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入金光後是一片早已習慣的空白,頃刻間空間轉換,視線尚未聚焦,耳畔傳來陣陣澎湃浪潮聲。

真璃心緒微微抽緊。糟糕,只顧找韃朵夫人算帳,忘了目的地可能不在小須彌吶……

視覺還復清明,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睽違三十多年、熟悉又陌生的身影。

陰影裡的女子依舊是絕豔中透著恐怖、跋扈張揚的模樣,只不過視角的改變,韃朵夫人不再居高臨下,真璃能夠平視韃朵夫人的全貌。

握牢拳頭、咬緊牙根,強迫自己冷靜下來。自己已非遇上仇家便氣急攻心、喪失理智的年紀,既然無法勝出,至少得兩敗俱傷。

真璃一面怒瞪藏身陰影裏的惡鬼,一面快速持符唱訣,打算儘快釐清自己身在何處。

自己宛如置身碉堡內部,房間四面是未經打磨的粗糙石牆,壁窗窄窄小小的,遠觀之下看不清外邊景緻。微弱光線在室內交錯出大小不一的明暗色塊,雖然暗了些,已足夠她看出個大概。

而韃朵夫人高坐她華麗寶座內,陰影恰巧掩去其神情,但能想像那不懷好意的笑意。




「小丫頭,妳還真敢來。」陰影中傳來輕蔑調笑的聲。韃朵夫人自然不意外真璃的出現。

真璃聞言輕哼,不以為意。通常聽聞「丫頭」這類字眼,直覺含有輕視意味,但她到了這把年紀,被叫「丫頭」反倒甚感欣悅。

符籙生效燦光,真璃確知方位後更為訝異。自己已離開小須彌的範圍,一跨跨了好幾千里,現在位於人、妖兩界間的縫隙,也就是三不管地帶。

為什麼韃朵夫人要大老遠跑來這裡?

——去離小須彌,全憑己意,以和持之。

一個靈犀閃過,真璃明白了韃朵夫人刻意外設別莊的用意。

「原來……妳走漏洞……」真璃眼神流露點點憤怒及恐懼。
從來無輩膽敢有過這種妄想和作為,難怪這惡靈現在也敢對九連下手。

去離小須彌、去離小須彌……根本就是鑽開山宗旨的漏洞!

「是又如何?」
光影變換,韃朵夫人惡意的微笑盡收眼底。只見韃朵夫人傾身,露出一口白牙。「喜歡我給妳的外貌嗎?」

怒意在魂體內沸騰。

打從自己一入韃朵夫人的地盤,韃朵夫人有的是時間了結自己,這惡鬼卻好整以暇看待她調查環境,更甚與她閒聊,分明不把她放在眼裡,只把她當作一時玩樂的玩具。

「我不會再讓妳傷害九連,妳永遠別想傷害我們。」字句鏗鏘有力、咬字清晰。真璃也分不清究竟算冷靜,抑或咬牙切齒?

「妳在說什麼笑話?我幾時傷害過你們,不都你們自願的嗎?」韃朵夫人聞言失笑,彷彿聽聞世上最好笑的笑話,笑聲連連不止,簡直要笑翻了。

真璃死瞪笑顏逐開的韃朵夫人。她超想罵髒話,聽這惡靈說話真是侮辱自己。

難道不是當初妳綁架我,逼得九連無計可施,只好委屈九連親自來求妳嗎?

「是他自己來找我,我可沒逼他。」收起笑聲,韃朵夫人勾起曖昧狡笑。

真璃神色僵硬,無法回嘴。又再鑽漏洞……其中確有九連的自由意志,但說自己全無責任就太過無賴了。最會顛倒是非當屬妳這惡靈了。

「閉嘴,我不想再聽妳說半句……」真璃微微斂去注視韃朵夫人的目光。

「下賤的東西,什麼時候輪到妳叫我閉嘴了?」韃朵夫人起身,潑辣回道。




真璃忍不住摀住雙耳。

三十多年了,自己或多或少有所成長,但聞韃朵夫人所言仍是止不住的懼怕起來。韃朵夫人僅僅開口說話而已,她佈下的防護陣法也會燦光感應,她不能再聽韃朵夫人的任何話了。

真璃記起以往與老猴的討論。就他們蒐集的田野資料顯示:韃朵夫人的攻擊模式向來傾慢不傾快,對戰期間甚少見到法寶或術法的運用,可言談卻多且切中對手隱私,常導致對戰者的精神蒙受極大摧折。

可見韃朵夫人的攻擊需要時間,擅長料敵心思,係屬言靈一類的精神攻擊,所以最佳退敵對策便是速戰速決,切莫拖延!


「不要廢話了。」真璃朝韃朵夫人撒開十幾道符籙,符籙漫天飛舞,佔滿視線。

本應發揮效用的符籙,卻在觸及韃朵夫人之際,突而反向直撲真璃!

碰!符籙與防護陣法相抗,併熾出燦金耀紅的陣陣強光。

真璃完全不及反應,她頭一回遇上這種事——有標記名諱的符籙竟會反向攻擊施術者,前所未見!

「看得出妳在保留實力。」韃朵夫人輕笑,下秒厲聲叱喝。「憑這些凡夫俗子做出來的東西,妳以為奈何的了我嗎?」

真璃輕嚥一口,不想韃朵夫人發覺她的慌張。那些符籙可是她花了大筆紅燭,從有口碑的符籙師買來的呀,韃朵夫人居然說凡夫俗子?

老猴不愧為他們一眾的領導,分析完全正確,必須速戰速決,但有個大前提——她和韃朵夫人實力懸殊啊。




韃朵夫人獰笑,笑過了頭,唇線咧到耳際,只剩驚悚。一股迴旋的暗流扭曲了韃朵夫人身後的景緻,轉瞬暗流向真璃襲來!

散佈身前的五、六個防護陣法大放白熾光耀,亦隨之破陣黯淡。情急之下,真璃緊急釋出符籙,符籙向四方放射狀飛昇開來,擴展出一個多角形結界。

但如同韃朵夫人所言,符籙一遇暗流便直接敗陣,毫無招架之力,暗流錐尖眼見就要刺進真璃臉顏!

「退——」

轟——無名大水傾瀉而下,正面衝擊暗流,旋即吞沒暗流。

水潮泗流漫延,視線所及大放光明,下起濛濛細雨——唯有真璃四周下著細雨。

兩道衝擊相斥、力道過猛,竟直接破壞碉堡的結構,四面牆垣全給掏空,梁柱歪斜一邊,連帶屋頂塌落下來,天光照射進來,景物頓時變得明晰。

真璃氣喘咻咻地注視因為自己而驟變的一切。

完了,真是無法收拾了……

這可不是什麼「我本來不想用這招的」,她是沒招了,不得已用上這招。才開打不到十分鐘,她就用上最終秘密武器,這便當會不會發得太快了呀?


她做鬼所受的教育是趨吉避凶,前輩們亦如此行事。自個又資質平平,外加九連不鼓勵,她毫無機緣學習攻擊性術法。 就算遇上大災禍,九連和老猴會身先士卒擋下來,自己從未經歷大陣仗、強敵環伺的場面,根本不懂如何應對強到破表的敵人。


「我可不會賠給妳哦。」真璃手抓鋼骨紅扇、眼盯韃朵夫人,絲毫未敢懈怠。

這借來的鋼扇雖是最終秘密武器,但威力未免太大了吧,再這樣下去,碉堡恐怕很快就成一座廢墟……不,一堆碎石才對。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