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內有血腥暴力慎入
#來個12禁好了



背後襲來一股力量,我被迫向前蹌踉了好幾步。

我被推了?

誰推我?

我立刻穩住腳步,回身想看清是誰所為,豈料又是猛烈一推!



——我被推落天壇,天上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。

跌落時,天界最後一個畫面是:一張豔麗的女人臉蛋,眼神有著濃濃的妒恨及哭意。




我從至高天墜落八荒,直落蒼海青池。
流雲自耳畔飛逝,沒有任何攀附、支點,我摔入青池潮水中,直落水面的力道震得全身發麻、靈魂都暈。

海兵蜂湧而至,我被團團圍住,我知道我完了。

「有天女!」
「抓起來、抓起來!」

骨肉分離的聲音、劇烈的疼痛,痛得我前仰又下跪。
事情發生太快,我甚至不確定自己有沒有尖叫出聲。

海兵怕我逃跑,扯下我的羽衣,七手八腳將我四肢扯碎。
剩餘軀幹固定木樁上,又在我的後背劃開一血口,植入珠母,想拿我養珠。

而沾有我血肉的羽衣亦被撕成片片碎塊,鎖在寶盒內,讓我永不得法飛回天庭。




我不懼怕肉體的痛苦,我只擔憂我的羽衣。

我是神佛座前聖舞跳得最好的天女之一,舞藝超群且致力佛法,神佛也曾誇讚過我的舞姿。

我還想在佛前舞蹈,與仙樂共伴。
那神聖安寧芬芳的日子,要我在佛前跳一萬年也不厭倦。




被用作養珠蚌的日子過了一百多年,
吸取我精元的元珠已有半個背部大,因珠母與肉體互斥, 我的背經年處於腐爛狀態,
精神也一直渾渾噩噩、好不起來。

我不斷思考:
我到底做了什麼導致如此局面?為何天界沒派任何使者救我?我被遺棄了嗎?
轉念又告訴自己不該質疑佛法,其中必有緣因。

如此反覆思量了百年,未能有解。





待我有力重組骨肉,取下背後養珠,反抗海兵時,我近乎瘋狂、近乎成魔。

我好恨、好恨她,我與她素不相識,卻被她推落天庭,落到這般境地。

百年隱忍終得出口,我抱頭崩潰吶喊,靈魂在神性、魔性間掙扎,
壓著屠盡一切的念頭,我硬是專注著神性,試圖降低魔性的存在,
但混亂的氣場將衝上前圍捕我的蝦兵魚將全震飛出去,
瞬間遍地死傷,海兵潰不成軍。



打開寶盒,片片斷斷的羽衣飄離寶盒,一絲一縷在眼前重組,
羽衣仍如當年光鮮柔麗,不似我的手腳滿佈補痕。我淚盈眼眶。




我飛昇天庭,雲氣在身側流逝,洗去我一身蕭索。
重回神佛前、金蓮座上,舞出我至今最好最美的舞蹈。
舞畢,所有天女向我跪禮,而推我墜海的天女淚流滿面。




重回天庭那刻,我便知憎恨是愚昧無用的,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,我要繼續努力參習佛法。

然而自我歸後,推我墜海的天女終知悔改,有意彌補她的罪孽。

但我無意與她有所牽扯。
我無法理解即使犯下惡業也要與其結緣的執念,
也無法理解有此惡念的人,為何仍能安然待在天庭、做個天人。


劫難過了便過了,我已失去不少修習佛法的時光,實在無意再為她花費任何時間心力。
我避她避了三百年,一再將她的愧疚拒之門外,她三百年都無緣彌補她的過錯。




上天說:妳不肯原諒她對妳的過錯。

我看著一望無際的洗白天空。
我不懂,我只是認為有更重要的事得做,她彌補與否,於我而言著實不重要,也不在意。



上天又說:妳如此自私、斷絕情慾,以至毫無寬大、從不替他人著想。


上天判我轉世為人,我與她互換立場,體受對方的感受,償清果報。
她會是萬眾矚目,但得承受無數窺視、莫名惡意的人生。
我去體會碌碌無奇、求而不得的痛苦,再外加蒼海青池三百多條命的業報。

青池海兵還在一個個排隊控訴我的罪狀,我無語跳入輪迴。





--
後記:
首先感謝老妹提供這麼好的標題~!(我不太會取標題)
現在很流行要取個引人注目的有趣標題,我要好好練習。

這故事源自我十年前作的一個夢,
很少有夢可以讓我醒來還記得一清二楚,甚至過了十年,記憶仍舊鮮明。

前陣子聽到前輩的話:你可以逃,但宇宙很有耐性,也總有辦法讓你完成該做的功課。
所以我現在寫出這個故事了。


如果你喜歡這個故事,請順手給它個讚,也歡迎留言,謝謝~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lisha 的頭像
Alisha

阿麗莎無所事事

Alis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