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.09新增3

光影斑斕的殿外通廊正有兩魂喧鬧著。更精確來說,是一魂直指另一魂叨唸。

「累死我了——我個子那麼小,能做這種苦工嗎?」

「虧你周唐個頭這麼大,還自稱力拔山何,需要的時候根本派不上用場。」
朱朱酸溜溜地斥訓周唐,而拄杖的周唐一臉靦腆,儼然將此行當作自個的責任了。

「……我們何不用御風符?」周唐訥訥提議。
雖然他們尚未學會御風術,但用荷葉隨便包裹便一路拖回來,對受傷的多年同伴實在太失禮了。

「御風符……」朱朱大翻白眼。「你以為現在還是五十有找的年代呀?御風符整整翻價十倍了,『你』哪來的錢?」
不提還好,一提傷心。通貨膨脹真是無所不在、七界橫行,叫他這一級貧戶不勝唏噓呀。





「周唐,你說該把九連藏哪?」朱朱手搖蒲扇,垂眼看向此行的主角——荷葉裡傷痕累累、昏迷不醒的九連。

絕不能讓真璃見到現在的九連,否則真璃肯定拉他玩絕地尖叫之高空彈跳來抒發壓力了。

山門通知他們前去領魂時,他們還不敢置信呢,畢竟九連有三十多年沒大病大痛過了。

「不、不先請傷醫嗎?」周唐瞪大巨目。
朱朱說得一付要殺人藏屍的樣子,九連還有氣的。

朱朱一愣,乾咳兩聲後緩道:「……請是要請,可照電影情節,通常冤親債主此時會趁主角負傷休養來個趁勝追擊。如此一來,九連還是死路一條。」
而且電影女主角蒙難之際,男主角通常也會適時出現解救一下女主角。

好巧不巧,視界邊緣真的出現豔紅身影,朱朱、周唐差點尖叫出聲。

女主角真的登場了——不過是來解救男主角的!





真璃默然走向擱放於地的荷葉包裹,蹲下身撥開層層交疊的荷葉,最先入眼的是一隻體無完膚的焦黑手掌。沒有停頓太久,真璃繼續無聲無息剝除遮蔽魂體的荷葉。

面對這窒息的沉默,朱朱、周唐還寧可真璃大哭大鬧。

無衣物掩蓋的部份便已滿目瘡痍,衣物下的魂體狀況可想而知。縱然不見血,九連仍是遍體鱗傷,僅剩幾分精元維持住魂體,眼下十分虛弱——很韃朵夫人的作法。盡往死裏整,卻留你一口精元吊命,不僅免去弒魂的業報,還待日後後會有期。

「這是什麼?他臉上怎會有這個?」真璃謹細捧起九連臉顏,審慎觀察。

太奇怪了,簡直像是蓄意的……不同於魂體其他部位,九連左頰保留大半完好肌膚,上頭僅有一道樹枝狀傷痕。

朱朱探頭見了直打哆嗦,不禁快嘴咕噥。「哎喲,我就說應該有的……」

「什麼意思?」明亮大眼即刻盯上朱朱。

「別問我……」朱朱趕緊雙蹄遮眼、撇過頭去。

「好好,我說……」禁不住巨大水壓的視線,朱朱告饒。「妳也知道那些傳言,我一直以為給衣服遮住了……」

朱朱說得隱晦,為的是規避因果業報,真璃大致瞭解朱朱話中所指。她知道九連曾與韃朵夫人有過往來,也聽過不少韃朵夫人的傳言:凡韃朵夫人掌管的魂靈,必定有隸屬晝晦宮的記號。

原來是這意思……

真璃不吭半句,可美眸大瞪,身軀微微發顫——她是氣到顫抖。

那魔女居然給九連弄上像奴隸、牲畜一般的炮烙!靈魂的傷疤可是永遠好不了的,即便投胎轉世,新肉身也會帶著靈魂的舊傷疤,太過份了……





「等等……這裡是通廊呀!」周唐驚慌出聲。

我的天啊,怎、怎麼問話問到最後變成這種發展?光天化日下,真璃居然在公眾場合扯開九連的前襟排釦!

