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唐遙望群眾包圍的小攤位:排隊隊伍繞了一圈又一圈,裡頭坐著個眉目伶俐的小男孩,由於個頭太小,還加了墊高木箱,以免群眾淹沒了身形。只見小男孩一臉愉悅的接過連綿不絕的委託紙籤。

周唐戳了戳自個的魁梧上臂,油亮大眼泛上一層哀愁。

這次雙料冠軍肯定又是雄二大人了……

委託展另設有競賽排行榜,委託數量最多或難度最高的小須彌眾,將獲頒一紙冠軍獎狀。雖是非實質報償的競賽,報名評比的仍不在少數。

這世界不能光看表面,外觀看似幼童的雄二大人卻是委託展的雙料常勝冠軍,哪像自己……九成九的委託都被孽鏡臺退件,而且攤位租金也不便宜,幾次下來,自己也沒臉再去租攤接單了。




老猴一進展場便死盯著展場背景的巨大白龍,直至此刻終於撇開視線,環視四周。

「桑迦大人跟你……說了什麼嗎?」周唐湊近身問。
老猴的眼神有多種功用,和桑迦大人對視這麼久,肯定在交流什麼重要消息,不會純粹互瞪而已。

老猴僅僅一抹淺笑,視線晃到攤位上。「沒什麼,想拿石頭換黃金,傻了才跟他換。」

真璃停下手、回身插話:「桑迦大人又怠工了?」
若非幾番親身經歷,實在看不出望之儼然的桑迦大人是個三不五時鬧情緒、想請辭不幹的管理者。

「他哪回不想?反正沒替手,他不會罷工的。」老猴撇嘴搖手,轉身探頭身旁的攤位去。

真璃昂首再看,只見白龍目露兇光,嘴邊逸出陣陣白煙——桑迦大人看起來非常不爽呀。

朱朱急衝回來,彈跳道:「你們停下來做什麼?我的翡冷翠幻彩馬卡龍快沒了!」

老猴、九連互換眼神,各自帶開逛展。老猴三眾往岔道左側移動,九連留待原地,任憑真璃自由發揮,自己則亦步亦趨隨侍在側。本來有意逛展就只有真璃、朱朱兩個,他們三個僅是陪客而已。




袖珍鏡頭裏,各形各色的種族成了百彩的萬花筒,聽不明的異界語言成了熱鬧悠揚的重唱。

每回身在其中,真璃總沉醉不已,這是無法空想,非得親身體會的美妙空間。對某些生命而言,這一瞬間的畫面就是他所有的世界,小小、色彩斑斕的世界。

咔嚓、咔嚓,鏡頭流暢滑過,真璃倏然移開掌鏡的手,眨眨水眸,彎起唇線,凝睇前方不遠的攤位——一只雕花簡單的木盒靜靜擱在攤上、隱隱透發綠光。展場上多的是更稀奇有趣的委託,真璃偏覺那兩掌寬的木盒對眼。

輕巧點步,豔紅衣裾飄過群眾,真璃移步目標物前,蹲下身,景物更顯清晰,雙手忍不住扶上木盒兩側。

「真璃,等等。」身側同時響起九連冷然的聲。「還不清楚合適性……」
九連彎身勸阻,披垂的長髮半掩神情。

一隻大手探出、穩穩拉回木盒,真璃抬眼,總算留神看向承租攤位的男子。路人甲外型的男子坦然坐於攤裏,似笑非笑的直瞅自己。

「可以開嗎?」真璃並沒縮回手勢。

「這位小姐,何不聽妳身旁先生的建議,先媒合合適性再說?」男子傾過身、手肘壓上木盒,笑對美麗的少女。

隨男子話落,九連正起身打量男子。

男子跟手中木盒一樣,乍見平凡無奇,並無特別之處,但這才是男子特別的地方。他一眼便認出化身人形的男子為妖,卻瞧不出男子是何妖怪。

妖通常外貌醒目,不是沉魚落雁,便是驚世駭俗,用化身術也沒什麼,重點在於男子完美隱藏了自己的原形,不留一絲氣韻,外貌看上去就像個普通男人,他尋不著原形半點蛛絲馬跡——原形乃妖的弱點,針對原形加以應對,能更輕易控制、擊倒妖。

看來對方是有備而來。

男子不慌不忙解釋:「雖然委託的那位不計較此行成敗,但我身為受託者,總不希望空手而回。」

委託展也接受非親自委託的情形,不過此類任務通常不是什麼好委託,不是原委託者見不得光,便是委託十足吃力不討好。

「也是。」真璃站起身。
男子態度不卑不亢,看不出有刻意刁難、擺態的樣子。

男子隨後主動遞上媒合紙籤。



「我來。」趁孽鏡臺暫停運轉之際,九連將自個的忌辰籤條放入黃金抽屜,回身向真璃討媒合紙籤。

無視九連再自然不過的舉動,真璃將手裏兩張籤條硬塞進抽屜、再關上,黃金轉輪旋即飛快旋起。

「是我要接的。」真璃望進九連漠然無波的眼。
她能接受九連共同參與,但不接受僅讓她在旁陪同任務。九連總是保護過頭!

媒合結果不出真璃所料。本來委託事項對她和九連就不算難事,報酬亦為常見、合理的祭拜供品,只要委託方沒造假,媒合成功是順水行舟、勢在必得。

領著勝利笑容的真璃將媒合紙籤帶回攤位,男子看完露出歉意的笑容。
「抱歉剛才如此失禮,實在是這只能再開兩次了。」

「不要緊。」再次合抱木盒,這回沒了阻擋,真璃回首向九連:「我開哦?」

九連僅是維持一貫的面癱臉,靜靜投以注目禮——那意謂著九連同意了。



敞開盒蓋,柔綠光芒中飛出數粒閃爍的白光點,視線聚焦旋飛的光點,一個閃神,棚頂連綿已不復見,四周換成了葉影交疊的景象。

真璃不感訝異,此等現影術比起阿曼奴大人的「身歷其境」法寶,不過小兒科而已。

昂首探看四周,深綠、淺綠層層交疊,現影術顯現出一個綠意盎然的山谷。一線飛瀑懸掛谷間,垂降如鏡的水潭,山景十分秀麗。

瀑布水聲嘩啦嘩啦,但聞水聲中有著斷斷續續的音調,豎耳諦聽,是笛音,笛音清脆悠揚谷間,譜出時而呢喃低迴、時而激越高昂的樂曲。

不一會,笛音摻和進婉轉女聲,女聲吟唱著不知名的語言,與笛音交織出動聽的歌曲。

然而四周景緻快速轉換,綠植凋敝,水線纖細,只餘留披上深綠的常綠樹林。是季節更迭。

歌曲持續不輟,只是山谷再復綠意時,女聲漸弱漸小,終至絕響,獨留笛音空迴谷間。曲調未改,不知為何,真璃但覺此刻笛音聽來孤寂。



剎那間,神識抽離,五感又充斥委託展的喧鬧和色彩。回來了。

真璃抬眼看去皮相平凡的男子,男子一瞬也不瞬瞅看自己,似乎等著她的答覆。

吸了吸鼻子,真璃回首向不明究理的九連。「我們要接這委託,我們接定了。」

縱使那些籤條、現影皆未言明,但她肯定徘徊山谷的樂曲是情歌,還是首找尋愛侶的樂曲。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