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內盡為熟悉不過的景緻,九連知道自己又作夢了。

日光溫暖充足,白牆紅瓦印染淺淺暖意,烏木花窗外,小庭園花木繚繞,樹影隨風婆娑,金黃葉片旋落其間,鳥鳴零落不噪。

這是他與老猴初識未久的事。他總忘不了那平靜安詳的白日光景,以至於日後遭逢重大事件,便常夢回此情此景。

死了還會作夢可笑嗎?探求不出僅存靈體的自己作夢的成因,只能確定並非符籙咒術的外力所致,他便認作夢是宣洩一時壓力而有的作為。



「看著你,讓咱想起有個傢伙說過:『年紀大是不管用的。』,這話還真印驗了。」老猴朗聲重複同樣的台詞。

九連再度沉浸過去的光景氛圍。閉目和衣浸泡浴桶中,縱然不需呼吸,仍留下口鼻以供吐納,過肩長髮在清冽浴水中飄動。

是了,自己空得年歲,卻沒習得任何知識和技能,累積的也盡是些負面,對於拓展死後生活沒大助益的經歷,頂多稱得上抗壓度較高,確實是「年紀大不管用」。


「別把水喝下去啊。」老猴背對九連、坐倚浴桶旁,九連自是瞧不清老猴神情了。

當時老猴引介他進淹海閣自學,卻遭閣長朝夏嫌棄滿身穢氣而三拒閣外,為此老猴特地取來天川水給他淨身去穢。

天川的水質過於潔淨,任何生靈皆無法在天川裏長久活存。「天川水能滌去一切不淨」,這般性質反倒適用於暫時性的淨污去晦。

長久以來,老猴以友相待,十分關照自己,從不擺長輩、前輩的架子。他發覺老猴不同於自己,是個卓然立世、逍遙自在的魂靈,七界中唯獨小須彌,或能暫且留住老猴的蹤跡。

單憑自己是無法留住老猴,無法長久仰仗老猴的。

老猴曾指點他,無論生前死後,緣聚緣散乃屬常事,自己得獨立些。他頷首稱是,他再明白不過,可他仍心感不足,即便往後周唐、朱朱加入同伴的行列亦是如此。

直至真璃出現,長久以來的不足感漸而弭平,九連認定自己有了努力的目標。



「你不能把她當作替代品。」
水波外,老猴的模糊身影如是說。

我沒有,我沒有把真璃當替代品。

我知道不能這樣想。我承認曾有霎時的妄想:真璃可能是在我承受無數苦難後,命運賜給自己的禮物。我清楚不能這樣想。

儘管她坐在水邊的神情是如此純淨無垢、脆弱易傷,與當年的自己極為相似,我也知道絕不能這樣想。

我知道不能這麼想。


該醒了。白日幽夢不宜久留。
思緒暫且擱置一旁,九連起身,天川水自頭頂流淌漫延而下、遍及全身。





青焰已熄,爐溫轉涼,萬事具備,只待吉時一到,便能啟爐視魂。有水獺殿長的協助,小庭園少了許多好奇圍觀的鄰居,僅占據三三兩兩的觀眾。

老猴先行攀爐查探煉製成果,再謀後動。雛子各方資歷皆言淺薄,談不上幫忙二字,真璃唯能昂首靜候一旁,緊盯爐口乾著急。

「妳放心,卜筮卦象為吉,沒問題的。」朱朱目光閃閃,豬蹄擁住真璃雙臂。

而真璃的視線聚焦爐頂,大半心思不在朱朱的盛情演出上。


未久,施術完畢的老猴示意待命的周唐上爐。周唐旋即低調攀爐,昂藏身軀盡入煉爐中。圍繞小庭園的魂靈往煉爐中心靠攏,個個探頭探腦、議論紛紛。真璃給圍觀的魂靈擠到邊上,個子小無法突圍群眾,眼巴巴盯著爐口。

九連平安,九連是平安的!
自己再也不會有心跳聲了,但此刻她覺得心口的聲響,隨著群眾鼓噪及自個的期盼,越來越大聲。

首先探出的是周唐青綠的臉,緊接瞧見伏靠周唐背上的九連——濕漉漉外加一身藥味。確認肩負穩固後,周唐向下一躍,預備的陣法生效,噴散出緩衝氣流,二魂安全落地。

隨後躍下的老猴立即接手,卸下九連靠坐於地,接過朱朱遞上的乾布,橫空揚展,乾布包覆九連全身,老猴開始著手替九連檢查。



緊閉三月的眼簾緩然開展。素布的遮蔽使光線更為柔和,散亂混濁的視線漸而攏聚明晰,眼前出現熟悉的光景。
周遭細語接連不斷,身影流竄不歇,停滯的視線幽幽移轉,終至想見的人魂身上,未再移去。

……要我過去?
九連視線定焦於真璃,真璃睜大了眼。僅是默然凝視,然而懵懂間,真璃瞭解了九連想傳達的意念。

這樣好嗎?這樣可以嗎?
知曉因果業報後,真璃已然無法毫不考慮便妄斷行事,尤其是九連,她不想因為任何過失,再次傷害九連。

九連困乏開闔雙眼,目光越過忙於檢查的老猴,再次示意真璃。

真璃深感侷促不安,偷覷週邊魂靈的反應——完全無魂注意到她。老猴三眾正給群眾團團圍繞,無暇分神顧及她。老猴手拿五花八門的道具,頻往九連魂體探去;朱朱搭檔口拙的周唐,向觀眾賣力演說自己英勇救友的故事。


「九連……」真璃再看九連,什麼猶疑不決瞬間無影無蹤。

九連抬起手臂,手心朝上,用盡氣力,緩緩向她招徠。

淚水湧現眼眶。

算了,不管什麼因果業報了,如果待會真有業報出現,就照朝夏大人所說,揍他幾拳便兩相抵銷!

「九連!」真璃小步衝刺,鑽過群眾,再小心翼翼輕擁斜靠煉爐的九連。

九連覆手真璃背部,氣力不足仍緊緊不放。

「九連、九連……」太好了,九連平安無事,他回復原狀了。



九連斂下清冷無波的眉眼,虛弱魂體琢磨著已然陌生、卻再度死灰復燃的感動。

他好安慰、好安慰,即使他不確定現在心緒演繹出的能否算作安慰。
真璃復原了,不見昏睡水溢,模樣與初見她時一樣健康,更無須懼怕地縛鎖靈、魂飛魄散。 真璃的康復比什麼都好、都開心,比起他的復原、他的靈魂都更值得他開心。



「魂體尚虛,看上去暫無大礙,還得再給傷醫詳細檢查。」老猴無視沉浸復生喜悅中的二魂,自顧自的完成初步檢查。

儘管在場無輩留心老猴的宣告,老猴仍開心的笑了。



對了,太高興了,她差點忘記要告訴九連的話。

拉開與九連的距離,迎視其目光,心懷滿滿感激,真璃鄭重言謝。
「九連,謝謝、謝謝你!是你,我現在才能活著。」

失去了很多,但九連給予她的也很多,她沒想過當鬼還能有唸書學習,吃想吃的食物,交很多朋友的一天。她很開心,她很感謝。

「——不對,我已經死了,不能算活著,那該怎麼說呢?」



--

第四章結束。
故事至此破六萬字,也剛好做個小結,追煩了、想解脫的讀者正好趁現在(?)
十幾天後再開新章。
這次確定會休十幾天,有好多事要做。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