靜置老猴掌間的簿本,突而飛展成長條的紙卷,劃空彈落至真璃腳邊。
傾斜的紙卷橫空老猴、真璃之間,一端由老猴持握,另一端則是斗大端正的白紙墨字,無須刻意便能識得清楚明白——妳遇我們之前,沒見過這動作?

真璃低望老猴的提問,不假思索回道:「沒見過。」

老猴聞言,手一輕扯,下秒攤落於地的紙卷迅速收束掌中。反手翻覆,紙卷變回綠皮簿本,老猴又徐徐寫下字串。

心生好奇的朱朱、周唐不禁探頭觀望。不看還好,一看寒毛直豎。

——九連少在真璃面前卜筮。

「『卜筮』……這樣寫嗎?沒什麼印象……」
跟隨朱朱、周唐,真璃膽大近身探看老猴膝上的簿本,手指比劃著初識的新名詞,喃喃口語不經意流漏所覽經歷。


「Oh! It must be true love!」朱朱擊掌朗聲說道,晶澈圓眼盡為欣羨。

好好哦,真羨慕。
月老的業務範圍不及此處,這邊一票生靈大多與「愛情」絕緣,根本遇不上什麼「哦——為什麼妳是茱麗葉?」的愛情故事。只能單憑書上描寫男女情愛的橋段,獨自流口水,不……是空想猜臆,想像愛情如史詩般的無怨無悔、可歌可泣。

而九連居然為了新魂,連保命最、最基本的掐指卜筮都不用,真愛啊,這絕對就是朱朱我見都沒見過、傳說中的愛情!這次我定要把握機會,好好見習一番!




似是司空見慣的老猴和周唐,直接無視又開始心花朵朵、花開燦爛的朱朱,繼續討論正經事。

「現在該怎麼辦?讓新魂回九連房裡……裝沒事?」周唐的提議向來以自身安全為優先。

只見綠皮簿本直推而來,幾近掩去周唐視線中的猴臉。——今晚要做什麼?

「今晚要做什麼?」周唐訥訥複誦。


仍在春城飛花的朱朱插話進來:「周唐你老年癡呆啊?今天是季聚大會啊。」

周唐恍然大悟瞪大眼,緊接的卻是垂頭喪氣,默默撚指卜筮。

「Oh——ya,季聚大會、季聚大會……」
朱朱立於太師椅上手舞足蹈、喃喃自語,漂亮圓眼閃爍著光采,顯然又落入自己新編織的美麗幻夢了。




看來上天是不打算照九連的意願走了。

趁著朱朱獨樂樂和周唐拼命掐指卜筮的空檔,老猴繼續追問真璃。
——妳離開九連房間有任何阻礙嗎?

「沒有……」真璃斂睫弱聲以對。

該來的緊張感遲至現今方漫上心口,真璃才開始意識到自己的處境——真是一無所有且一無所知,還不知身在何方,最熟悉的九連亦不見蹤影。

真璃垂首怔望不斷滴水的趾尖,緊擰裙角的小手不住發顫起來,惡寒由內而外滲透擴散至全身。

以後該怎麼辦……?




——九連晚些回來,在那之前,我們都在。

柔軟的紙片悄悄飛上膝前,真璃愕然昂首,但見老猴凝神下筆,全無看向她這邊。

笑意輕輕暖頰。老猴伯伯真是好人,不對……是好魂,這般顧及她的感受。
因體受過被漠視的滋味,現下真璃更感謝初識未久的老猴。


——妳知道這裏是哪裡嗎?

「不知道。」稍稍安下心,真璃看清提問後即刻回答。

雛子清嫩軟甜的嗓音、無憂無慮的口吻,卻讓向來雲淡風輕的老猴眼內沾染煩憂。

亂七八糟,九連這回惹出大麻煩了。

難得老猴騰出一手卜筮,指間快速點捻,眼花撩亂之際又旋即復位。老猴在簿本上徐徐批劃,不時以手撫頷。

——這裏是小須彌。

老猴幾經思量寫下的秀逸文字,沒入真璃的視線、腦海。

「小須彌……」




---

新章預計休十幾天(還不確定的意思)

第二章的步調較慢,有違靈異小說的傳統,恐怕沒什麼人看了(笑)。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