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內有血腥暴力髒話慎入



不知何時,那個結界莫名出現在天界。
沒有任何預告、異象或提示,結界如背景般自然融入天界一角。

但畢竟是神仙,眾仙或早或晚都察覺到違和處:
原本空無一物之地,憑空冒出半山大的結界。

這裡已是至高天,絕大多數存在皆是神仙 ——神仙不同於其他族類,有神力,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還能預知天意—— 而今卻出現我們這群神仙無從意料、無從知曉的不明事物,
還有什麼比這更奇怪的?






最初,半山大的結界靜悄悄,一直處於封閉狀態,
好奇前去試探的神仙,不是失蹤,便是在最外邊便被擊退。

——結界不會主動攻擊,卻會反擊,而我們尚未有實力一探虛實的神仙。

神仙們對一無所知的結界或有恐懼、或有迷茫,
由於各方意見不一,未成共識,對結界的態度轉趨保守:
繼續觀察其變化,有意探勘者則自行負責。





未知結界當空,至高天沉浸在一片透不過氣的寧靜中。

直至當年述職大典前夕,天帝被踢出神殿,瞬間寶座換了神坐。
寶座前立著一位男性成人外貌的神祇,無悲無喜、寶相威嚴,自結界而來。

光是存在,便讓在場神仙們倍感威壓。


以我一介武將的角度,探不出對方神力深淺或屬性 ……該怎麼說,
直覺上就是一個不自然、突兀的造物。

別的神仙的角度又不同了,
平日圍著我團團轉的小仙們不見了,
熱烈的、興奮的、癡迷的,目光緊隨高處的神祇,
彷彿見到什麼巧奪天工的藝術品似的讚嘆不已。


哼,美色會比天界發展重要嗎?
為何憑空出現結界?對方有何目的?對天界是否有所影響?
快來一些跟我一樣關心天界大運的仙友吧!






自結界而來的神秘神祇只要求兩件事:
其一、至高天的管理者換他,
其二、每年述職及冊封大典由他主持,
其餘諸事,他一概不理。


不處理天界事物,卻掌控神仙異動,比人界商業的董事會還過份吶。


本來天帝並非無可替代的職位,
然我方神仙的意見分歧,討論到最後懶得再議了,想處理此事的便自個去處理。
用不了多久,自結界而來的神祇便接任天帝職位。

對這突如其來的新任天帝,有的神仙樂見其成,有的仍憂心戒備。
然而,我們輕忽了那些細微的預示,太小看早前仙僚的失蹤,
待日後我們發覺事情的嚴重性,已經來不及了。




自結界而來的神祇……姑且叫他新天帝吧,
新天帝十分威嚴寡言, 好吧,在我看來就是整天端個臭臉,
無論是逢迎拍馬或是公家議事都是愛理不理,想答才應上一句, 也未曾報過自身名號。

接近新天帝的神仙不在少數,男女皆有,各有各的目的,
或為刺探臥底,或為名利情慾,頻頻傳出死傷下仍前仆後繼,
卻沒聽過有哪個成功獲取確實消息。

我們對新天帝的身家背景依然一無所知。





直到我聽聞一小道消息:結界內尚有一不知名的女神。

自新天帝接管至高天,往來的神仙多了,結界也有開放進出的時候,
未久便聞有神仙在結界內見著一陌生女神。

然此消息也伴隨一連串的死傷,
雖非全面性, 但散佈消息的、得知消息的神仙,或早或晚都傳出死傷的災情。

神仙們尚且分析不出選定下手的條件及頻率, 但合理懷疑出於新天帝之手。

我的直覺認定有必要一會傳言中的女神,肯定能從女神身上覓得重要情報。






我還記得最初見到女神的震撼感。

無生門後,純白空間裡存在著一個長髮女子,背對我隨意跪坐著。
十分蓬頭垢面的女子,長髮如樹藤糾結在背,身上的白底衣裙也有許多髒汙破損。
似是聽聞聲響,女子隨意朝門、也是我的方向,側身看了一眼,很快又調開視線。


