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.24 新增2


「我說……你好歹解釋一下……」

「要解釋問他呀。」老猴頭也不抬,手直接往旁一比。

小庭園內,除老猴繼續埋首整理材料,三魂全暫放手邊事。朱朱、周唐忙著搓手思忖最佳脫罪說詞,真璃則瞠目結舌的昂首呆望——因為很難不瞠目結舌。

好、好大哦!

「妳沒看過水獺啊。」老猴現下和顏悅色,心情與庭園景緻同樣明朗。

真璃頭也不回的直點頭,全然無法轉移視線。

她是沒見過水獺,而且還是這麼大的水獺,比周唐高很多,幾乎有兩個老猴高呢。又高又壯,像棵大樹的水獺,溼潤的眸子和鼻頭,灰棕色毛皮,一動作、一吐納,嘴邊長鬚便會抖個不停。



大水獺斜睨平躺花草間的九連,昏睡不醒就算了,包木乃伊似的,全身貼滿紅紅黃黃的符籙,只露幾撮頭髮以供辨識。

「我也還算是個殿長,你們這樣,我很難跟上面交待。」厚重毛皮下難辨大水獺的神情,但其聲溫和敦厚。

老猴昂首、瞇眸含笑。「不打緊,你可以裝作不知道,桑迦問起,咱不會提起你的。」

「殿長——」小豬開始哭天搶地、捶胸頓足。「冤有頭、債有主,千錯萬錯都是九連的錯,我什麼都沒做,您可要明察呀!」

朱朱自個演得盡興,大水獺僅予以一記注目禮,視線又調回老猴那兒。老猴已不在原位,卻站於眼下,一臉興致盎然,兩手抱舉大睜水眸的雛子。

「瞧瞧,你把小傢伙嚇到了,全怪你這模樣,還不快哄哄她。」老猴將真璃一把塞進大水獺懷中。

「哄?」大水獺俯視一臉無辜、不敢言語的真璃。

「哦,她最愛玩飛高高。」老猴的回應卻顯然是臨時決定。

大水獺似是信了老猴的說詞,深怕碰壞珍稀藝術品一般,指爪輕握真璃腰際,讓真璃在自個胸腹間緩慢飛上飛下。

老猴伏於石桌,肩頭連連抖動,高低不一的笑聲自肩窩不斷流洩,甚至全體停下動作、望向老猴,笑聲未見中止。
良久老猴才挺身、抹淚笑問:「周唐,你不是有買什麼留影法寶?快拿出來拍一張,咱寄去『荒禍』那兒,讓祂們也笑笑。」

