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妳帶了有趣的東西。」韃朵夫人的笑容沒了,目光直視真璃,似乎對毀壞的碉堡不感興趣。

韃朵夫人右手往側一揚,身側顯現一抹似假還真的絳紅身影。絳紅的龍首比韃朵夫人整身還大,外露的利齒恰如釘拔,皮膚上佈滿大大小小的疣,眼窩深陷成兩個窟窿,不見眼珠,但見森然紅光自窟窿中發散,一閃一閃的。

龍首看上去十分可怕,可惜紅龍身影殘破不堪——韃朵夫人又利用亡者嗎?但真璃相信龍首殘影應當仍是威力十足。

「我倒想看看,妳能用這玩意撐多久!」話才說完,韃朵夫人右手即刻指向真璃,龍首殘影大張利口咬向真璃!

「呀——」未及思考,真璃急揮第二扇。

這回更厲害,大水伴著旋風,化作一排水龍捲,直接搗毀龍首殘影;同時毀了足下建築,碉堡結構開始瓦解,地板擊成碎塊、直落基底,橫樑裂出大縫、斷成兩截。

失去立足地基,真璃立即唱訣施術,保持自己騰飛於空。韃朵夫人似乎不需施行任何術法便能凌空原地。

「呼呼……」真璃的喘息更為劇烈。
韃朵夫人究竟靠什麼做到看上去完全不用施術啊?




韃朵夫人並沒留給真璃喘息的空間,完美體態後湧現一團團灰濛濛、黑糊糊的黑影。

不細看還好,一細看不得了,真璃本能的顫抖起來。這惡鬼究竟還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?

起先她以為又是暗流之類的無形攻擊,但黑影裡頭卻有一顆顆輪廓模糊的頭顱,什麼種族都有,妖魔鬼怪、人、動物……少說有上百顆大大小小的頭顱在黑影中浮沉,每顆頭顱不是充滿驚懼,就是痛苦哭號的神情。

打得贏嗎?

並非她不信任阿曼奴大人製作的法寶,她確信法寶能擋下任何攻擊,更甚克敵制勝。她不信任的是自己,自己恐怕承受不住抵銷那充滿頭顱的怨潮而產生的業報。

這招真狠,沒實力絕對扛不了的攻擊,擋與不擋皆是輸。

不過遲疑一下,怨潮便招搖眼前,似要吞噬一切。

「唔……」真璃後退半步,高舉起手,鋼扇就要揮下。




霎時,一道紫雷貫穿怨潮,勢若中天的怨潮轉眼分崩離析,雷電尾絲兼且遊走於真璃頰側。轟隆聲中,一分為二的怨潮猶如泥流,緩緩匯流回韃朵夫人身後蟄伏著。

「別再揮了!」

耳聞熟悉不過的清逸語聲,真璃看向語聲及雷電的源頭。既矮且瘦的身影懸立真璃前方右側,恰巧與真璃、韃朵夫人形成三角制衡的局勢。來者全身看來風塵僕僕,盡是塵土碎屑,似是百里加急趕來的。

「老猴……對不起……」真璃紅了眼眶、語聲哽咽。
她都做好魂飛魄散的心理準備了——卻還是給老猴添了很多麻煩,老猴原本不必淌這趟混水的。

但老猴來了,至少代表這場勝負懸殊的定局有轉圜的餘地了。

「妳一開口就道歉,咱後面如何說妳?」老猴毛茸茸的掌指維持著結印,燦金猴睛緊盯韃朵夫人。

「還有,妳不能再用阿曼奴那把扇子了,她那把鋼扇是直接汲取使用者的精氣,不是妳能用的東西。」
阿曼奴這傢伙,出借法寶前也不說清楚副作用。真璃再揮下去,還沒打倒韃朵夫人,她自個就先陣亡。

「難怪我覺得有點渴……」低覷紅綢鋼扇、手撫咽喉,真璃迅手將鋼扇收得無影無蹤。




「我沒見過你……」韃朵夫人瞇眸迎視老猴的目光,喃喃輕語。

老猴半途加入戰局,戰況不再一面倒,韃朵夫人明顯審慎許多。然而高手過招,檯面上看似中場休兵、雲淡風輕,老猴還得閒叮囑真璃,檯面下實則波濤洶湧,彼此都在找尋對方破綻,等待一舉擊破的時機。

「哦,原來是尊者啊。」似乎瞧出什麼端倪,韃朵夫人斂睫輕笑。「原本我和你應無牽扯,沒想到為了這小丫頭,你願意做這麼多……」

韃朵夫人手一攤,神態自若。「你想如何?今日之事與你無關吧。」

「咱只想帶真璃回去。」老猴定靜訴出此行目的。

韃朵夫人面透薄怒,很不耐煩。「你別忘了你『中立者』的身份。還是說……你以為憑你現在的模樣能全身而退?」

向來從容的猴臉有了為難,遲遲不見老猴再度出聲。




夾於兩強之間,真璃唯有屏息靜聽的份。

可事態發展似乎有些不對勁。原以為能扳回一城,可依韃朵夫人攻守不一的言辭,真璃不敢肯定了。韃朵夫人道出她未曾聽聞的字眼,而且那些字眼似乎讓老猴相當困擾。

韃朵夫人知道了什麼?老猴有什麼是連她都不知道,而韃朵夫人卻知曉的?

老猴和韃朵夫人的實力毋庸置疑,但王不見王,雙方始終未有得見的機緣,遑論大打出手的可能,根本無從判定孰優孰劣。

即使老猴和韃朵夫人光談不打、笑臉盈盈,真璃身處其間,深深感受何謂劍拔弩張、懸於一線的氛圍。一氣場陰暗高壓,一氣場光明強大,兩個皆浩大圓滿,不露一絲破綻,相較之下她實在有夠弱小的。

——倘若不為救她,這場勝敗,老猴肯定無需如此為難。

但真璃不敢輕舉妄動,自己亦為勝敗中的一環,稍有差池,她或恐成為老猴戰敗的致命點。




「咱不會見死不救。」思忖片刻,老猴一瞬也不瞬,沉穩宣告結論。

老猴身側突現一團白光,熒熒旋繞的光輝,以及周圍膨脹的氣流預告著即將傳送物品到來。

咻——碰!

「Ya hooo——感動的相聚時刻來也!」

魂未到聲先到,漸漸隱褪的白光中出現了不該出現的傢伙:眉開眼笑的小豬和略顯靦腆的青臉大個,青臉大個肩背還馱了個人型符籙立板……不,被符籙包裹全身的人形。

「咦?救命啊——」
歡欣氣氛維持不到一秒,初來乍到的朱朱和周唐因腳踏懸空,又無預備御風符,馬上進行自由落體大運動——往下掉!

周唐眼明手快,一手抓牢老猴腳踝,一手攔腰抱緊符籙人形。驚聲尖叫的朱朱則緊抓周唐的腳掌,再一點一點朝上攀住小腿肚。

「你們兩個來也罷了,幹麼帶九連來?」猛然加上三魂的重量,老猴身勢不變,但扶額大嘆。

「勝利時當然要有感人的重逢啊……還沒打完啊!」朱朱終於注意到上方龐大詭譎的氣場,昂首一見韃朵夫人本尊,全身唰地褪了色彩。

「完了完了,卜筮又失準了……」周唐頹首喃喃,彷彿快要放棄求生意志。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