「你們兩個轉過去,不許偷看。」少女刀鋒般的眼神、強勢的口吻,兩魂飛快背過身去。

轉過身的朱朱雙蹄作勢掩住視線,忍不住一再嗤嗤竊笑,臉上盡是雀躍。
「他們終於有突破性的發展了!」

對於朱朱的竊竊私語聊八卦,周唐倒是納悶不已。「奇怪……看不出九連有好轉呀……」
而且身為鬼魂,沒有肉身,亦不見最近有月老來訪,能有什麼發展?根本一點搞頭都沒……

「這才是超越一切的『真愛』啊。」
沒有青春肉體,沒有繁殖激素,亦無月老牽線,甚至正面的體感通通都沒了,還能如此「袒裎」,這不是傳說中的真愛,是什麼呢?


朱朱頻頻得意頷首,接著豬頭小心翼翼轉回去。

「你做什麼?……真璃說不能偷看的。」周唐趕緊扳回豬腦,氣音提醒朱朱。

「誰都不能阻止我見證真愛。」朱朱正氣凜然撥掉大手,周唐反覺自己想歪了。

「難道你不好奇嗎?真愛。」宛若大師開示,朱朱努力合理自己的偷窺。

周唐搔搔光裸大頭,似懂非懂,朱朱趁勢拉攏周唐作伴。「沒關係啦,真有非禮勿視的狀況,我們再轉回來……」

轉回身偷覷到的,卻非朱朱預期的香豔火辣場景。

只見宛若焦炭的男子平躺空闊通廊上,少女頭伏男子臂彎無聲哭泣著,看來十分淒涼。若非真璃肩頭微微顫抖,朱朱、周唐不會發覺真璃強忍著哭不出聲。

真璃一手擱放九連臉上,九連雖衣衫襤褸,但衣褲安然原位,扯開排釦什麼的好比幻覺,恍若從未發生。





3

手撫過頰上深痕,眼望彷彿不再甦醒的九連,淚水崩潰決堤。淚水滴落九連臉顏,真璃快手抹去,只怕淚水痛了九連的傷口。

思及自己之後的去處,真璃又不禁鼻酸,想趴在九連懷裏大哭,又怕再創九連的傷痛,唯能低倚臂膀、手揪衣角以告片刻安慰。

好難、好難……慷慨就義真的好難。在朝夏大人跟前說得豪氣,實際實行時仍是難如登天。

並非自己畏怯毀滅的未來,只是即將灰飛煙滅了,她卻無法選擇死法及對象——因為韃朵夫人而魂飛魄散,感覺實在好差,太不值得了!

捨不得……捨不得九連……怎會這麼短呢?為什麼她跟九連的時光這麼短呢?




以活人年紀計算,自己不到跑人生走馬燈的歲數,可如今腦海不斷湧現三十多年做鬼的歷歷回憶,還淨是些不愉快的事,真是不祥的徵兆……

……多少年了,韃朵夫人折磨九連和她多少年了?

一次又一次,自己歷經數不清的陣法和藥物測試。她明白九連的擔慮,可三十多年過去,自己坐在陣法裏也膩了,有多少次想制止九連的衝動,全因九連專注的目光,衝動全又縮吞入腹。

九連的心神始終離不開韃朵夫人暗示的框架,看出去的視界總是灰暗狹隘,偏偏構築框架的責任一半歸她,因為她,九連才變成這般誠惶誠恐、畏首畏尾的模樣。

她不在意這身外貌,不在意未來走向何方,但求九連能從韃朵夫人的惡戲中走出一點,一點也好。




猶記九連初次引用天川水作為測試材料的那天,她終於明白九連身上時常出現的異象為何。

即便再深沉豔絕的染料、再馥郁濃厚的氣味,凡七日內接觸過天川水的部位,任何染色氣味均無法沾染上身。天川水過於清冽、無色無味的特性,反而暴露出九連的所作所為。

長年朝夕相對,她又不是笨蛋,豈會不知九連為了自己去見韃朵夫人?可九連為隱瞞這項事實,每次密會完都用天川水淨身。每當九連魂體無臭無味,真璃便知他又見過韃朵夫人了。

天川水會害死九連,再如此淨身下去,天川水終有一天會將九連清潔得一乾二淨,半點不剩。

不想九連這麼做,不想九連受傷,不想九連接觸韃朵夫人,不想九連困鎖迷牢,不想九連再為她犧牲半分——他是她的九連,她希望九連在亙久無盡的冥歲中,過得更自在、更幸福。




該是斬斷孽緣的時候了。她要九連永遠平安。

真璃坐起身,手背粗略抹掉滑落的淚水,俯下視線再望九連一眼。
「幫我看著九連。」

「妳去哪?」朱朱抬頭望真璃,雨後天青的明朗神色卻透著說不出的古怪,讓朱朱心生不安。

真璃凡事以九連為重,有什麼比受傷的九連更優先呢?一切應如以往,哭完收工回家,周唐也正著手再把九連包回去。

「我要把事情解決。」琢磨可能的影響,真璃十分審慎脫口的言詞。

「……妳……該不會?」朱朱瞬間豬毛直豎,慌亂起來。「妳醒醒呀,誰都不會幫妳去找死的!」
即使沒有說出什麼有去無回的關鍵字,可不用卜筮也知道結果,韃朵夫人耶,根本是新手打大魔王,絕對say goodbye!