「不是留影法寶,那叫照相機……」周唐聲如蚊蚋,泛綠的臉更為青綠,黑眼來回逡巡著老猴與大水獺。
……他才沒膽拍殿長,更不想跟「荒禍」扯上關係。



長鬚隨吐納沉靜的擺動,大水獺未因老猴的戲弄而顯不悅,彎下身放真璃落地,確定雛子站穩才鬆開指爪。

「雛子,方才妳怕嗎?」大水獺蹲下身問。

真璃平視圓亮灰眼和有她半張臉大的溼潤黑鼻,心思瞬間轉移,目光盈滿躍躍欲試的好奇。「不怕。」

與其說怕不怕,不如說真璃未及反應生來死後的第一次飛高高便快速結束了,一切唯言不知所措。

大水獺站起偉岸身軀,轟隆隆轉向老猴。「你鬧我也罷,不要牽扯雛子。」

「事情不就你口中的『雛子』和九連聯手造成的?」

大水獺皺起眉,老猴的回答似乎並非他要的答案。

隱藏毛皮下的尖銳指爪敲了敲與其同高的大紅煉爐。
「這不是最新型的快速煉爐?你怎麼拿得到?」話說這煉爐的製造者現今仍下落不明……

「怎會拿不到?門沒關,咱也有寫借據。」老猴往煉爐投擲五顏六色的藥材。

「阿曼奴她在?」大水獺灰眼圓睜。

「她不在。」

開發法寶開到製造者都深陷其中不是什麼新鮮事,只是陷到堂堂邁入第六年……這「身歷其境」法寶開發完成後,應能大大提昇小須彌的防禦工事。

「欸,還以為可以不用分擔工作了……」大水獺垮肩大嘆。

彷彿記起未完成的工作,大水獺踩著轟隆隆的腳步,晃擺大而扁平的長尾踱離小庭園,最終消失在簷廊彼端。



「殿長放過我們了——」

聽聞朱朱猶如重生的呼喊,老猴回首,只見周唐扶桌拼命換氣,而朱朱跪地呈祈禱姿,喃喃自語、淚光閃閃。




扭轉真璃業報的格局中,九連負傷最重,雖能維持外型,但精元泰半流失,魂魄損傷甚劇,需要時間來復原。老猴僅為喝幾口水的幻覺痛,休養半日即無大礙。而真璃不見高燒昏迷、水流成河的現象,逐步朝著健康溺死鬼之路前進。

小須彌縱有傷醫,卻礙於九連是私自行動,以及真璃偷渡客的身份,不便帶九連上北渚殿就醫。權衡事態的輕重緩急、利弊得失,只好聽從經歷最資深的老猴的意見,土法煉鋼——將九連丟進大煉爐裏煉製。


「可以不要把九連放進去嗎?」仰視望而生懼的大爐,真璃訴出心中疑慮。

「為什麼?」

「九連不能拿來煮湯……絕對不行!」真璃小臉漲紅、眼角泛淚。

沒講就不知道嗎?她忌年再小,也看得懂煉爐上大大的「湯」字啊!就算死了,就算變得跟愛玉一樣透明,九連是同伴吶!怎麼可以熬湯喝掉?更何況九連沒死……




2

在場哄堂大笑。

「哈哈!很好,我很久沒聽到像樣的笑話了。」老猴見著真璃憋屈的模樣,問道:「怎麼,妳不哭了?」

「不哭,因為『無濟於事』。」真璃抹掉滑落臉頰的淚珠,又撐大眼、強忍淚意。
老猴沒說她不能哭,可自己光會哭,也幫不上九連任何忙,他們又沒一個肯說九連發生什麼事……

「臭雞蛋!」朱朱雙蹄護擋真璃,對老猴張牙舞爪。「真璃妳別理他,盡會欺負弱小。想哭就盡情哭吧!」

朱朱自以為是獻上小木桶,真璃一見空木桶,不僅淚意全無,愁緒也瞬間被另種情緒取代。

「臭雞蛋?」滿手藥材的老猴回身,十分詫異朱朱給自己的新形容詞。

朱朱見外突的猴睛,抱頭喊道:「我、我可是你的恩人,救過你,你別忘了!」

恍若未聞朱朱所言,老猴轉身拋丟藥材入爐,揀選石桌角落五顏六色的碎石。

「你不能否認……」朱朱繼續追纏老猴,喳呼個不停。




大煉爐另端,周唐大目閃閃,神色滿是崇敬,向真璃介紹:
「阿曼奴大人的快速煉爐很有名的!號稱全能萬用爐,其中有個功能就是修補魂魄。」提及熱衷嗜好,周唐全然不見語滯。

由於盛名又萬用,湯字型號快速煉爐的售價光想到就快淚流滿面,放眼整個小須彌,僅有殿長等級膽敢租借。

「修補魂魄?」真璃復述初聞的新詞。

周唐點頭如搗蒜。

「怎麼修補呢?」熬湯跟愛玉還相關,「修補」和愛玉能扯上關係嗎?

