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老猴伯伯,要學吃飯了嗎?」
稚嫩嗓音、濕答答裸足,瘦小白影正是真璃。抓握老猴褲腳,真璃邊喘氣邊問。

沉默一時的老猴只在真璃眼前,穩穩比出兩根手指。

真璃昂首對視老猴,輕淺笑說:「『老猴』。」

老猴頷首,大手撫過真璃頭心以示鼓勵。



雙掌穩握細瘦手臂,老猴將半扑跪腳邊的真璃拉抬起身,然而真璃心思已然轉向另一魂身上。
一瞬也不瞬、盯牢近在咫尺的身影,飽含心意地叫喚對方的名字。可惜對方沉浸在自個的震驚慌亂中,壓根沒發覺真璃的關切。

雖沒使勁,可手還給咱牢牢握手上呢,就已經眼巴巴望著了,倘若沒給拉著,恐怕是直接撲過去、東拉西扯,好好確認九連一番了。

老猴鬆開一手,掌指包覆住真璃下頷,硬將視線調回去。

巧勁挪回的是真璃笑瞇了眼的臉顏。「九連真的來了。」

面對旁若無魂的燦爛笑容,老猴僅是拍拍空置的酸枝圓椅,示意真璃上桌吃飯。

上桌是上桌了,可視線的約束不再,真璃目光復又定格九連身上,殷切的眼神未因九連的漠視而輕易放棄。



跟老猴伯伯寫的一樣,九連嚇到了,僵著身子,聽不見也看不到,臉色又青又白的……感覺很糟,感覺不像只是嚇到而已,像發生了天大的事,彷彿三言兩語的安慰是幫不了九連似的。

真璃不知從何關心起九連,唯恐適得其反,只能在旁乾著急,冀望九連儘速回復原狀。




「真璃、真璃,」朱朱尖聲喚道,「別擔心,妳還有我,我們可以先吃飯。」企圖將聚會焦點重聚於己。

真璃尋聲轉看紅案彼端,冒然入眼的景象讓她不禁脫口:「你是誰?」

「我是誰?」朱朱大為不解真璃的提問。
這台詞很熟,一堆失憶、懸疑,鬼打牆劇情慣有的台詞,不過看真璃目瞪口呆的樣子,活像見到初登場的新角色……我是初登場的新角色?


「Oh, oh, oh my God!」朱朱自椅上彈跳起,驚聲尖呼,瞬間花容失色。

霎時風雲驟變,朱朱遮掩臉顏,以迅雷之姿跳椅奔離花廳。豈料周唐一臂攔擋,捉揪朱朱的後衣領,復將朱朱提領起。




若非早經青筍筍和毛茸茸的震撼訓練,真璃可能會當場昏倒。
收起驚愕,眨眨長睫,真璃大眼快速掃覽紛鬧的場面。以自身有限的作鬼知識,這費解的詭異轉變僅剩一個合理可能性。

真璃艱難啟口︰「……朱朱大人?」

周唐高高拎著一隻衣裝畢挺的小豬仔,貨真價實的小豬,哺乳綱豬科一隻,豬頭、豬蹄,外加捲捲豬尾巴。
被揪住的小豬動彈不得,唯能拼命揮動四肢,氣憤難忍的嘰嘰哭叫,眼眶還泛著淚光。



「不用加『大人』,他沒那麼偉大。」周唐坐定原位,未敢放開張牙舞爪的朱朱。

「周唐,你快放開!事態嚴重,快放開!」小豬仔奮力掙扎,試圖抓住可能攀附的物體。
為了演戲,居然忘了再補一次化身!

而以周唐舉鼎拔山的臂力,單憑朱朱的扭跳消耗戰是掙脫不開的。

「飯還沒吃,戲沒演完,你怎麼可以臨陣脫逃?」

「這叫脫稿演出、脫稿演出——周唐你不懂,快放開我啦……」話到後頭有氣無力,整隻小豬垂頭喪氣高掛半空。
一世英名盡毀於此,這是畢生最大的恥辱,無言面對江東父老……雖然我也不清楚我有沒有江東父老這種東西……



朱朱頹然昂首,故作莊重對真璃說道:「新來的,我不是那個偉大的朱朱大人,妳別亂叫。」

周唐空謄的手開始忙碌分配碗碟,好心替真璃解惑︰
「朱朱他……之前都用『化身』見妳,這才是他原本的樣貌。」

沉寂的魂體再度激烈扭動。
「周唐!你會下油鍋——嗚,居然把我最大的秘密講出去,嗚嗚……」

周唐的招牌巨眼對著朱朱擠眉弄眼。「我卜筮過了,卦象大吉,不用你操心。」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這裡是林子好立克

Lin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