻常是勸退不了即成現實的預示。

「九連他就算灰飛煙滅也不會有動作。」真璃斬釘截鐵回道。

「我支持真璃。」

「支持。」

朱朱、周唐紛紛舉手以表贊同。老猴瞪大金睛,炯炯目光逼退只會空言、無法負責的兩隻。

「你知道我會做的。」真璃回首看向老猴,神情堅定。

老猴扶額嘆氣。「就算是他的東西,他沒有需求,一樣不會連結。」

「總比什麼都不做來得好。」真璃不顧老猴反對,迎身擁上雙手無法環抱的樹木。




若非那日撞見信使,她硬逼老猴吐實,恐怕永生不會知曉發生過這樣的事。

她就知道有問題……

九連或許無所謂,可她不想九連有後悔的一天,他的生命夠多後悔了。

當年九連離開故土,留下了自己部份的意念,時輪轉移,留下的意念竟化為樹木外型的結晶,落土扎根、日益茂盛。樹木既非靈體、亦不屬於人界的產物,多麼突兀的存在,甚至導致故土寸草不生、氣場閉鎖。




兩炷香時間過去,氣場景物分毫未改。朱朱、周唐耐不住性子,扭動起僵直的魂體,真璃持續虔心默禱著。

就在朱朱、周唐懷疑預示失靈之際,一絲流風曳過——經歷數百個春秋、始終固守的氣場開始鬆動,一點、一點,氣場周界出現大小不一的破裂剝落,流風趁隙遊走四方。頃刻間,日光透葉篩落,流風穿過枝枒,枝葉婆娑作響。

樹的形體不再牢固,開始分崩離析,盡化無數光點,飛落真璃身上,飛落整座山丘,散佈半片天空。接待使者在旁連連驚呼。


真璃流下久違的眼淚。

「妳有修行,淚水太多會影響這裡氣場。」耳畔響起老猴懶洋洋的牢騷聲。

朱朱趕緊遞上巾帕,舉高小水桶預備承接淚水。

隨光點飛逝,九連死亡時支離破碎的記憶及意念,一點一滴摻和進真璃的情感裏,真璃的淚無法停歇下來。

「他們為什麼不帶他一起走?為什麼不帶他一起走?」視線糊成一片,真璃嗚咽問道。

「過去了,真璃,那些是以前的事了。」老猴淡然仰望即將消逝的瑩光天幕。

死亡是無可奈何的事,無論多麼哀傷,死亡如期行進。





——6《過往之樹》完


--

第六章結束。
章名「任務」,但實際上我想寫一些生活日常,希望你/妳會喜歡本章。
新章就是終章,終於要解脫了~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