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們快帶九連回去!」真璃急道。

又不是打麻將三缺一,現在多一個都要命吶!連她總共四個拖油瓶,老猴怎麼打得贏?

「唔……」朱朱再三囁嚅,豬顏轉而埋進小腿肚,低低氣音傳出。「我們以為打完了,只跟歐陽買單程票,回不去了……」





「不會見死不救是吧……」沉默已久的韃朵夫人再度啟口。盡佔先機優勢,韃朵夫人的聲是掩不住的興奮及殺意。

韃朵夫人話未落完,老猴已然唱訣施術,三道落雷各由上、中、下三方向,包夾直擊韃朵夫人!

轟隆——老猴金眸內不存慈悲,只剩肅穆。天時地利人和盡在敵方,只能先下手為強!

韃朵夫人咧開邪魅笑容,蟄伏身後的怨潮即刻團團圍繞妖嬈身軀,盡數承接紫雷攻擊,紫雷電得怨潮中的頭顱發出淒厲尖叫。 趁怨潮代受之際,韃朵夫人發動攻擊。

「我看你怎麼全都救!」韃朵夫人一揚手,一抹陰影罩上真璃、朱朱和周唐的頭部。

「啊,有火!」

「火、好多火!」

朱朱、周唐慘叫,兩手拼命拍打自己的臉。雙手一鬆,朱朱、周唐,連帶著九連,三魂隨即下墜,迎面的是未及魂飛魄散,卻也粉身碎骨的結局。

幻覺!老猴高速俯衝,趕在自由落體運動之前,傾身撈起奮力掙扎的二魂。

「九連!」真璃起初亦為幻術所魘,分神了片刻,但見九連墜下,瞬間掙脫幻術,飛身抓住九連魂體。

因為是最初階的幻術,不比強大術法的前置準備,幾乎不用什麼條件便能立即施放在目標物上,同樣的,只要略有修行亦能自行掙脫、破解此幻術。

這點出乎老猴意料,向來走浮誇華麗風格的韃朵夫人,居然使出最初階的幻術,直覺便是蓄意而為,其中必然有詐。

「你倆清醒一點!」老猴喚著仍在掙扎的朱朱、周唐。
奇怪,已經去除他倆身上的幻術,這兩隻還在手舞足蹈個什麼勁?快睜眼啊。





老猴才揮去魘在朱朱、周唐身上的幻術,韃朵夫人立即送上第二波攻擊。

自韃朵夫人身後,怨潮宛如洩洪傾瀉湧出,直撲老猴而去。攻入老猴領空的同時,只見怨潮轉瞬一分為二,分流襲向真璃、九連!

砰!真璃瞠目注視著閃避不及的攻擊。

她才捉住九連,回身便見耀眼的金光屏蔽在眼前顯現,下秒偷襲的怨潮撞上金光屏蔽,製造出巨大撞擊聲。撞上屏蔽的怨潮立即潰解,只不過這次怨潮再也無法回復原狀,紛紛碎成飛煙塵土,隨風散去。

這跟先前的截然不同,前面的攻擊分明在玩她而已!

老猴清楚韃朵夫人並非省油的燈,但他也是,豈會不諳聲東擊西的手段。





然而怨潮前仆後繼、源源不絕,絲毫不讓老猴有思索對策的餘裕。

金光屏蔽退去,改換老猴親自上陣。

碰、碰、碰!陣陣怨潮有如連珠砲,被老猴的高速揮拳一一打退回去。再一個擺腿、踢出下沉風切,順勢削去偷襲真璃那方的怨潮。

老猴的重拳改以二連擊,破開怨潮之際,剩餘拳風打上始料未及的韃朵夫人,拳風頓時轟掉韃朵夫人的左肩,韃朵夫人蹌踉了下,中止了攻勢。

老猴本欲趁韃朵夫人停下攻勢的空檔,一口氣拉近與真璃、九連的距離。甫跨出一步,剎時直感襲心,不良的預感硬是壓下邁開的步履。

老猴驀然回首。

上天依然不站他們這邊……

一直躲藏老猴身後的朱朱、周唐,此時蜷縮魂體不住顫抖。由四肢末端開始,怨潮的灰黑蛛網迅速在二魂魂體蔓延開來。

「你不救他們,他們真的會灰飛煙滅哦。」韃朵夫人手護右肩,優美唇線彎起純然惡意的笑。

老猴或許實力堅強,無懼韃朵夫人任何攻擊,但老猴身後的朱朱、周唐可不同,只消些許怨潮的殘渣碎屑沾上身,都能要了修行淺薄的二魂小命。

右肩的傷勢拖延不了幾秒鐘,韃朵夫人護住右肩的左手鬆開、輕輕一彈指,彼端的真璃面前驟現黑底紫斑的巨型骷顱頭,大張深不見底的口,眼看就要吞沒二魂。

「你就輸在太過仁慈……」

時間差距過短,老猴無法同時顧及兩邊,救這邊就死另一邊!





真璃雙手提挈纏滿符籙的九連,昂首便見巨大骷顱頭直俯而下,她眼內充斥骷顱空洞裏的無盡漆黑。

來不及了,她來不及揮扇反擊或閃避了……

——答應我,不要輕易許願或是承諾。

電光火石間,真璃思緒中浮現久遠以前,有著如歌嗓音的一句話。

三十多年前聽來毫無頭緒的故事警語,現在想來卻意義非凡。

真璃毫不猶豫,朝哭號的無邊黑暗啟口:「我希望……」

豈料後頭的字句突然消失了——她的聲音沒了。真璃訝異的睜大水眸,一再試圖發聲,卻仍是空有口形、不聞其聲。

時光彷彿靜止,這一瞬好長好長,長到骷顱大口都還沒吞下她和九連,她甚至有餘裕思忖自個的聲音哪去了。

一隻手掌冒然搭上真璃肩頭,真璃愕然側首看去。只見九連已然甦醒,臉上的符籙鬆脫,露出既焦黑又死白的側臉。

真璃茫茫然撫上自個的咽喉,發覺是九連給她施了消音術。

「我希望真璃平安無事。」九連直視前方,目光溫和而安詳。

「不要——!」真璃聽見淒絕的尖叫聲從自個喉口爆出。

她依稀能夠預見數道白光穿透九連,九連魂體漸薄漸無,形神俱滅的光景。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