眨眨眼,兩魂默然對視,周唐搔首:「……不知道。」

「我們可沒喝湯補身的偏好。」
老猴兩三下打發掉前恩人的糾纏,加入兩魂的討論。後頭的朱朱陰雲罩頂,緊盯蹄中紙卷。

「修補是把『好料』跟九連一起丟進爐裏進行煉製。待破損魂體修補完工,便還妳一個活蹦亂跳的九連。」老猴抬指比劃小庭園內成堆成疊、什麼都有的材料。

「這些都是『好料』嗎?」真璃像個好學不倦的學生,連連提問。

老猴面透難色,搔首道:「呃……這有點複雜。妳覺得什麼算好料就全丟進去,反正魂魄會自動選擇最適合修補的材料。」




老猴塞了一堆不知名的花草和五顏六色的石頭,直言保證煉製完成會比金剛還壯。周唐本著民以食為天,放了能吃上半年的紅燭香火。

「朱朱,你的笑話集不要丟進來。」封爐前的準備工作接近完成,老猴手攀爐緣,一一檢視爐內的煉製材料。

朱朱見被棄置於地的自編笑話集,不平辯駁:「這是個好機會,說不定九連就此一改孤僻寡言的個性,笑口常開。」

「像你這般風趣的九連?」老猴視線專注爐內狀況,從容問道。

小豬聞言開始臆想,腦海浮現的是團團渾沌不明、帶點詭譎的馬賽克景象,硬逼自己揣摩下去,卻換來爆炸性的一片空白。

「對不起,我錯了……」小豬喪氣拾起淒涼委地的笑話集,不得不承認老猴這次的判斷實在中肯。

「雛子……妳有想放什麼東西進去嗎?」周唐探問閒涼無事、緊盯木乃伊九連的真璃。

除了老猴,三魂不諳煉爐操作,只能閒涼在旁,無聊的發慌。

縮蹲的真璃偏首思忖,水眸靜靜環顧小庭園一周,垂首撫過自身衣裙,最後問:「放我自己可以嗎?」

「不行!」在場三眾異口同聲。

「……我沒有東西可以放。」真璃訥訥吐言,不料大家立即直言反對,朱朱、周唐甚至反對到面露驚恐。

偷渡客就是這點麻煩,妾身不明,遇見任何一界的公務員都得迴避,原本能享的福利也全沒,孑然一身,擁有的僅剩自己。

「不然放妳的眼淚進去吧!」朱朱興奮提議。
溺死鬼什麼沒有,就是水最多,而且為真愛流下的眼淚,有夠浪漫的!

「沒東西能放,說些『早日康復』的吉祥話也行,九連聽得到。」
老猴指揮真璃、周唐各就各位,不著痕跡轉移真璃的注意力,暗渡真璃進入安全地帶。慘遭漠視的朱朱,唯有獨自跪地上演悲情小劇場。



待老猴置妥肩上的九連,周唐噴射般直線躍起,高飛過煉爐一尺有餘,背著九連輕巧落入爐內,老猴隨後跳攀爐口指揮周唐。

「周唐叔叔好厲害哦。」真璃首頸直向後仰,睜大了眼。

「沒什麼,他也就那點本事,小須彌裏一堆都會啦。」朱朱老大不爽的撇過頭。

未久,周唐溼身探出爐外,一改前刻的英猛姿態,像隻八爪章魚、小心翼翼攀下煉爐,僅剩老猴在爐頂繪符施術,進行最終封爐動作。轉眼爐口封閉,爐底竄起簇簇火焰。

「九連要煉製多久呢?」沉甸甸的爐蓋在眼前閉闔,真璃難掩擔憂之情。

「再啟爐要三個月後了。讓九連在裏頭慢慢熬吧,妳得先管妳的事。」老猴躍下煉爐仍一臉輕鬆寫意,看向真璃時,目光已成專注凝斂。

「我的事?」真璃下意識緊捏自己的手。
又是這種表情,她說不出是哪種表情,可老猴準備說重要事情就會出現這種神情。

雛子藏不住心情。
老猴嘴角勾勒出弧度,毛茸茸掌指揉亂了真璃一頭秀髮,搞得真璃滿頭霧水,雙手忙於梳整頭髮外,狐疑目光頻頻探向老猴。老猴見此又愜意的笑了。

「是啊,很多事。」

在「抉擇」之前,雛子得先具備相應的基礎知識,改善口無遮攔的現況,畢竟有個莽撞行事的朱朱在旁推波助瀾,難保在九連復甦前,真璃一縷幽魂便已香消玉殞。既然來到小須彌,這裏便不會讓真璃當個枉死鬼。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