然而,我的腦海揚起一段奇異音律,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掃過,
全身毛細孔頓開, 神魂猶如灌頂,瞬間清醒過來。


我見到一個容貌髒污,但五官秀美的女人,不到絕美,
卻擁有令人、或說令我動容的奇異氣質。

女人皮膚非常白皙,蒼白中透有一絲生氣,
深不見底的黑眼,無所謂、死氣沉沉的眼神,卻夾有倔強的光彩。
如一點墨滴落純白中,無聲卻令人印象深刻。


我聽到自己深吸了一口氣。
我未曾見過西方遠古傳說裡的神人,但女人卻給我那般的感受,
如同錯開了寶盒、誤入了伊甸,遇見彷如潘朵拉、莉莉絲一般神韻的女人。






然而下秒場景一轉,我身坐正廳,結界裡的神殿正廳。
我笑得一派和諧、雲淡風輕,唯我自知內心煎熬了千萬遍。
私闖無生門禁地,未及向女神開口詢問,自己便被瞬移,孤身一神與新天帝對視。

我好歹是一介神仙、一名將軍,有這麼好擺弄嗎?
對,就這麼好擺弄。


新天帝面無表情盯著我看,手指緩慢敲著椅,咚咚響聲敲得我腳快抖起來。

手搖摺扇佯裝瀟灑,我無畏迎視新天帝的視線,
暗裡緊盯新天帝的神情,瘋狂思考下步該如何反應,方能順利避開此劫、保住性命。

豈料新天帝盯了自己半晌,皺了眉頭、開口說了這樣的話:
「你試著和她相處看看。」

啊?
萬萬沒想到、完全出乎意料,我不負眾望成功接近機密核心了!






「你能幫我殺掉他嗎?」
女子媚眼如絲、語聲曖昧,柔軟白皙的手臂和身軀貼了過來。

女神整潔時,還真是女神,全身上下盡是魅惑的代表。

「別開玩笑了。」反手推開女神靠過來的身軀,我已冒了冷汗。

「哼……我不夠美嗎?」前刻魅惑點滿的女神瞬間冷了下來,睨了過來。

「也不是這樣……只是,我沒那個膽。」
美則美矣,甚至騙了好幾個小仙為她捨生忘死,我自己有時瞧著也覺失控的魔力,
但不到讓自己奉上性命的程度,我的命可珍貴的很。

「沒用的東西。」

讓她罵、讓她鄙視,我都無所謂,畢竟,誰想和那位神為敵呢?



新天帝像在測試什麼,時不時丟幾個神仙入無生門認識一下女神。
女神的反應如同上述,初次見面便百般勾引,叫你去做掉外面那尊新天帝。

——看不出他們到底在玩什麼把戲,抑或這只是在作戲?

而實力不足、被女神迷惑心智,或與女神有什麼曖昧的神仙,無一不被新天帝擊殺。

女神猶如瘟疫,遇上不死也弄得你半殘。

直至神仙死傷數字急速攀升,我們才驚覺大事不妙。


最初僅是神仙失蹤,我們不以為意;
再來是透漏女神消息造成的死傷,我們懷疑但無證據;
而後新天帝公然掌殺伏擊的神仙,反殺刺客天經地義,誰都無法說嘴。

一個又一個合情合理的圈套,不去淌這場混水便能全身而退, 然則涉局其中便災禍連綿。
待設局誘殺之時,罪刑比例失衡,我們卻已無力回天, 天界自此籠罩半恐怖統治的陰影下。






啪!
無生門後,打在臉上的掌風讓她整身側飛出去,摔倒在地,還滾了好幾圈。

「妳就那麼下賤?那些都什麼東西,妳看也不看一下,每個都可以、每個都照單全收!」
「既然每個都可以,為什麼不選我?」
「我對妳那麼好,妳卻偏偏選那些渣滓!」
外界認為威嚴寡言的新天帝,對女神卻是連珠炮式的謾罵。


