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眾踞蹲於房門口,一個開鎖、一個把風、一個發獃打發時間。

負責開鎖的大個子屈身跪擠於房門口,身旁煞有其事備了一堆五花八門的工具。只見工具換了又換,手勢變了又變,還來回觀測推敲好幾次。

「咦?沒上鎖耶。」

三眾裏身形居中、在旁發獃良久的猴樣男子,百賴無聊掏掏耳窩。
「一般來說,上鎖才招引注目吧。」


「可裡頭明明有……」開鎖的大個說到一半,頓了一下,生怕被聽見似的壓低聲量:「九連不像是不小心謹慎的類型啊。」

「好了沒?不是說門沒鎖?還進不進去啊?——對了,我的『化身』還行吧?今天造型得不錯,大概在我帥氣排行榜裏有前五名呦。」
負責把風的個頭最小,身子捱在牆角、回首頻頻催促,說完又扯扯自己的帥氣「化身」。

把風?還真把個風咧!朱朱我現在倒在這兒睡上一天,恐怕都不見有魂靈發現呢。
這裏什麼都好,就是「魂靈太少、房間太多」這點不好,來來去去總遇不到半個鄰居。不過現下可好,這回私闖民宅可沒目擊者了!



開鎖的大個子轉身回嘴,口氣十分不以為然。
「你幹麼整天浪費時間在『化身』上?誰會看啊?」
每次辦事前耗一堆時間在朱朱準備「化身」上,結果有八成五都誤了時辰!


「你以為你空空的腦袋懂什麼?我現在不就給新來的有欣賞我的機、會嗎?」小個子未居下風,講得面紅耳赤、吹鬍子瞪眼睛。





這兩隻也算奇才了。儘管短時間不會有任何魂靈經過附近,但在別魂房門口渾然忘我的吵嘴也忒過大膽了吧,誠然不防房門口裝設音感防盜的可能性就是了。
無意搭理同伴的喳呼,猴樣男子默默掐指卜筮,不消十回捻指旋即復位。卦象為吉。起身挪步,輕抬右手將門一推。

「哦——」
門扉無聲向內大敞,指鼻拌嘴的兩魂即刻轉移目標,齊聲嗟呼。

「我先!」
大、小個子疾步奔至房門口,其間輔以手腳相互推阻,爭先搶當第一先鋒。豈料一個左腳絆右腳,雙方相偕預備以傾跌之姿登場。


「等等。」兩魂身後響起輕逸語聲。
猴樣男子指勾同伴衣領,而自己口中喃喃,目光炯炯環視打探房內情況。

「謝謝……」
「最愛你了——」
整身傾斜橫空的大、小個子回首,是兩張泛紅含淚的感激之臉。
話語甫落,勾衣領的手指頃刻扳直,兩魂下秒痛呼撲跌門檻前、臉顏吻地去。


靜觀兩個同伴撫著發紅鼻頭、笨拙爬起身來,猴樣男子不時瞟探房內,慢條斯理啟口:
「事情果然不是你們兩個呆子想得那麼簡單。不能再進一步了,九連……這小子在裡頭佈了陣,整個密密麻麻。誤觸讓他知道也罷,弄到自己受傷,還是上面知道就適得其反了。」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