朱朱所言拆解來說更正確——由於無輩能幫,所以必死無疑。

論因緣親疏,老猴是最適合求援的選擇,偏偏老猴早獲孽鏡臺遴選,前去人界執行監視任務,已有半年未歸小須彌。

往殿長等級以上尋求協助也不可行。三宮上、六殿下,就算是六殿之長的桑迦大人亦不得跨級越權。況且若向管理層級求援,九連擅與韃朵夫人接觸的內情便會曝光,到時報仇不成,責罰反倒先下來。

而真能管這事的,卻依然視若無睹、默不吭聲……




朱朱、周唐一魂一邊,手拉手圈住真璃。

「都忍幾十年了,不差這一時半刻……」周唐臉色乍青乍白,勉強擠出一句勸退。

「對、對,你說得好。」朱朱點頭稱是,豆眼盈盈期盼望向真璃。「我們一起回去吧。」

真璃不意外朱朱、周唐的言行。屬於弱肉強食中弱勢的一方,縱然無端遭受迫害也只能含淚度日。因為被欺凌得太久,久到成為習慣,自己都認定遭受迫害、壓榨是理所當然、永生不變的宿命。那絕非悲劇故事裡的主角,充其量不過是隨風委地,誰都不認識的路人甲罷了。

「別說了,我已經決定了。」真璃抬手婉拒。「再說下去,小心你們也被算在內。」

原本高舉包圍的手垂了下來,二魂一臉為難。涉及因果,朱朱、周唐也不得不罷手。

「妳都不會捨不得我們嗎?」朱朱滿是怨歎,眼眶和豬鼻早已泛紅。

一遇麻煩便撇得一乾二淨的二魂,此刻竟挽留她呢。
真璃雙臂拉攏二魂入懷,含笑輕語。「你在我心。」

朱朱、周唐聞言掩面抽泣,蹄間傳出朱朱哽咽模糊的聲:「台詞太老梗,扣十分,明年重修……」

「幫我看著九連?」

朱朱、周唐頂著哭不出淚的通紅臉龐,即刻抬指猛算。SAFE!卦象為吉。

二魂雙目晶晶,拍拍胸脯,異口同聲。「放心,包在我身上!」




真璃口喃密咒,柔荑憑空一抹,三道符籙現掌。唱訣完畢,符籙擲空、騰空飛繞成圈,底下即刻顯現閃耀金光的陣法。

「我要見韃朵!」真璃怒顏凜然喊道,接著毫不猶疑踏進陣法裏。

眨眼間,真璃連同金光陣法,蹤跡全無。

「哦哦——好厲害哦!」朱朱、周唐旁觀連連鼓掌。

「那是什麼陣法?看都沒看過。」

「……說不定不是陣法,是最新型法寶。」

朱朱、周唐不禁佩服起真璃。平時有勤練苦讀的果然不一樣,年紀輕輕卻能變出他倆沒見過的玩意,值得肯定。

朱朱彈跳起,豆眼暴突。「不對呀,我們幹麼討論這些?真璃是去找韃朵夫人,她會灰飛煙滅的,我們快去找老猴啊!」

「你傻啦……老猴還在人界啊。」不然剛才他們不用勸阻得如此辛苦。

「再怎樣也要拼一拼,生死交關吶。」朱朱目光精銳,蓄勢待發。

周唐像是記起什麼,擊掌說道:「我們何不找殿長……還是桑迦大人幫忙,這樣不是更快?」

朱朱輕蔑的微笑攤手。「哼,說你周唐笨還真是笨,找桑迦大人他們幫忙,後頭的檢討報告、公文和免費勞役不就換我們扛?這種苦差,當然找老猴啦。」

朱朱拾起荷葉包裹的繩索,交付周唐手中。「來,時間緊迫,為了真璃,你腿斷也要全力前進。」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