倒地的女神動也不動,緩緩睜開的眼內有著墨石般神色,疏離又堅定。

很多很多年,她已經懶得算多少年了,懶得去爭辯了。
到最後,她連一個字、一個眼神、一個動作也吝於表現了。

對她好?
不能說不、不能有任何一絲不悅、不滿,否則便是肉體言語精神的三重凌遲!
這是哪門子的好?放他媽的狗屁。
就連現在,看上去讓她和外面的神仙來往,
也只是為了激出她的回應,好來滿足他的互動要求,
若不是為了她的回應,他巴不得她永遠不跟任何生物來往,只跟他交流,
他媽的他就是個瘋子!


她對他實在厭煩至極,可惜無論什麼方法,她都擺脫不了他,他死不了,她也死不了。
別的神殺不了他, 她也殺不了他,千次、萬次、無數次,臟器都外翻了,
下刻他還是完好如初。

無數次祈求、無數次希冀,就換來多少次絕望。

她早就不記得自己原本的個性,她的本身、周遭一切……都被他逼得只剩下絕望、憤恨。
為了離開他,她陰險狡詐、煙視媚行、喜怒無常…… 變成這般面目可憎、自己也討厭的樣子,
她活著究竟還有什麼意思?






美麗的女神首度在將軍面前自戕時,他慌得六神無主。

怎麼沒效?怎麼沒用?
將軍壓住不斷噴血和七彩精氣的傷口,不明白自己的仙法怎麼癒合不了傷口。

被血噴得一身狼狽的新天帝,一言不發望著倒在血泊中、臉色迅速灰敗下去的女神。

這回還有笑。
也不是每回都有笑的。

新天帝再默然拉開試圖搶救的將軍。「鐵了心要死,又怎麼會有效。」

將軍向後跌坐於地,仍是有些難以置信。
他不是沒見過神隕落,只是神的隕落通常帶有順應天命、犧牲奉獻的色彩,
就沒見過神死得這般像人的。


但後頭還有更難以置信的事。

死得只存幾縷硝煙的灰燼,新天帝大手一握,灰燼移入牆上三元鏡內。
眼前併出藍白兼七彩的強光,女神的魂魄、肉身憑空重塑出來。

將軍跪地,目瞪口呆看著眼前一切。
強烈的興奮感在心中炸開。
新天帝與女神的糾葛算什麼,他們來此的目的算什麼,
這些哪比得上窺得「造神」的奧秘?

「創造生命」一直是天道的極致奧秘,就算他已經是神,也未有憑空創造生命的能力。

但現在,眼前何止是創造生命,是造神啊,
無視天道規則,信手便能造出活生生、擁有神力神體神魂的神,
還有什麼比這更了不得的事?

他窺得不得了的事啊!
他認識了堪稱空前絕後的大能,他能藉此更進一步,瞭解構築這個世界的基礎法則。






「妳怎麼不考慮接受他?」
將軍滿心讚嘆,再生的女神似乎完美承接了自戕前的記憶,眼中恨意狠狠貫穿了將軍。

承受將軍綿密的研究目光,女神不客氣回擊。
「那你是誰?為何長留此地?為了什麼?」

「我區區一介看守花園小仙罷了。」將軍搖扇,視線看向女神臉上的傷痕。

「是嗎?將軍。」女神清冷一睨,不再答理將軍。

被喚將軍的他盡可能回以顛倒眾生的微笑。
背後又冷汗直流。
他媽的,他以為他們不會在意他的存在,原來只是懶得講明罷了。
更何況女神幾乎都被拘禁在自己的宮殿內,從何得知他的身份。


他總覺女神知道他包藏的求知慾。
早前女神興致來了,還願向他說說所知經歷,
再生的女神卻愈益寡言,難得開口多是冷言冷語。

看來他也被列入變態的名單上。

不是他過份,一般來說,曲意奉承比較容易過日子,也是通常的結果。
又以受害者那方來看,為了存活、為了合理化一切,
轉而屈服、迎合加害者的權威也是常見的發展。





別的神仙認為女神只是新天帝行虐殺的工具、藉口,
但在他看來,女神倒像新天帝的逆鱗。

要他說新天帝完全苛待女神也不盡然,
哪個敢輕薄、非議女神,新天帝無不一一親自行刑處死,不就展現對女神的重視?

好比今年述職大典,女神衣衫襤褸、蓬頭垢面,新天帝大手一揮,
女神瞬間光鮮亮麗、風華絕代,誰敢非議她?

一神之下、萬神之上,唯此至高無上的地位,女神從來不屑一顧。

女神就好懂得多,恨死新天帝了,無時無刻不在思量如何做掉他或離開他的方法。





「您何不直接設定成讓她喜歡您?」這句是建議,也是試探。

時至今日,將軍能與新天帝同桌而坐、以友相稱,他可費了不少功夫,
要知就算他已是心腹不二人選,堪稱天界第二把交椅,
新天帝仍不改多疑個性,隨時會掀了他。

將軍的提問讓新天帝沉溺在自個的思緒裡。
那個千嬌百媚的女子,對自己毫無芥蒂、百依百順的可愛模樣,
他不是沒有見過, 只是覺得虛假、膩煩。


新天帝一副無所謂。「或許……我就是想看她屈服的樣子。」

本以為又等不到回應的將軍訕訕搖起摺扇,虛浮乾笑幾聲。
哎呦,果真是個變態。







「妳看妳現在活成什麼鬼樣?」

兩座神尊身處人界的一溪畔,溪畔有具趴臥的女性軀體。
將軍以袖掩住口鼻,靜觀新天帝朝地上的軀體發飆。

在將軍也對新天帝那幾套手段膩了的時候,
新天帝有了新想法:讓女神洗清記憶、投胎人界,受五毒八苦,
說不定能磨一磨女神的硬脾氣,進而幡然悔悟,自願心許新天帝。


呵呵,他一介陽光正向的神仙,還真難理解變態的思維。
將軍初聞計畫時, 理智告訴他:以新天帝的智商和神力絕不會做如此蠢事,
不然被新天帝統治的他們不就顯得更蠢。
他真希望這一切作為能有個高深玄妙的目的,
否則看上去就只是齣虐戀情深的肥皂劇啊。



「妳就不能對我低個頭?妳看妳遇到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!
妳向我低個頭不就好了?我就讓妳順風順水、稱心如意!」

將軍頗為無奈。都罵一個小時了,新天帝還沒作罷的打算。
記憶洗清了、人也昏迷了,在這罵給誰聽?

「我看她這次也挺努力,說不定……」會出現什麼轉機呢?

將軍還蠻佩服女神的意志力,一般人哪堪萬事成空的摧折,但轉生多次也不見女神有屈服過。

新天帝立即回身反駁:
「她不可能好的!她的命都我安排的,她要怎麼好、怎麼好?!」

一句氣憤,瞬間震波爆開,萬籟俱寂。


將軍忍不住後退一步。他真是怕了。
他頓時能理解女神的心情,伴君如伴虎啊。

將軍轉身離去,不想再看下去了。
再等下去,怕也是一具屍體。


新天帝留待原地,目光沉沉盯著將成屍體的軀體,彷彿這般看著便能看出個新花樣。

「我不懂……」新天帝雙手掩面,苦澀的聲流出:「這一切不是妳期望的嗎?」






--

後記:

此篇難度很高,老實說我自覺寫得不好。

首先原稿素材盡是倒敘、插敘、亂七八糟敘,我得先將素材時序順好,才能動手寫。

再者,三主角都沒有名字,僅有身份,且中途視角會從第一人稱轉成第三人稱,
深怕讀者會看不懂。

最後,這故事是我寫過數一數二痛苦的故事,讓我修文動力大減,
寧可文章欠妥也不願再修,敬請見諒。

希望之後能寫些歡樂的故事啊。

Alisha 2019.11.12

 

 

 

    文章標籤

    故事 小說 原創 靈異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lis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